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一世也逍遥

第123章 李宸萱

重生一世也逍遥 树九是棵树 2024 2020-08-30 21:00:00

  “……”李泽没说话,抬眼看看她,展开手中的一叠纸!字还是一如既往的丑,但语言简洁,条理清晰,“水煮鱼馆!我觉得就算没我,你和黄掌柜合伙也没问题吧!”

  “是!只是大树底下好乘凉,我们需要王爷庇护!”林寂站起身回答。

  李泽看着她这个别扭啊!这时候不应该说,“我们想要抱王爷的大腿呀!”

  “可以!准备什么时候开始筹备!”

  “越快越好,黄掌柜已经开始找铺子了!”

  “需要我做什么?”

  “多谢王爷!不过王爷只需入股即可,其它事情不劳王爷挂心!”

  “你……”李泽知她心里有气,却不知道要如何待她。

  “如果无事的话,民女先告辞了!等到签合约的时候,我再来禀告王爷!”说完,林寂行了礼就走了。

  李泽呆呆地看她走,心中隐隐作痛。他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伸手捏着眉心,他昨天才是一夜未眠的人啊!

  林寂和黄掌柜的作事风格还是那么雷厉风行,不到半个月,黄掌柜便在城西的主街上盘下一栋二层的小楼,面积和瑞祥楼差不多大,二人算计了一下装修及人员成本,便带着合约书来找李泽。王爷占四成股份,出资八千两,林寂和黄掌柜各占三成,每人出资六千两。签了合约,拿了银票,二人以准备装修很忙为由,起身告辞了!

  李泽全程也没和林寂说上一句题外的话,弄得他好生郁闷。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真是被人拿捏的死死的。

  “王爷,王爷,不好了!”某天下午,李管家一路小跑地来报信,“老奴听外面回来的人说,林姑娘在街上被车给撞了!”

  “在哪?”

  “就是城西鱼馆子附近。”

  “备马!”李泽听了这话,心急如焚。他骑着马直奔城西而去,果不其然,远远的就能看到一群人围在路上。他顾不得很多,推开人群挤了进去,只见一驾轮子坏了的马车摊在路中央,一个妇人叉着腰站在一旁。她的头发散乱、衣裳上也全是泥渍,但看上去并没有受伤。一个车夫模样的人正在修车!

  他东张西望的找了一圈也没见林寂的影子,正想找人打听,却见林寂从人群里钻进来,手里提着二杯茶饮。她自然是看到了人群里的李泽,眉头皱了皱,张张嘴,“王……”她本想说,“王爷您怎么来了?”但怕引起骚动便没有再出声,只是那妇人听到林寂的声音,又看她眼神,回头一看,与李泽四目相对。

  “……”李泽。

  “哟!这可巧了!”那妇人笑得跟朵花以的,对着李泽说。

  “啊,您和……认识啊!”林寂将手中一杯茶饮递给了那妇人。

  “谢谢你,多少钱?”那妇人问。

  “不用了,小事情!”林寂笑着说。

  “你怎么来了?”那妇人问李泽。

  “路过!”李泽回答,一脸的无可奈何。

  “路过啊!我看着不像!你可不是看到热闹往人堆里挤的性格!”那妇人笑着说,眼里充满的玩味!

  “都散了吧!散了吧!”林寂把周围的吃瓜群众劝走。

  “不如二位到我铺子里坐坐,这里交给修车的师傅如何!”林寂说。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那妇人说。

  “师傅,这水给你放这了!”林寂找了个地方把水放下,牵过自己的马车让那妇人坐上去,一路到了林香斋。

  李泽就在二人后面跟着,一言不发,直到三人进了二楼雅间。待伙计为三人上好茶点退出后,李泽才起身行礼,“侄儿见过长公主!”

  “……”林寂无语了!这李家的人怎么都这么不着调呢?

  要说她怎么和这位长公主结识,那真是一言难尽。一早她准备去“有鱼”看看,“有鱼”就是水煮鱼馆的名字!便驾着马车一路往西,才过了城中大街没多远,就见一辆马车跌跌撞撞地在路上乱窜,驾车的居然和自己一样也是一位女子,很明显,她的车轮坏掉了,后面的车箱处于半拖地的状态,而她的马又受了惊停不下来。眼瞅着冲着路边摆早市的人群里,林寂见状,急着将马车向左一带,生生将那马别停在路边,才没有伤到人。但自己的车厢和那妇人的车箱撞到一处,冲散了路边的几个摊位上。

  那妇人见车终于停了下来,可算是松了一口气,见对方赶车的居然也是个姑娘。在得知她的囧况后,那姑娘就找人来修车,见没什么事,就先离开了。没想到,她在街上等了一会,却把李泽等来了。

  “民女林寂见过长公主!”林寂跪下磕头。

  “快起来,这是哪的话,要不是你,本宫……我说不准要跑到何时!最后冲到河里也未可知!”这位长公主,李宸萱就是当今皇上唯一的胞妹——乐安公主。今年已经四十多了,前些年与驸马合离,膝下无儿无女。

  “姑母,你这车轮都第几次坏了!太危险了,以后不要再自己驾车出门!”

  “哪有几次!是这些车轮太不结实了!”

  “……”李泽无语。

  林寂听她这么说,没忍住笑了笑。“长公主和王爷在此叙叙家常,民女就不打扰了!”说完,她便退了出来。

  “姑母为何到此?”李泽不解,要说他这姑母的性情,任性肯定是有的,就算是人到中年也还是如此!

  “京中无趣!”她坐到桌边拿了些零食,边吃边说。“我中秋时进宫,皇兄给了我一些零食月饼,味道甚好,本来想再求着皇兄讨一些,他明明还有,就说没了!小气!”

  “……”李泽想像一国之君与长公主像二个孩童一般争嘴时的场面。

  “后来听皇兄说,那些都是你送的,而且做出那些东西铺子的掌柜的还是个姑娘!我就好奇,倒底是个什么样的姑娘……嘿嘿嘿!”

  “姑母,注意言辞!”李泽警告。

  “得了,别装了,还路过!明摆着是得到了什么消息担心人家!”长公主这么大人了,什么猜不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