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一世也逍遥

第六十六章 有钱人真是任性

重生一世也逍遥 树九是棵树 2005 2020-08-02 17:00:00

  不少穷人家的大人、孩子这个时间都涌到这条主街上看热闹。这边鞭炮一响,瞬间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大地红放完,林记的众人就开始燃放各种花炮,连林氏都忍不住去点了几个大花炮盒子。

  冲天的烟火,将夜空照的亮如白昼,围观的人群里不少孩子都开心地蹦跳起来。林寂没敢告诉她娘,烟火铺子最贵的那些每款她都买了不少!

  “Duang……Duang……”远处山中寺庙的新年钟声传来。已是新的一年了!

  “过年好!过年好!”人们开始和身边的人行着礼、拜着年。

  “拜年了,发糖了!”林记的小伙计们,将手扰在嘴边冲着人群喊道。一群孩子一听,呼啦地冲到店铺门口,店门口已经挂起了成排的红灯笼,林氏、林寂、林静、周青和王嫂子挎着篮子,给那些说着吉祥话的孩子们分发糖果。

  得到了糖果的孩子们欢乐地跑走了。林记众人又放了一会花炮,就回屋吃饺子了。

  吃过饺子,林寂带着众人给三位长辈磕了头。林氏代表另外二位给大伙发了红包。老潘叔和王嫂子因为年纪大不大、小不小的,就只能在一旁站着。当他们也接到林氏给的红包时,二人都闹了个大红脸。

  又玩笑了一阵,大家就都回屋休息了。二间客房,潘家父子和王家婆媳三人各一间。

  大年初一,吃过了上午饭,潘家父子和王家婆媳就告辞回家了。

  毛兴则是带着弟妹来给林家掌柜的拜年,林氏自然也给了红包。北唐的风俗是,拜年不用送礼,但被拜年的人家要给红包!林寂带着周平去给各家拜年,一上午,林寂和周平收了一堆红包。回家,她们就将红包给了林谧和周喜,二个小家伙聚到一块迷小财。

  过年的日子就是吃喝玩乐睡!转眼到了正月十二!

  袁家大叔清早就把彩云送了回来,还带了很多的干菜和地瓜干。

  “听彩云说你爱吃这些,掌柜的别嫌弃才好!”

  “袁大叔,这是哪里话,我谢你还来不及!”林寂真的是爱死那个地瓜干了。“袁大叔进来坐坐,喝点茶?”

  “不了不了,我还得回去呢!”于是林寂又给袁铁柱拿了一盒点心,是她这二天试做的品种:“肉松小贝!”

  林寂有一种预感,这款肉松小贝一定会火。她发现人的口味基本是相通,小众的东西在什么朝代都是小众。接下来几天,林寂和众人一起将货品陆续备起来。几种款式试做、试吃、准备上架售卖!

  正月十五,因为晚上有平阳城灯,所以要求主街上的店铺营业到子时,这是北唐城由来以久的规矩。其实不用官府要求,哪个商家会被放着钱不赚呢?傍晚时分,林记美食坊的小伙计将一些写着灯迷的红氏条挂在店门外的长绳上,答对者可以领取糖果一包或者曲奇一包或者糕点一块,每人限答二题。

  古代没有DU娘,读书人也少,所以这些灯迷猜起来并不容易。这一百条灯迷是林寂集合了店里众人、加上徐大夫、李知县一家、杜师爷、黄掌柜的智慧。还有自己知道的一些她说出大概意思,让周宁帮着写成灯谜的格式。

  “黄掌柜,这是我家出的新品,要不要试吃一下?”

  “好好好!”

  “那麻烦黄掌柜给我们家写五条灯谜!”

  “……”

  “杜师爷,贝松小贝了解一下!”

  “快拿来老夫尝尝!”

  “写十条灯谜来换,要特别难猜那种!”

  “……”

  当晚,差不多整个平阳能出门溜达的人都集中在这条主街上。林记美食坊的生意自然是好得不行。冬天天寒,边走边喝着一杯暖洋洋珍珠奶茶一时成了一种时尚。

  当然林记门口挤着的更多是猜迷的人,如果能够猜对了,那一包奖品要是买也要不少钱呢!很多平时不舍得买的人,就盼着自己能猜对一、二、也得了那一包甜点。

  “‘大头羊、披白毛、通万物、晓天下。避邪魔、驱鬼神。’爹,这是什么?大头羊是什么?羊头妖怪吗?”一个小公子模样的孩子,问着他爹。

  “大头羊?大头羊?”那乡绅模样的人捻着胡须,反复念叨这句。却见一条胳膊从他身侧伸了过来,一把扯下这条灯谜!

  “爹,看,被人家猜出来了!”小公子沮丧。

  “来,咱们再猜下一条!”那人拉着他儿子去看下一条。

  那位揭了灯谜的人拿着红纸条走到店门口的桌子边,将纸条往桌上一放也不说话。桌子后面给人竞奖的林寂拿起纸条,问:“这位客人可是猜出了谜底?”

  “……”无声。

  “这是啥意思!”林寂抬头一看,桌前站着的人正面带不爽地看着自己。她想笑,强忍着。“这位公子请‘大声’说出谜底,让大家也听听对不对!”林寂见那人不说话,“要不要我把谜面给您念一遍?”

  周平端着一盘子奖品从屋里出来,见林寂在和一位客人说话,他抬头一看,“噗!”地笑出声来。

  桌前站着一人,只见他玉树临风、白衣如雪;面如冠玉、目光深邃,好一位面带愠色的玉面公子啊!

  “这是什么破灯谜?”那人说。

  “破灯谜?这可是我们县衙师爷绞尽脑汁才想出来的!”

  “那个老混球!”

  “这位公子,要是你不肯说出谜底,可不算答对哟!”林寂逗他。

  “……”

  “我说白泽,你怎么自己走了,也不告诉我一声。”沈凌举着个插满了糖葫芦的靶子,出现在他身后。

  “沈大哥?你们怎么这时候会来!”林寂看是沈凌,忙着打招呼。

  “回去办完正事,无聊就又出来玩!”沈凌说。“还没给我拜年呢!”俗话说,没过十五都是年。

  “沈大哥,过年好!”林寂乖乖地拜了年。

  “拿去,糖葫芦当红包吧!”说完,他把整个糖靶子递给了周平。周平哭笑不得,有钱人真是任性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