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一世也逍遥

第五十四章 嗑糖

重生一世也逍遥 树九是棵树 2072 2020-07-26 17:00:00

  色黑。苍茫山谷,呜咽冷风吹,林寂四处打量,并东西燃做火。拿火折子,吹吹,如豆般一火星。顾周围否敌人或者野兽,用手拢嘴,大喊:“白泽……白泽……”跑喊,突,被一股力量扯一块山石形夹角。

  “嘘!”

  林寂惊一,随即一颗心终放。伙死。

  “怎跑!”

  “白龙马找!”

  “白龙马?雪球?”

  “马名叫雪球?应该猫名字吗?”

  “聊吗?”白泽吐槽,女人真一副乎子。

  因刚被吓子!(自官方吐槽)

  “汤圆一猫名字?”

  “聊吧?大哥!”林寂。“沈大哥呢?”

  “分办!集合!”

  “聚儿!”林寂腹诽。

  “就遇偷袭!”

  “被打?”

  “,跳!”

  “?”

  “人太,打!”

  “……”真诚实。应该先吹吹牛B,找找由吗?“就怕摔死?”

  “怕!呆面,必死!而且雪球一定被杀!”

  “胳膊受伤?”

  “被砍一刀!”

  林寂,伤口深,血水浸湿衣服,结冰。拿刀,雪擦擦,白泽衣服划口,“呲拉,”撕一条!

  白泽,睛瞪老大。心,一般种情况方自身撕一条衣服吗?次撕。林寂明白法似,:“办法,衣服布料粗,而且带棉,撕!”,管白泽神,先简单将伤口包扎。

  “走吗?”林寂白泽浑身蹭连泥带血,担心腿脚受伤,虽自己莽,背,觉自己行。

  “!”

  “行,一条小路,坡算陡,慢慢走咱应该爬。”

  “!”白泽挣扎站。悬崖飞身跃,虽死,却擦伤几处。再加4杀手追杀,身处受伤。

  “,药,用吗?”林寂怀里摸药瓶。

  “无用!”

  “哦,算!”林寂将白泽胳膊搭自己肩,扶慢慢走。“刀当拐杖!”

  白泽拒绝。走走停停,二人坡路口。

  “吗?行,等等,沈大哥?”

  “必!慢爬!”

  “绳子,系半山腰树,够长,先爬一段。”

  “!”白泽略赞许林寂一。丫倒生存常识。“先!”

  “先吧,外一跌,接!”

  “觉接住?”

  “吧,先!”林寂,“等!”怀里摸一块糖,“!吃补充体力!”

  “?”

  “奶糖!”

  “……”白泽虽无语,乖乖吃林寂递糖。“带!”

  “新产品,随身带几块,店门口遇孩子一块,孩子娘亲许就店里买!”

  “……”奸商。

  二人费力爬一段,休息一,反反复复几次,总算半山腰。

  “绳子。拉借力!”林寂找被藏枯草丛里绳子,“细断?”

  “,冰蛛丝做!”

  “哦哦!高级货!”林寂撇撇嘴。“一块糖吗?”

  虽白泽内心一音坚定告诉,一定做种脸面!嘴却听话吐一字:“!”

  林寂身蹲靠土坡,剥糖纸喂猫一将糖塞白泽嘴里。

  “里别人!”白泽。

  “惜里别人!”林寂。

  绳子助力,速度果真就快,二人又攀一段。

  “,先休息一,爬系绳子再接?”

  “用,绳子解!绑一块石子!”

  林寂将冰丝绳枯树解,又捡块长条小石绑绳子一端。白泽接石,伸手一抛,石听懂人话似另一块石凸绕一圈。

  “原小里真!”林寂。

  二人便用此等方法爬几次,终崖顶。白泽又一次将冰丝绳抛系崖一块石,快崖顶探一人。“子霖?”

  “谁?”林寂如临大敌。

  “沈凌!”白泽。

  “沈大哥,吗?”

  “林姑娘?怎?”

  “一言难尽,一再,快拉,白泽受伤!”

  沈凌帮助,二人快崖顶。林寂累坐一块石休息。白泽吹一口哨,远处土坡树丛里传一阵马蹄,白龙马果真听话藏。

  “沈大哥怎里?”

  “听石子相碰音。”

  “……”

  “至细节,先离里再。怪太晚!大冷让林姑娘身犯险,沈某感激尽!”完,沈凌林寂深深鞠一躬。

  “沈大哥做?用客气!”林寂差:“应该做!”

  “红日腿被砍一刀,跑太快!林姑娘就骑吧!子霖骑雪球!”沈凌将红日马缰绳递林寂,自己牵雪球。,雪球扭躲沈凌手,反而走林寂身,又老子,咬一衣服,转身。

  “,又犯倔?”沈凌伸手抓雪球缰绳,摆平。

  雪球扬,一付死活让骑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