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她的梨涡甜

chapter 20.

她的梨涡甜 子书见 2009 2020-07-22 19:23:34

  其实早在很久之前,我们见过。

  ......

  天色渐深,街道上,灯光四起。

  暖橘色灯管之下,几只小蜜虫围绕着打转。

  当写完最后一道数学大题后,林稚心疲惫的伸了个腰,左右扭了扭脖子活动了一下筋骨。

  晚风徐徐,穿过窗纱,吹掠耳边。

  或然是这发丝乱飞太挠人,林稚心索性就将这披散着的长发简单扎了个蓬松的骨朵。

  她收拾好课桌,将第二天所用的课本先装进书包,然后打开了电脑,装上U盘。

  U盘里存放的是她近一年半以来写过的所有小说。

  长篇的除了乔明同人文,还有一篇是未完成的原创小说。

  前一阵子她的论坛账号遭到了不明人士的举报,所以她只好停更,导致堆了一大部分稿子也发不出去,学校那些零零散散的CP粉也都消停了不少。

  不过最近她将工作重心放在了另一篇原创小说上。

  为了写这篇小说,她可是连连休学了一年。

  当她重新打开word文档的时刻,她的脑海里不是众多剧情与词汇,而是安誉乔在放学的路上对自己说的那番话。

  不知道为什么,林稚心想尽一切办法忘记,却始终徒劳无功。

  包括刚刚写作业的时候她都是心不在焉的。

  林稚心烦躁的扣上笔记本电脑,室内安静到令人窒息。

  ————其实在很久之前,我们见过。

  “什么意思啊,话都不说明白。”林稚心自言自语的嘀咕着:“我什么时候和他见过啊,他该不会是认错人了吧。”

  尽管之前林稚心总觉得安誉乔这人极为眼熟,但要说他俩真见过,那就太戏剧性了。

  活脱脱的把生活演绎成小说啊。

  林稚心拿了瓶杯橙汁饮料起身走到阳台,夜风将她刚刚输好的头发再次打乱,发丝缠绕在她的脸庞上,她又不耐烦的再一次扯开。

  杨宁给林稚心租的房子价格不菲,也因为是高档小区,每间房子都配备一个露台。

  露台正靠着林稚心现居的卧室,两个房间只隔着一个玻璃推拉门。

  她站在露台上,向左看便是安誉乔的露台。

  后来连她自己都想不明白,她当时居然鬼使神差的冲着安誉乔家的露台大喊他的名字。

  “安誉乔!”

  “安誉乔你给我出来!”

  “我说话你听到了吗?”

  林稚心喝了口橙汁,酸酸甜甜的味道顺入咽喉,正好润了润她被喊哑了的嗓子。

  也就过了三十秒钟的短暂功夫,林稚心似乎听到对面隐约有一丝动静。

  那是拖鞋踩在地板上发出刺啦声响的摩擦声。

  紧接着,那边儿露台的门被推开,安誉乔穿着一身休闲居家装,细碎的发丝遮盖剑眉,他懒洋洋的支了支眼皮,整个人的气质都带着遗世独立的高冷孤独。

  林稚心蹙了蹙眉:“你怎么了啊,状态不好?”

  “还行。”

  口是心非安誉乔再次上线。

  “找我有事?”他将双臂搭在围着露台的栏杆上,整个身子都倾往那里。

  “嗯,当然也不算什么大事,我就是想问问你今天放学时对我说的话到底什么意思啊。”林稚心开门见山,她本就不是喜欢遮遮掩掩的人。

  安誉乔像是很意外她会提起这件事,他以为她根本没放在心上。

  “没什么意思,字面意思。”他抬着头,眼前是璀璨夜空。

  林稚心也顺着他的视线望去。

  暗蓝色的夜空,寥寥几颗星,如一颗颗珍珠般倾洒出万点光亮。

  林稚心俩胳膊撑在栏杆上,手指并拢,骨节抵在下巴尖,她微微侧头,视线所及处是安誉乔的身影。

  安誉乔沉浸于夜晚星空,并没有感受到她的目光,他微微弯了弯嘴角,山间清泉似的柔音仿佛轻轻扣在耳畔:“已经好久没有看到星星了。”

  记得上一次看星星,是十年前和林稚心在野外一起郊游时偶然间看到夜空星河般璀璨。

  那是安誉乔一辈子都忘不了的。

  因为那一天,是小小的安誉乔第一次表达心声的时候。

  安誉乔自嘲般的笑笑:“没想到十年一个轮回,一切都好像是回到了原点。”

  不明所以然的林稚心歪着头,甜丝丝的声音混着几分懒倦:“什么啊,明明是这几年海城政府大力治理城市环境,关掉了许多大型污染工厂,这才换来了清新的空气,不然天空上全是雾霾,哪还能看得见星星啊。”

  沉浸在回忆中的安誉乔猛地被林稚心这么一句现实的话从梦境中拉醒,他略显无趣的摇了摇头:“行了,你也别想太多,是我记错人了。”

  “我就说嘛,你是不可能见到我的。”林稚心倒是一脸释然的样子。

  安誉乔似是有些恼火,他极度不满意林稚心这样不负责任的回答,明明记忆里的那个女孩就是她,明明连名字都是对应的。

  “晚上喝什么果汁,入秋了就不怕受凉?”安誉乔剑眉一皱。

  “你怎么跟我妈似的这么能唠叨啊。”

  “我这是关心你,怕你生病。”

  “你这么关注我呀。”林稚心眯了眯眼,月光之下,她的脸似是被蒙上了一层滤镜,朦胧的有些不真实。

  安誉乔浓密的长睫颤了颤,话语似卡在喉咙,想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为了缓解尴尬,他别过去脸,做无意的辩解:“你想多了。”

  “哎呀我就是开个玩笑嘛,你可千万别当真。”林稚心笑意纵横,她无聊的玩弄着露台上新栽种的几盆多肉。

  安誉乔恼羞成怒:“行,你爱开玩笑就开玩笑吧,我睡觉了。”

  “这就走啊,不陪陪我?”

  “陪个头。”

  林稚心:???

  什么情况?他这算是生气了吗?

  安誉乔那边的推拉门被狠狠地拉上,连带着一旁的玻璃窗也跟着发出零碎的动静。

  林稚心给这些多肉浇完水,将他们整整齐齐的摆放在台面上。

  与此同时,屋里的安誉乔突然从抽屉里翻出了一张老照片。

  为了不让自己在乱想,干脆将照片从窗子上扔了下去。

  与其乱想,还不如这一切都没发生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