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一世也逍遥

五十六章 偷得浮生半日闲

重生一世也逍遥 树九是棵树 2004 2020-07-27 11:30:00

  “是比起自己死,更怕白泽死了吗?”沈凌心里想着。

  “可以了,进来吧!”徐海知道门外有人,白泽包扎好后,就出来叫人。

  “先把这药丸吃了,注意伤口不要沾水、明天开始,这药三碗水煮一碗,每天二次。连喝三天。外敷的药六个时辰一换!”徐大夫向沈凌交待。

  沈凌付了诊金,亲自送徐大夫出门。

  “我妹煮了粥,要不要喝一点!”林寂关切地问。

  “好!”

  “那我让沈大哥来喂你!”

  “……”

  等到白泽喝完粥,林寂又四处捡查一圈没有异常,就回房休息了。她真的累坏了,躺下秒睡。

  白泽躺在床上,看了看椅榻上睡姿难看的沈凌,抱着被子早就睡得香甜。他望着顶棚,这房间在他眼里,狭小简陋、被褥精糙。可是他的脸贴在被子上,有一股阳光的味道,暖暖的,莫名让人安心。

  白泽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阳光透过窗纸射到桌子上,几颗灰尘在暖黄的光线中自由地飘动着。他觉得自己好像从记事起,就没有睡得这么安心过。

  “醒了?”沈凌窝在桌旁的椅子里,嘴里不知道在吃着什么。

  “什么时辰了?”白泽问。

  “巳时了!你可真能睡!”

  “巳时了?那收到了吗?”

  “收到了,放心吧!”沈凌边吃边说。

  “吃什么呢?”

  “肉脯,就是上次那些野猪肉做的,可好吃了!要不要尝一点?”沈凌从肉脯上撕了豆大的一块。

  “……”白泽没心情搭理他。“先洗脸!”

  “行,小爷伺候你洗脸!”

  “他们呢?”

  “开店赚钱啊,你以为人家和咱俩似的!”

  “……她呢?”

  “也早起了啊!”

  “精力真旺盛!”

  “背后不说人!”林寂包着个罐子推门进来。“终于起了啊!真能睡!静儿煮了粥,要不喝?”

  “又是粥?”白泽沮丧。

  “你一个病人还想吃什么?徐大夫说了‘清淡饮食’!”

  “他没说!”

  “昨天他是没说,不过我受伤时,他就这么说的!”

  “你?”

  “行了,我去给你端粥!”林寂说完走了。一会端着餐盘回来。“粥,肉松、小菜!”她把餐盘递给沈凌,床上的白泽看着沈凌,一脸不想要你喂的表情。

  沈凌还管这个。把肉松往粥里一倒,搅一搅,挖了一勺递到白泽嘴边。

  “烫!”

  沈凌翻白眼。

  “你别用嘴吹!”

  沈凌想骂人。

  “快点!”

  沈凌“……”

  “有点凉了!”

  “白子霖!你爱吃不吃!”沈凌扔下碗一边继续吃肉脯去了。

  白泽看着林寂,满脸都是,“现在怎么办啊?”的表情。

  “让人喂是吧!”林寂心想,“我还治不了你!”她推开房门,冲着院子里喊:“小喜儿、小喜儿?来,喂你白哥哥吃粥!”

  “哈哈哈哈哈哈!”沈凌差点笑死过去。

  “寂姐姐,什么事?”

  “你白大哥右胳膊受伤了,不方便吃饭,你喂他吧!要不这样,今天小喜儿就陪着他吧,回头姐给你做你最喜欢吃的!”

  “好!”周喜回答,小大人似的往床边一座,端起粥碗,轻轻搅着,好让粥的温度凉下来。

  “他怎么行?”白泽气。

  “白大哥,我怎么就不行,我娘每次生病一直都是我伺候的!来,快吃,冷了就不好吃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苍天有眼!”沈凌老怀安慰。“一会我就先走了,你自己在这行吗?”沈凌解气地问。

  “沈大哥你放心去吧,白大哥我照顾!”周喜一本自经地说。

  白泽的嘴角抽了一下。

  “那我快去快回。雪球我骑走了!”沈凌说着,将桌上的肉脯包起来塞进怀里,拿着剑就要走。“林姑娘,子霖和……和红日就拜托你了!”

  “放心!沈大哥路上也小心!”

  “现在你怎么不犯倔了啊?等我这一会收拾你!饿你三天!”沈凌见周围没人了,恶狠狠地对雪球说。

  送走沈凌,林寂也回了铺子。

  “寂姐姐,白大哥问肉脯他能吃吗?”周喜跑去加工间问林寂。

  “能,但别吃辣的!你自己去拿吧!”

  “好!”周喜跑了。

  “寂姐姐,我给白大哥换完药,想给他擦擦身上,可以吗?”周喜又来了!

  “可以!你去端热水的时候别烫着!”

  “好”周喜又跑了!

  “寂姐姐,白大哥没有换洗的衣服,我拿大哥的衣服给他穿可以吗?”

  “可以,不过你白大哥估计够呛能同意穿!”

  “哦!我问问他!”周喜又跑了!

  “寂姐姐……”

  “喜儿啊,有些事呢,你觉得没问题就不用来问我,自己看着办就行!”

  “哦!那白大哥要出来走走,可以吗?”

  “什么?告诉他不可以!”林寂无语。

  “他不听!”周喜说。

  “真是麻烦!”林寂放下手里的活计。“小喜儿,你去歇会吧!我去看你白大哥!”

  “好,要是有事再喊我!”说完周喜跑回偏院了。

  林寂去拿了点零食,端着盘子就去了客房。“药喝了吗?”

  “喝了!”

  “小喜说你想出去?”

  “闷!”

  “就你这性格还知道什么叫闷!要不我找几本书给你解闷?”

  “算了!”

  “这个给你!吃着玩!”林寂把零食盘子隔着被子放到他大腿的位置。

  “那你帮我出去看看!”

  “看什么?”林寂不解。

  “鸽子!拿着这个哨子!二长一短!”

  林寂拿着哨子站在院中吹了一会,没发现有什么动静。“没有!”

  “那一会再试试!”

  “鸽子能找到这里?”

  “能,有哨子!而且这鸽子有一次是从你家放走的!”

  “啊?”

  “就是那天晚上?”

  “原来如此!”

  “昨天谢谢你!”

  “不用了!我可受不起,要折寿的!”林寂捂着胸口。“谢谢你送的钟,让我家荣升‘钟鼎之家’!”

  “……”

  “……”林寂体会到什么叫做尬聊。“你尝尝那个山核桃,五香的,特好吃!来,我给你扒皮!”于是林寂拉着椅子坐在床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