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一世也逍遥

第五十五章 怕他死

重生一世也逍遥 树九是棵树 2036 2020-07-27 09:03:55

  “算了,沈大哥,你还是骑红日吧!我骑着雪球带着白泽吧!”

  “你行吗?”沈凌问。

  “让白泽坐后面扶着我,应该可以的!”林寂想像一下要是白泽坐着面,以她的个头应该看不到路。

  于是林寂牵过雪球,翻身上马,它也不再执拗。沈凌帮着把白泽扶上马坐在林寂身后。看她们跑了几步,没有问题,自己才返身上马。他坐在马背上自嘲说:“红日啊,红日,人人都说你不如雪球,我还不服,现在看来,果真是不如哦!”

  因为白泽和红日都有伤,三人的速度不快,饶是如此,夜晚的冷风还是让林寂忍不住浑身发抖。似是因为感觉到这一点,白泽默默地将披风拉到林寂身上,将她包裹起来。林寂感觉一阵温热的气息从身后传来。

  “就当是打了一个‘摩的’!”林寂想着。行至平阳城西门,已近子时,城门已关,二个守城放哨的差役在城头上巡逻。

  “什么人?城门已关,进城等明天吧!”

  “差役大哥!我是……我是‘林寂美食坊’的林掌柜!我朋友生病了,我才去接的他!回来晚了,还请差役大哥行个方便!要是不行,麻烦您去找一趟徐海大哥!他认得我!”

  “林家大姑娘?不用找老徐,我也见过你!”一个差役将城门上的风灯转了个方向,对着几人辨认,果真是林寂。“等着啊!”说完,跑下城头,去开了城门。

  “多谢差役大哥!”林寂感激,想伸手进怀里摸银子,却被白泽按住。

  “沈凌会给!”

  于是三人二骑跑入城中,沈凌一回手,一块银子落入差役手中,“留着喝茶!”

  那差役低头看了一眼手中银锭,二两!

  “去客栈吧!”白泽说。

  “去我家吧!”林寂说。

  “外一有落网的刺客!”白泽不无担心。

  “算了吧,今天我骑白马出城,多少人都看到了!而且这县城才多大,只要他们在城里随便一打听,也知道你和我家的关系,要说连累早就连累了!”

  “好吧!”白泽同意。

  “沈大哥,去城东北二街济世堂找徐大夫,就说林夫家里有人受伤。北二街就是……”

  “我认识那家!”沈凌说着,加快了速度超过二人。

  “我们回家!”

  林记美食坊,店铺一直亮着灯,好几个人在店里焦急地等待着。已近子时,林寂还没有回来。

  “有马蹄声!”在门口放风的周平突然说。屋内的人都急忙出门去看。林寂见到周平,给了他一个手势,周平立刻会意跑到后院开后门。二人一骑走出院中,周平上下左右打量一番,关门上锁。林寂从马上跳下,腿一软,差点又坐在地上。

  “周平去门口接一下徐大夫,小忠去小厨房烧热水,静儿、青儿,麻烦给做点吃的,再煮点粥。”吩咐完,林寂和周宁一起将小心地白泽从马上扶下来,让进客房。周宁帮着将白泽的披风和外衣脱下,扶着白泽躺在床上。“稍等一会,大夫就好了!先喝口水!”林氏倒了一杯水递给了白泽。

  “多谢!”白泽将水喝下,无力地靠在床上。

  “大夫来了!”周宁一路小跑地拎着药箱跑进内院,身后是徐海扶着徐大夫。周宁放下药箱,出去检查了一圈各个大门是否都已关门下钥。

  徐大夫进门看到床上躺着个陌生的男子,胳膊上明显是刀伤。

  “端些热水来,留二个人帮我忙,你们都出去吧!”徐大夫的眼神看见林寂,那意思,你一个姑娘家就别在这看着了!

  “哦哦!好!”林寂说着拉着娘亲就出去了。“那个,徐大夫,我能要一点外伤的药吗?”林寂又返身回去。

  “林姑娘也伤了?”

  “没有,是马也受了刀伤。”

  “可以!”说着徐大夫从药箱里取了一小盒药膏给她。

  “娘,你先回屋休息吧,这估计一时半会也完事不了!”

  “这是怎么弄成这样?”

  “被人打劫了!”林寂怕说有刺客吓到她娘!

  “那行,我先回屋,有事再喊我吧!”林氏觉得自己在这,也没什么用。

  林寂于是去小厨房拎了桶温水,又取了烈酒跑去马棚,二匹马又累又饿,都在那喝水。

  “乖乖地,红日!咱们上点药!”林寂拍了拍红日的脖子,见他还是一惯的乖巧模样。便用湿布将它伤口周围的血污和泥垢去除,用烈酒冲了一下,涂上药膏用布条包扎好。然后又将红日浑身刷了一遍。

  “雪球!要不我以后叫你小白龙?”林寂换了一桶水,见雪球没有躲着她的意思,于是放心地将雪球也刷洗了一遍!

  “姐,吃饭吧!”林静热好饭,不见她,问了周平,才知道她大姐又去伺候这二匹马了。

  “好,我把水倒了!”

  “我去倒水,你去吃饭!饭在正厅里。”

  林寂出了柴房,见沈凌端着饭碗站在客房门口吃。

  “怎么在这吃?”

  “我刚才进这屋里吃,被赶出来的!”

  “那是,徐大夫治伤,你在旁边碍事!”

  “才不是,是我吃的饭太香,子霖受不了!”

  “子霖是白泽的字?”

  “是啊!”沈凌回答。

  “回厅里吃吧!这风大!”

  于是沈凌端着饭碗跟着林寂进了花厅。

  “今天真是谢谢你!”沈凌再次感谢。

  林寂指了指她娘房间小声说。“我跟娘说你们被打劫了!”

  沈凌心下明了,点了点头。二人吃完饭,到客房一看,徐大夫还在包扎,就推门出去,站在窗口前聊天。

  “刚才怕不怕!”沈凌问。

  “怕的要死!”林寂不吹牛,正色道。

  “那你还去?”

  “当时没想,看到小白龙那个样子,就知道肯定是出事了,脑袋一热就上马了!”

  “小白龙?雪球呀!”

  “恩!”

  “呵呵!”沈凌笑。“你……怕什么?”

  “怕的可多了!怕鬼、怕遇到狼、怕遇到贼人、怕迷路被冻死、怕我从上坡滑下去摔死。”林寂回答,这些都是真的,就是她当时的想法。“不过,更怕……更怕白泽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