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她的梨涡甜

chapter 19.

她的梨涡甜 子书见 2081 2020-07-22 10:06:58

  安誉乔似是对她这种肯定的表现很是惊讶,他挑了挑眉,再次确认道:“好,那你就来说说为什么选A。”

  按理来说这道题并不简单,难度起码五颗星,林稚心要真能做出来的话那安誉乔就会觉得自己没脸做人了。

  “这不就是一复合函数嘛,解复合函数先画图,画了图利用韦达定理列不等式,这ABCD的取值范围不就求出来了吗?不信我给你画画看。”

  林稚心三两下的就把图给画好了,然后列出了一道又一道的不等式,计算过程虽是复杂了些,但安誉乔这种本身基础好的学生一点就通,他恍然大悟的点了点脑袋,在肯定林稚心智商的同时心里又生出了一种强烈的挫败感。

  连学渣林稚心还不如,那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还不如跳进东江直接淹死。

  “你要是不信就等数学课问问老师。”林稚心搓了搓手,手面与手面接触后发出啪啪的声响,震的安誉乔心猛地觳觫。

  很巧合的是,下节数学课数学老师果然讲了这道题。

  而该题不论是从答案上讲还是从计算过程上讲,林稚心都完完全全的符合官方。

  安誉乔频频看向林稚心,却发现此刻的林稚心居然趴在桌子上?

  她闭着眼,小脸紧贴着桌面上的数学课本。

  合着她这是把数学书当枕头枕着睡着了?

  安誉乔抬起手拽了拽林稚心的衣袖,力道轻的几乎没怎么用力。

  或许是课堂氛围实在浓厚,林稚心并没有睡得太熟,但凡是周围有一点儿动静她都会醒过来。

  林稚心蓦然直起身子:“谁?”

  她只感觉到上眼皮重重的搭在下眼皮上,肉肉的小圆脸还带着被压皱的睡痕。

  “这题选A,你做对了。”安誉乔指了指黑板。

  “我早就知道了啊。”

  “你怎么知道的?”

  林稚心一脸自豪的说:“其实我压根没睡,你别看我闭着眼,可我听得估计都比你认真。”

  安誉乔一脸黑人问号???

  确定这孩子是个学渣?确定学渣可以边睡觉边听课学习?确定学渣可以做出这么连学霸都觉得有些费脑细胞的数学难题?

  “你到底是谁?”安誉乔黑下了脸,眸中再也没有方才的柔情。

  林稚心倒是被他板着脸一本正经的样子给吓到了:“什么我是谁啊,我是林稚心啊,你你你没事吧,你不会是魔怔了吧。”

  “我看你才是魔怔了,说,你到底是不是学渣。”

  林稚心骤然笑出了声。

  她觉得安誉乔也太神经了吧,居然对自己是不是学渣这一问题这么上心。

  林稚心捂着嘴,努力强压着笑意。

  “如果我说我是伪装学渣,你会怎样?”林稚心试探性的口吻问道。

  “那咱就绝交。”

  “咱俩本来就不是朋友的好吧,还绝哪门子交啊。”

  安誉乔被她怼怕了,一向毒舌的他也实在拿林稚心没辙。

  要不是今天林稚心的行为举动令他诧异万分,他才不会战途撤退呢。

  自从上了这节催命的数学课后,安誉乔的心态崩的就没调正过。

  几乎是一下午都在纠结于林稚心这个人。

  他看不透她,也猜不透她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自八月份接触到林稚心这个人之后,她在安誉乔的心中便是那种蠢萌蠢萌的形象。

  蠢是因为她曾是学渣,并且平时说话做事总是一惊一乍莽莽撞撞,脑回路似乎与常人有所不同。

  萌是因为她这人身材倒是娇小可爱,个子不高,身子板瘦瘦的,脸蛋小巧玲珑,一双明澈清亮的双目,如清泉盈盈流动,灵气尽显。

  安誉乔这种忧愁幽思的状态直至维持到下午放学后。

  当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响起,班上同学如大闹饥荒般飞速狂奔食堂。

  最后仅留林稚心和安誉乔不紧不慢的收拾书包,带好今晚要写的作业。

  因为全班只有他俩走读。

  安誉乔收拾完毕后,背上书包就走了出去,仿佛把一旁的林稚心当做空气一般。

  林稚心见状来不及拉全书包拉链,一路小跑跟了上去。

  也不知道他一下午究竟犯哪门子邪了,上课也不理自己,下课也只是自己闷着头看书。

  难不成真的是自己废话太多?

  林稚心仔细的反思了一遍,也确实感受到自己喋喋不休的嘴皮子究竟有多磨人。

  不过林稚心也得出了一个结论:坐在安誉乔身边,就跟藏在零下十度的冷藏冰箱里没什么区别。

  出了校门便是一个红绿灯路口,前方的指示灯一直亮着耀眼的红色,趁着安誉乔在等灯的时机,林稚心总算是跟上了。

  她喘着粗气,口吻抱怨:“你走这么快干嘛,腿长了不起啊。”

  安誉乔转过头,只给了她一个似是挂着阴霾的脸,让她自己体会。

  “再怎么说咱也是邻居啊,顺路一起放学回家不也很正常的事情吗?”林稚心不服气的嘟着小嘴,水润清透的软唇微微颤动着。

  半晌,灯亮起之时,安誉乔边走边说:“林稚心,你到底还瞒着我多少事。”

  到底还有多少事情是他安誉乔不知道的。

  甚至安誉乔一下午都在补脑,会不会林稚心早在医院住院时就认出了他,记起当初童年时刻与他的点点滴滴。

  不明白前因后果的林稚心卡了壳:“什......什么意思。”

  “我问你,你是不是之前就认识我?”过了马路走到一片枣树之下,安誉乔蓦的驻足:“你是不是早就认出我来,只是一直没有告诉过我。”

  “对啊,我是之前就认识你啊,那会儿虽然我休了学,不过我也经常回学校看我几个好姐妹的,当时我就听说高一部有一个长相帅气且成绩优异,就是话有些少的学弟,还有你和宋彦明的被组CP的事我也知道,我......”

  “我不是再跟你说这些。”安誉乔猝不及防的打断了林稚心的话,这倒让林稚心有些措手不及。

  林稚心皱了皱眉,眉间一道深深的川字极为显眼。

  安誉乔双手搭在她的肩上,力道比以往接触她的时候都要加重几分,他凝神的盯着她的双目,路灯下,女孩的睫羽被打下了一片阴影落在眼睑下方。

  “林稚心,其实早在很久之前,我们见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