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一世也逍遥

第四十二章 夜访

重生一世也逍遥 树九是棵树 2137 2020-07-23 07:54:08

  这位齐先生就是李知县的恩师,林谧借着她去送餐食的机会悄悄和她说了,李大人已经将自己引荐给了这位博学洪儒!“夫人,我就不去了。麻烦夫人引见,我让幼弟送去即可!”

  “也好!”

  “然后我再拿二盒送给黄掌柜!其它的礼盒夫人处理即可!”

  “那敢情好!”李夫人也不客气。

  林寂就发现了,这怎么谁也不和她客气呢!她这是该高兴?还是不高兴?

  待客人走的差不多,林寂就开始让人帮着收拾家什器皿。除了一些调料外,其余半成品的食材林寂都给李府的厨娘,不过老实说真的没余下什么。林寂有点咋舌,其实她准备了是差不多二倍的量!

  李夫人也不是小气的人,余下的糕点都让家里和黄家来帮忙的下人分了!众人自是非常高兴,一拥而上,秒没。

  徐海帮着将各种家什和其余诸人都送回林家,林寂则是一个人驾马车在门口等着林谧。约一盏茶的功夫,见李府管家陪着林谧从县衙走出。林谧回身向管家致了谢,兴奋地向着林寂一溜小跑。

  “手里拿的是什么?”

  “是老师送我书!”林谧兴奋的说。

  “都叫老师了?”

  “是,齐先生问了我学问,说明年我考完童生后可到洵州府的南风书院读书。”

  “真的啊!不错不错!快上车,咱们回家!”

  林谧没有进马车内,而是坐在车辕上。“大姐,到时候我可以去吗?”

  “当然了!”

  “可是,我要是去了,平时就见不到姐姐和娘了!”

  “还有一年时间呢,谧儿现在不要想那么多!先考上童生再说!谧儿怎么知道,我们就不能搬到洵州去住呢?”

  “真的?”

  “当然是真的!”林寂真是这么想的。这小小的平阳,就这么大的一片天,林谧的眼界不应该局限在这里,她和林静又何尝不是?

  还没到林家铺子,林寂远远地就看门前的小榆树上栓了二匹马。林寂让林谧先进门,自己则将马车赶进院中。

  林寂瞧见那二尊神坐在窗口的一张桌子旁喝茶。林氏和林静在厨房里忙活,周家大娘和那三兄妹已经不见了人影!

  “沈大哥,真的是你们呀!”林寂热情地打招呼。“白公子!”然后一本正经地行了个礼。“我在李府的时候就听人说来了一青一白二尊神,我就猜到是你们!我还以为你离开了呢!”

  “我们本来听那小鬼说李府秋宴是你家承办的那个自助餐,能有什么新鲜玩意,就去凑凑热闹,没想到还是那般无趣!我们坐了一会儿就走了!”

  “没办法啊,谁让你们是贵客呢!”林寂说,去厨房帮忙端菜。

  “你们一直都没吃东西?”

  “我吃了几口,子霖没吃!”

  “……”林寂都能想象出这位白公子当时的嘴脸。

  “串串没有多少,我娘都给煮上了,又给二位做了点别的,一会尝尝!”林寂把一份野猪肉炒辣椒放到桌上。“要喝酒吗?是我娘自己酿的李子酒。”

  “好啊!”沈凌不客气。

  林寂去地窑取了坛子酒给二人倒上。

  “好酒!”沈凌喝了一口,称赞。

  今天没用沈凌废话,白泽自已捡了块肉吃,又抿了一口酒。

  “串串来了!”林氏直接端着砂锅放到了桌上,“串串只有这么点了!今天先吃着,以后什么时候想吃了再过来!”

  “谢谢婶子!”沈凌说。“你们家开茶水铺子可惜了,要是开饭庄,生意肯定好!”

  “家里都是孩子,能开个茶点铺,不愁生计,我已经挺满意了!”林氏笑着回答,又去厨房拿了几样吃食——几角披萨、四个鸡翅、半盘鸡米花!

  “林姑娘买了马车了?”沈凌边吃边问。他夹了个鸡米花,沾点李子酱,甚好,于是就给白泽也夹了几个。

  “是啊!小白马叫汤圆……”

  “噗……”白泽一口酒险些喷出。“这名字……”

  “哈哈哈哈,好名字!”沈凌大笑着说。

  “对了,红日可有喂过了?”

  “在客栈喂过了!”沈凌答道。“今天我二人就住在城中!”

  “哦哦哦!”

  沈凌白泽二人将食物吃个精光,起身告辞时又要付钱,被林氏非常坚定的拒绝了。“这怎么行,二位公子每次都给那么多银子,还送了我们一头猪,这顿饭怎么可能还让二位付钱。”

  “就是!”林寂附和。

  于是二人也不再坚持,道了谢便离开了。

  送走二人,林寂马上关上店门。“哎呀,累死了!娘,快洗洗休息吧!”

  于是林家各人自去休息。

  林寂跑去马棚将马车卸下,拉着汤圆到井边让它吃喝,自己则打了水给它擦洗。“也就今天他们都累了,没心思管你,平时都轮不到我!”

  “哼哼哼!”

  “你在笑我吗?”林寂拍拍汤圆的头。

  汤圆的头在她手心里蹭了蹭。

  “你这是在撒娇吗?”林寂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媛媛现在怎么样了!”刷完马,林寂又给它疏理了一下马鬃。“我家汤圆真漂亮!”

  忽地,林寂感觉有个影子一晃而过,顺势看去,不禁长叹一声。

  这古代人真的是太没有安全感了,太没有隐私了!一个颀长的白色身影在她家屋顶上月下独立。

  “说上别人家屋顶就上别人家屋顶!”林寂腹诽。“不知道我家都是女眷……还有小男眷吗?”

  怕吵到娘亲,林寂比划了一个“你下来”的手势。白泽却比划了一个“你上来”的手势。

  林寂摊了摊手,表示上不去。

  白泽略一思索飞身从房上飘然而下,落在林寂身后,拎着她衣领将她提到屋顶。

  “你当我是猫啊!”

  “猫要提后颈!”

  “……”重点是这个吗?林寂翻白眼。“不知白公子夜晚前来有何贵干?还上别人家的屋顶!”

  “夜晚来女子家中不合礼数。”白泽说。

  “擦,那上人家屋顶就合礼数?”林寂腹诽。“如果白公子无事,我就休息了!深秋时节,天气寒凉,白公子也请回吧!”

  “为何?”白泽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