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一世也逍遥

第四十三章 你这是杀人

重生一世也逍遥 树九是棵树 2024 2020-07-23 08:12:41

  “什么为何?”林寂不解。

  “林姑娘称沈凌‘沈大哥’,却称呼我为‘白公子’?”

  “……”大半夜来人家里就是要问这个吗?“白公子,不是我非要和您客气,我是不敢啊!”林寂极其诚实的回答。“别说您了,您家马我都怕!”

  “我很凶?”白泽问,那一脸无辜模样,好像林寂做了错事。

  “那倒也不是!举个例子吧!”林寂觉得在房顶站着有点傻,干脆走了几步靠着屋脊坐下。“比如老虎,看到它,世人都知道要跑,不跑就被吃了!但如果是只鹰呢!它就在那蹲着,不怒不喜,谁知道它想什么呢?外一它一个不高兴飞起来冲你扑过来呢?所以绕着点走,准没错!”林寂说着,不自觉蹲了起来,学着禽类那样站着。

  白泽回头看了她一眼,觉得说得似有道理,但是歪理。“还有您的那匹马,对我那个嫌弃哟!”

  “……”

  “看我家汤圆多乖!”林寂不无得意。

  “小白马,是不错!”

  “我也这么觉得!”

  “多少?”

  “什么多少?哦多少钱买的?十三两!”

  “……你……赚了!”

  “熟人介绍的!”林寂解释。

  “那你也赚了!是匹良驹!”

  “真的?”

  “恩!”白泽回答。突然作了个“嘘”的手势。然后拉着林寂闪到屋脊背面的背光处。“有人!”

  林寂看他口形是这个意思,心下了然,指了指隔壁于家。

  “你知道?”这是逆风口,白泽知道对方听不到,便低声说。

  “恩,只是感觉没抓到证据!”

  “要教训一下吗?”

  林寂见他随手捡了颗石子,赶紧摇头。就他那功夫,那哪里是教训一下啊,是杀人!她想到那些鱼。

  借着月色,林寂就见从墙头那露出一个脑袋,东张西望的,始终没敢跳过院墙。林寂见白泽扬起手,二指间夹着石子,不自觉伸手抓住他的手腕“不至于吧!”

  白泽白了她一眼,“有分寸”。话毕,一个石子夹着风声飞出,直奔那人面门。

  “唉哟……咚……”随即隔壁院子里亮了油灯。

  “噗!”林寂笑。“活该!”

  “你不是会武功吗?”

  “唉,就是三脚猫而已!”

  “倒很有自知之明!”

  林寂翻了个白眼,她的功夫就和段誉的六脉神剑似的,时灵时不灵!

  “走了!”白泽说着,拎着林寂的衣领往她丢回院子里。

  “什么声音?”林氏听到院子里的响声,记得前几日林寂有嘱咐,就披上衣服出来看看。

  林寂急忙回头看,只见背后空无一人。

  “没事,是于婶家什么东西倒了吧!”林寂大声说。

  次日,林寂给大家布置任务就是将昨天使用的用品,全部洗刷干净,然后店内大搞卫生,然后休息。她这个人的性子其实是比较懒散的,不想把别人、把自己逼的太紧,弦太紧了一定会断的!

  “姐,门外来了二个人找你!”林静到小库房喊她。

  “找我?什么人?”林寂不知。出了铺子一看,是二个背工具的汉子。“二位找我?”

  “是林家大姑娘吧!”

  “是啊!”

  “早上有二位公子找的我们,说您家里的院墙要加高,让我们直接过来!”

  “……进来说话吧!”林寂将二人让进里屋。“我们家的院墙吧,暂时不用加高!让二位白跑一趟,要多少钱,我付给二位!”

  “不用,让位公子给了我们一两银子呢!说姑娘家里有什么活计,让我们都给做了!”

  “这样啊!”见他们诚实,林寂想了想说“那二位看这样可好,我家过些日子要重新翻修一下店铺和房子,到时候我去找二位可好!那一两银子就当订钱!”

  “那敢情好,找我们兄弟姑娘就放心吧!”

  “那到时候人手不够,就请二位再帮着找些工人啦!”

  “没问题!”二位瓦匠说。“我叫张大虎,他是我兄弟,你就到城西那片劳役市场一打听,都知道我们!”

  “那行!”林寂也不怕他们跑了,这二兄弟能说出给了他们一两银子,肯定也是实诚人。

  送走了二兄弟,林氏上前问“这什么情况?”

  “娘,咱们晚上吃豆腐吧!走,去于婶家买东西,连着坐坐!”林寂所问非所答。

  林寂拉着她娘出门,顺手用油纸包了几块曲奇和点心。

  “于叔,忙那!”于家豆腐坊,于光德在铺子里边磨豆浆边招呼客人。“于叔,我要一块豆腐,一会来拿啊!于婶和春兰呢?我找她们!”说完扬了扬手里的油纸包。

  “在里屋呢!”于叔低着头说。

  “你于叔怎么感觉心事重重的!”林氏小声说。

  林寂耸耸肩,表示不知。

  于家的院子是纵深的狭长形,比林家能小了近一半。现在是二大家子人住着,想想就挤得慌。田家媳妇在院子里靠着西厢的门做针线,见二人来了,起身尴尬地笑笑。

  “于婶呢?”林寂问。

  “在正屋呢!”她回答完又坐下继续做活计。

  “于婶,是我,林寂!”林寂站在正屋门口说。

  “哟,是你们娘俩呀!快进来,今天怎么有功夫来?”

  “这不是昨天总算是忙完了!”林氏说着,跟着于氏进了屋。

  “我们家一直忙,知道于婶娘家姥姥来了,也没来见见,今儿这不是过来看看吗?这包点心给老人家尝尝,您也别嫌弃!”林寂说。

  “寂丫头不用这么客气!”

  “怎么没见春兰呢?”林寂问。

  “这丫头这些天就和我生气呢!这不是把她原来住的那间正房给腾给她姥姥住了吗!”

  “哦哦哦!”林寂明白了。“我刚才进来时见买豆腐的人挺多的,今天怎么也没见您外甥在外头帮忙呢!”

  “他……他昨天搬东西的时候摔了跤,今天在屋里歇着呢!”

  “看大夫了吗?”林氏关心地问。

  “小孩子家家的,就摔破点皮儿,哪还值得看大夫!”

  “这样啊!那我们就不打扰了,我和娘就先回了!”于是,林寂扶着她娘,取了豆腐就回家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