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一世也逍遥

第七十章 戏精

重生一世也逍遥 树九是棵树 2022 2020-08-04 11:30:00

  “肉松小贝!本店新品,特别好吃!这位客人,要不要也买些尝尝?”林寂回答。

  “哦,那好!给我装一盒!”见买卖成交,林寂冲那人笑笑,就拿着几个卖完的空箱子离开了。

  待那人走远,潘达凑到林寂身边小声说,“大掌柜的,他向我打听沈大哥的事!”

  林寂冷笑,真是个谨慎的人。林寂相信他知道的应该比他在店里打听到的多。“你怎么说的!”

  于是潘达有声有色的讲了一遍,回答的内容和毛兴差不多,只是又添油加醋地说了些有的没的。这小子真有戏精的潜质。

  “行,你去悄悄和众人通个气,要是再有人和他们打听沈大哥二人的事,就这么说。”

  潘达应声走了,林寂却觉得这事有必要和白泽他们说一下。她想了想,回房用炭笔画了一张小小的人像塞进了竹筒,系到小点的腿上。她一直不太信任这鸽子送信的保密程度,所以就什么也没写,他相信以白泽的智商,一看便知。

  “掌柜的!”林寂刚把小点放走,就听到毛兴叫自己。

  “什么事!”林寂一回头就见毛兴带着田杏儿快步走了进来。

  “快屋里!”林寂拉着她进了屋子。

  “长话短说。我和我娘现在被关在家里,出不来!今天是他们都出去了,我奶奶睡着我才跑出来!”田杏儿喝了林寂递过来的茶说。“今天有人到你们家打听人吧!是田福告的密。你们要小心。状纸我写好了,要找机会带着我娘去衙门。我先走了,你们要小心,田福说了很多,他一直盯着你们家!”

  “好,和你娘说,如果她上堂后不知道说什么,就直接要求找大夫验伤,若要找人作证,可以找我!我去替你们作证。”

  “好,谢谢林姑娘!”田杏儿边说边往外走。

  “我买几块点心!外一让别人看到,有个说辞!”田杏儿说。

  “不必”林寂直接走过去,往他手里塞了包东西。

  田杏儿一看,是几块小点心。“快走吧!”

  “谢谢!”田杏儿转身回家了。她轻手轻脚地进了院子,于光德还是在豆腐坊里忙着,根本没有留意到她。她放松了一口气,正想关大门,正好于春兰和于田氏从外面回来。

  “臭丫头,鬼鬼祟祟的上哪野去了!”于田氏大声呵斥。

  “没上哪,出去走走!”

  “你别以为我们瞎呢?你又上林家做什么去了?你这个白眼儿狼!人家给你几句好话,你就往上贴,我家供你吃供你喝,都喂了狗了!”

  “我……我想吃……”

  “想吃点心了?好啊?趁我们出去,你们偷嘴吃!”于田氏伸手就要抽她。

  “又是干什么?孩子想吃点心,买就买了!”于光德看了自家婆娘一眼,“杏儿,先进屋吧!”

  “我说于光德!你什么时候对我们娘俩也这么好心?我也想吃你怎么不给我买?”

  “你跟个孩子较什么劲?”于光德极为无力的争辩。

  “又怎么了,这一天天的!这丫头又忍你生气了?”田茂财剔着牙一步三晃地从街上走了过来。

  他们三口加上田福是下馆子去了。田福那小子不知道在外面做了什么,得了十两银子。他们这不问这钱从哪来的,就去瑞祥楼吃了顿火锅。

  “你看看你养的好闺女,咱们这前脚出了门,人家就买这老贵的东西偷嘴吃!”

  田茂财看看于田氏手里的纸包。

  “你这臭丫头,敢背着老子藏钱!看我不打死你,你个赔钱货!”说完,田茂财酒劲上涌,直接抽了田杏儿一个嘴巴。田王氏在屋里做针线,听到外面的骂人声,急忙地跑了出来,见田茂财又打人,她冲过去挡在女儿身前。

  “娘,你让他打,打死我算了!”田杏儿冷笑,“咣”地踹开大门,往街上一站,“你打吧,打死我!我让这街坊邻居都看着,你是怎么打死自已家闺女的!”

  “你还敢威胁你老子!看我不打死你!”田茂财说完,随手操起一根木棍子,就朝田杏儿打去。田王氏冲到女儿身前,母女二人抱在一处,任由田茂财痛打。

  “别打了!再打出人命了!”于光德实在看不过去,走上前去抓住了田茂财的手。

  “于光德,你给我一边去!你还护着她们,我就说吗,这个贱人,一天到晚整出个可怜样,给谁看!”于田氏指着田王氏,一口一个贱人!“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为你生儿育女,任劳任怨,你现在向着一个外人!”

  林寂在隔壁听着,真替于田氏脸红,像她这么又懒又馋,巧舌如簧的女人,也就仗着于光德是个老实人,让她欺负。

  “掌柜的,要管吗?”毛兴问。

  “再等等!”林寂说。不是她冷血,是因为有的时候就狠一些。

  于田氏连骂带嚎,于光德终于脸上挂不住,叹了一口气,回了院子里。于田氏紧跟着进了院。

  见没了干扰,田茂财更是肆无忌惮、连骂带打带踹,把那娘俩个,打得在地上打滚!那田杏儿恶狠狠地瞪着田茂财,看他再一次挥着木棒,朝她们打来,她冲去过,将田茂财扑倒,后者跌倒在地上,心里气极顺手操地上的一块砖石,向田杏儿头上拍来!

  “不好!”林寂本来在门外看着,见田茂财捡起砖石便知不,若是此时不出手,那块砖石拍中头部会要了人命的。她随手拿起窗台边上别人家送货来的竹筐向田茂财飞去,田茂财被打的一个趔趄,手中的砖石脱手而出。田杏儿没站稳向前一扑,头刚好擦到砖石,瞬时流下血来。

  “啊!杀人了!”潘达立时尖叫一声。随即,人群里也响起了各种声讨之声,还有要去报官。这下田茂财怕了,站起身对着人群说“老子打平闺女,天经地义!你们看什么看!”说完,把自家婆娘和闺女往院子里拖。

  围观的人大多唉声叹气,除了表示同情,还能怎么样呢!摊上这样的爹,都是命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