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一世也逍遥

第五十七章 新年礼物

重生一世也逍遥 树九是棵树 2042 2020-07-27 17:00:00

  “你把我们带回家不怕被连累?”

  “谁说不怕!我本来是想昨天老多人都看到我骑着白马过街,带不带你们回来,也没区别!不过后来我想,是我鲁莽了,家里现在这么多人,要是被我连累的丢了命,我就是万死难辞其咎了!昨天一晚上我都在担心!”

  “不会让你们有事的!”

  “啊?此话怎讲?”

  “那些杀手都被沈凌处理干净了。他们是要抢我身上的证据。但证据不在我身上!等他们主子收到消息的时候,晚了!”

  “你把证据送走了?”

  “水路快很多!”

  “那要是水路被劫呢?”

  “有鸽子!”

  “要是鸽子被射下来吃了呢?”

  “有鹰!”

  “要是……”林寂还想假如,但一想三全准备,要是再出事,那便是天意。

  “鸽子来了!”白泽突然说。

  林寂听他这么说跑到院子里,果见井边的木架子蹲了只浑身雪白,黑色尾尖鸽子。她轻手轻脚地走过去一抓,没成功!囧!于是她又拿出哨子轻轻一吹,那鸽子便落到她的手臂上。“帅呀!”她欣喜。

  带着鸽子进了屋,白泽从鸽子脚上取下一个小竹筒,内里抽出一张纸条。林寂接过鸽子放到桌子上,跑出去取了些玉米粒喂它。

  “已经解决了!放心吧!”

  “凌大哥发来的?”

  “不是。”

  林寂想着知道多了都是病,就不再问了。

  “要不你睡会吧!我还要去干活!快过年了,忙!”林寂撸了一会鸽子说。

  “好!鸽子你喜欢?你就留着吧!它叫小点。”

  “小点啊!好名字!不过,我还是不留着了,就一只,它多无聊啊!”

  “你要走了,我也就一个人!”

  “这啥意思啊!弄得我好像欺负人似的!”林寂想着。“那让鸽子陪你吧!不行,我把周喜叫来!”

  “……不用,我睡会!”白泽怕了周喜那小话唠。“鸽子麻烦找个地方让它呆着。”

  “好,我扔去马棚!”

  “……”

  到了晚上,执拗了一天的白泽,终于换上了周胜的粗布衣服,没办法,他实在受不身上的味道。可是当他看到所有人来看他都有点憋笑的样子,他想干脆死了算了!

  周喜把他的里衣抱来,白泽一看,清洗干净,还缝好了!有几个坏的厉害的地方还用蓝色的线绣了云纹。“我娘说了,外衣坏的太严重,缝了也没穿了,里衣补补还可以!”

  “帮我谢谢你娘!”白泽伸手揉了揉周喜的脑袋。接下来的三天,一直都是周喜陪着他,再也没见白泽翻白眼。

  距受伤的第五天晚上,沈凌带了一大包东西回来了。

  “你的衣服!”他把一个布包丢给白泽。“林婶子,马上快过年了我也不知道大家喜欢什么,就从荀州给大家随便买了些礼物!”

  “沈公子,你也太费心了!”林氏客气。

  林寂打开包包一看,是一些样式很新布料,珠花、发簪、文房四宝、还有些机巧的小玩意儿什么的!

  “静儿,抱你屋里去,明天给大家分分!”林寂说着从里面拿出一只木质的小鸟,“这个我要了!”可是她一回头,看到周喜哀怨的小眼神。“好好,小喜,这个先借姐姐玩一天,明天给你!”

  “寂姐姐,那些珠花才是送你们女孩子的!”周喜说。

  “你寂姐姐我就没戴过珠花!”林寂戳了他的小脑袋瓜一下。

  沈凌吃过晚饭,大家各回各屋。林静拉着林寂和周青去了自己房间。

  “姐,我看了,这些东西应该是连着店里那五个都有份的。”

  “你看着分吧!”林寂又拿起小木鸟摆弄了起来。

  “行!我看这盒小玩意肯定是给周喜的、文房四宝有三份,肯定是周家二哥三哥还有谧儿的。这二支发簪看样式是给娘和周大娘的!这块布料我看花色可能是给胜哥的!”林静一样一样的摆弄着。“这三个钱袋是给怀忠他们三个的吧!这珠花吗?好像多一对?”

  “这对小珠花应该是王嫂子家女儿的!这种样式我们都戴不了!”

  “还真是,看不出来,凌大哥这么心细。姐,你先挑一个吧!”

  “我啊!”林寂看了看五个妆盒里二只步摇,二个珠花。“你都留着吧,反正我也用不上,我要用的时候,向你借。”

  “那也行,留给你,说不准你到处乱丢!”

  “……”林寂。

  于是林静和周青两个姑娘就那试了老半天,又往林寂头上挨个尝试。林寂就觉得自己是一个没得感情的人形娃娃。最后,周青选了一枝步摇,林静则是步摇、珠花各一枝。

  次日,林静把礼物分给前店的几个人,那几个人都是非常惊喜。尤其是王嫂子,见自己女儿还有一份,感动的什么似的。他们跑到后院直接找沈凌道谢,弄得他直不好意思。“林姑娘,明天我们就走了!”沈凌见众人散去,和林寂说。

  “白泽的伤能行吗?”

  “应该无碍了!要是再不走,前年可能赶不回京了!”

  “这样啊,那好吧!”林寂觉得自己也没有反对的立场。

  “我出去走走,看有什么特产可以带回去!”沈凌识相地走了。

  其实林寂想说,我们平阳的特产现在就是我们家的糕点和糖果。

  “刚才徐大夫来怎么说。要不你们坐马车算了!”林寂拉过椅子坐到白泽床前。

  “我的伤无事了!我们骑马到渭河走水路。马车太慢了!”

  “哦,这样!那你先休息着,我去给你们准备些东西带着。”

  “恩!”

  “这都不带客气一下的?这时不应该说‘不用麻烦了!’”林寂腹诽。她站起身准备离开。

  “等一下!这个送你!”白泽从床边摸出一把不足一尺的精巧短剑。银白雕花的外鞘,剑柄上镶嵌着一块翠绿的宝石。

  “这也太贵重了!”嘴上这么说,林寂的眼球子都要掉出来了。

  “无事,留着防身!不过……就你那三脚的猫的功夫,还是要少惹事!”

  “我哪惹事了!”林寂说。虽然不满白泽的措辞,林寂却对这把短剑爱不释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