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她的梨涡甜

chapter 25.

她的梨涡甜 子书见 2124 2020-07-25 14:59:34

  “怎么了?”宋彦明看她有一丝不对劲,便低下了腰。

  “这不是我的照片吗?”林稚心自言自语着。

  周围风吹落叶的沙沙声与汽车鸣笛声全部被自动过滤掉,她的注意力仅放在这张照片上。

  上面的女孩子身穿橘黄色的小棉袄,女孩仰着头嬉笑着,在女孩旁边的还有一个小男孩入了镜,二人围着一个摆满蜡烛的大蛋糕拍着手,其中女孩笑起来的小梨涡极为明显。

  林稚心总不能活了十六年连自己都认不出吧。

  只是这张照片,她没记得自己的相册里存过这一张。

  更诡异的是自己童年时期的照片怎会在楼底下躺着?

  *

  东江警局。

  安誉乔被一位穿着警服的小姐姐带到了密闭的休息室里。

  警服小姐姐拿出了纸和笔递到安誉乔的跟前,还特地给他泡了杯茶水。

  安誉乔顾不得喝茶,他坐在黑色皮沙发上,握笔的那条胳膊肘撑在茶几上,按照表格中的指示将信息填好。

  一切工作做完毕后,临走前安誉乔还是不放心的问了问:“嫌疑人会存心报复吗?毕竟受害者是一位独居女孩,我怕.....”

  安誉乔不忍心说下去,警服小姐姐拍了拍他的肩,示意让他放心:“不用担心,我们通过调取监控很快就可以抓获嫌疑人。”

  “那丢失的笔记本电脑?”

  “这个你也放心,等到将犯罪嫌疑人抓获后会把丢失物件原封不动的给您,到时候我们会通知您的,请您稍安勿躁。”

  安誉乔略微担心的点了点头,甚至在推开玻璃门的那一瞬间都心不在焉的,本来门应该是往外推,结果他却开成了往里拉。

  *

  深秋,清风卷起枯黄的落叶,扬起一缕尘灰。

  外中校园一片金黄,与天空的橙色夕阳所应对,整座海城像是被染上了橙色颜料,渐变有序,像是形成了一幅神工意匠的画。

  高二一班的下午最后一节课与昨日上午第四节课相调,所以这节课便顺理成章的上了体育。

  难得的休闲课,也亏着现在才上高二,要等着升高三,体育课全被各种任课老师争先恐后的霸占,那场面就跟菜市场老大妈买菜似的,生怕自己挑不着个物美价廉的。

  刚上完一节历史课的林稚心头痛的拍了拍脑壳子。

  因为快到月考了,历史老师都不带讲新课了,从上课的第一分钟起就布置了课堂上要背熟的知识提纲,一节课四十五分钟只给半小时的背诵时间,余下的十五分钟作为课堂抽查。

  林稚心觉得她最近一定是水逆,前些天先是歹徒夜闯闺房敲诈勒索,今天又是‘幸运’的被历史老师抽到学号点名背诵。

  不过还好林稚心早餐刚喝了杯‘六个核桃’,背诵时像是有了心理安慰。

  课间,班里的大部分学生都下楼去操场准备上最后一节体育课了。

  宋彦明将篮球置于胳膊肘内侧紧紧的夹着,他一脸欢愉的蹦跶着来到安誉乔座位前,从口袋里掏出两颗水果软糖:“给你一颗,特好吃,尝尝。”

  “还有你的,林姐。”宋彦明将其中一颗葡萄味的水果糖拆开包装袋塞进林稚心的口中。

  林稚心和安誉乔几乎同进度的停下手里任何工作。

  懵了,都懵了。

  林稚心正愁着该怎么回应安誉乔,毕竟二人归根结底也算不上特别熟,除了同班同学、安誉乔最好兄弟身份之外,好像与林稚心也没什么直接挂钩的联系。

  虽然林稚心挺外向的一女孩子,不过面对这样明目张胆的调戏,林稚心也会手无举措。

  可谁知安誉乔立马扳住他的肩膀,一只手将他的双腕紧紧的抓着:“你刚刚做什么呢?”

  声音低沉浑厚,话语言简意赅。

  连着旁边的的林稚心都不自觉的浑身起满鸡皮疙瘩。

  “乔哥......我......我到底做错什么了啊。”

  “你刚刚的举止行为,很没礼貌。”

  宋彦明晃了晃头,满脸无辜:“不是啊,我是真有事儿找林姐的,绝对不是无事献殷勤。”

  “松开他吧。”林稚心实在不忍心看着宋彦明的脑袋完整的扣在坚硬冰冷的课桌上,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被五马分尸取下首级粘在课桌上了呢。

  怪渗人的。

  安誉乔松开了手,坐回了原位。

  宋彦明则随便找了个椅子坐在林稚心的前方,他笑了笑,略微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林姐,我记得你和常文予是闺蜜对吧。”

  林稚心:“是啊,常文予她怎么了?出事了?”

  “不是的不是的!她很好,是我有事。”宋彦明连忙摇头,脸色绯红,红至脖颈。

  “他看上常文予了。”作为旁观者的安誉乔都受不了宋彦明这般磕磕巴巴的,他干脆一句话就讲明。

  宋彦明对常文予算是一见钟情。

  第一次二人见面是在安誉乔的家里,那次四人聚在一起吃了顿火锅,顺便增进了友谊。

  只不过当时林稚心和安誉乔闹了矛盾,四人只能不欢而散。

  是常文予先离开的,后宋彦明又追了她一条街才追上的。

  二人回家的路上倒是交流的十分顺利,两人各方面都很是合拍。

  常文予本身就比其他三人年长一些,性格上自然就比较大姐大的强势,而宋彦明平时就比较阳光爱笑,二人凑一起到挺优势互补的。

  林稚心看着宋彦明这脸倒是堪比奥尔良烤鸡了,又闷又红,红油像是覆在了皮上。

  这幅羞涩的模样一看就是没什么恋爱经验,林稚心对他印象还比较好,所以就干脆撕张草稿纸用铅笔写上了常文予的微信号:“我可警告你啊,我闺蜜这人可不是好欺负的,你要是敢渣她,她能把你扔到东江里头去你信不信。”

  宋彦明感激涕零的:“谢谢林姐!今后我定会当涌泉相报。”

  “还涌泉相报呢,你得看看人家妹子稀不稀罕你。”安誉乔故作嗤之以鼻的模样,实际打心里的还是希望自家兄弟追爱成功早日脱单。

  “怎么说话呢乔哥,你没追过女孩子当然就不知其中的艰辛,等着你也有了喜欢的人,你就该理解我纠结的心情了。”宋彦明临走前还不忘给他来个老铁扎心。

  安誉乔捂着心口,莫名感到自己的人格猝不及防的被人当玩具揉捏了一顿。

  他怎会忘记小时候表白林稚心被拒的惨痛事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