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一世也逍遥

第一百零六章 朝堂

重生一世也逍遥 树九是棵树 2020 2020-08-22 17:00:00

  此处庄稼早抢收完毕,拦虫网一字形排。州内运至鸡鸭集此路线,分布待。

  入境蝗虫落入附近田,被拦虫网扑掉落收割完田,数万饿二鸡鸭被放盘距此飞鸟疯狂吞食蝗虫。外围区,集此或分布各田间平阳、平川二百姓拿各式工具扑杀蝗虫。二县人民奋二一夜,终将群蝗虫消灭平阳罗网之内。田,表依炎热,平阳、平川二县一种劫余生欣慰。

  所人累行,随便找一块方就趴!李大人依忙处善,杜师爷小老彻底晒一块黑炭。

  “丫,自己搞黑,怎嫁。”

  “彼此彼此!”

  “叫彼此彼此!老夫就算再黑嫌弃!”

  “杜师爷,您亲吗?”

  “话,老夫五十,怎亲!”

  “啊!”林寂。

  “叫啊!意思?”林寂身大叫。

  休息一夜,李泽便带沈凌几影卫京复。

  “走急!”林寂送走,担心身体。

  “父皇禀告越早越!免人梗!”李泽吃错药似伸手揉揉。

  几影卫低,沈凌则酸牙疼。

  “走!”沈凌无情提醒。

  “恩!”李泽答应,翻身马。等几人远,林寂才返红叶庄。暂留此协助李县处善,又休息一日,林寂叫林风,嘱咐,便让洵州府。

  却李泽带几人日夜兼程,京府。最近半月,每李泽派人送奏折入京,一方面汇报平阳情况,另一方面将防蝗灭蝗方法验总结,便其区习应用,因北唐广,今气又大抵如此,难保其区蝗灾,景泰帝种做法极满意,因治蝗治水历展最大几难题,李泽如般藏私,其实将一争夺皇位非常份量政治资本放弃。

  ,景秦帝人将此治蝗方法著书册,分各。

  次日早朝,被贬封洵王李泽再次朝堂之。

  景泰帝坐龙椅环顾四周,位一惯沉默寡言、待人冷淡七儿子站一群白白净净养尊处优狡猾虚伪皇子大臣间,就棋盘一圈白子一颗黑子。

  “洵王,此番辛苦!”景泰帝唠常似口。“宣旨吧!”

  宫大总管全全公公用尖利嗓音宣旨道:“洵王李泽,治蝗功,特赏银万用灾重建;渮州之无,今划洵王封;钦此!”

  “父皇,渮州与洵州、淮州并称州之,四方通商咽喉,此番划七弟,似妥!”皇子李溱。万银子,,无所谓,反用自掏钱,皇钱,爱谁谁。一渮州划老七就划老七,忍。

  “老,朕几兄弟,大伙菏州离自己封太远,老七适合接管!,封面积比众兄弟大,恐怕再接管渮州,吧!”景泰帝慢悠悠。

  “儿臣,……”

  “别,菏州百姓北唐子民,此番受蝗灾,如果朝庭安抚,难道等造反?”景泰李泽,见冷脸盯台阶某处,别人一。“菏州一恢复民生,恐怕万花,够!谁里银子,替朕分忧话,朕马菏州划!”

  底再无人。

  道大懂,菏州方本就大,人口偏偏又,粮食欠收,安民温饱一项就大窟窿。

  “此就定!”景泰帝话题做一终结。“继续!”表情,李泽列。“儿臣本!”

  “奏!”

  “启禀父皇,洵州府冯荣浩此番玩忽职守,无视层官员奏报,险酿大祸!儿臣请求父皇将其革职查办!”

  此言一,众皆惊。

  久之,洵王被贬洵州摧枯拉朽之势查淮州府秦贪赃枉法、卖官鬻爵、罔顾人,证据确凿,被判斩立决。据传,位秦府居试图刺杀皇子、毁灭证据,却功。让人重新认识一位参合七皇子。似乎并表面佛。

  第二,位七王平话几字几字往外蹦,此朝堂之,却如此般言辞流利,态度强硬。

  “竟此!”景泰帝面带愠色。

  李泽将李县次表无用,亲府衙无果,再淮州求助,及全州官民一心抗灾冯府无所悉数禀明皇。

  底一众官员听皮麻,人考虑,太子题重新站队。谁七王爷与世无争、谁七王爷善言辞,谁?敢敢站!

  “大胆冯荣浩!”景泰帝大怒!“将冯荣浩压解京待审!”

  此言一,堂鸦雀无,少人用角瞥皇次子李涣,因皇之子,而冯荣浩皇内侄。

  李涣此却明白,自己绝求情,因冯荣浩子,最清楚,而李泽此风盛,必一争气人罪父皇。

  “父皇,儿臣一!”李泽再次口,众人支耳朵听,人跟倒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