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一世也逍遥

第三十五章 舍命不舍财

重生一世也逍遥 树九是棵树 2016 2020-07-20 17:00:00

  终,人忍住走火堆旁,蹲又蹲,找根树枝戳戳猪腿,沈凌。“抢鱼,就切完肉送!”沈凌诚恳。

  “倒切肉,怕嫌弃!”白泽瞟自己一,林寂急忙解释。

  “……”周平敢吱。

  “行,,吃吧!别蹲,再老人衣服弄脏!”沈凌找片大叶子洗净切肉片放,塞季白。

  “里吃!”完就其几人一坐。

  “……”其人无语。

  “辟,一啊!”沈凌。

  “人太爱!”林寂。

  “肉香!”周平。

  众人吃一,一条猪腿吃七七八八。熄火,聚河休息。

  林寂又跑枣红马身一脸谄媚撸,“沈大哥,一匹马少钱?”

  “红日?”

  “叫红日?”林寂脑筋又跑偏,“运就算颠沛流离,运就算曲折离奇……”

  “呀!马匹,应该万吧!关键价无市,宝马难寻!”沈凌意。

  林寂听价就缩手,“豪车”,摸!外一摸掉几根毛,赔!

  “怎买马?”沈凌马比人一。

  “!……随便买一匹!”

  几人又聊一阵,沈凌白泽身准备离。沈凌帮将野猪双腿系固定一根木杆。“行,算特别沉!”用手提提。

  “沉!”林寂周平满黑线。舍舍财,拎!

  “期!”沈凌跳马,笑冲二人。

  “等一!”林寂怀里摸一油纸包,里面带路吃一曲奇。“沈大哥,,少,碎,就嫌弃就当零食吧!”,就将纸包递沈凌。

  “何!”白泽插话。

  “擦!”林寂心。“……白公子,您穿白衣吗,外一蹭油,就!”

  “无!”白泽。

  “……”林寂真无语。“您凌大哥路,您一吗?”林寂无奈。

  “!”完,白泽拍马离。

  “别搭!”沈凌,接纸包,放怀里。

  “无,习惯!一路保重!”林寂咬牙花子。

  见二人骑走远,林寂野猪。“咱俩怎拿啊!”

  “抬慢慢走吧!”周平。

  “!最大路遇马车!”

  “马车难,牛车容易!”周平。

  “车就行!”林寂求高。

  抬野猪,装蜂蜜桶轮换拎,走走停停,一里路休息、四!就半辰,终走车土路。

  “等一吧!实车,咱再走!”林寂。

  “!”周平累惨!

  等一柱香功夫,就见远远一辆牛车走,二人急忙站身招呼,一,刚县里。

  车夫话,车坐人一见二人模,血淋淋猪就车。

  “柱子,俺花钱,让死猪坐一辆车!”一妇人。

  “死猪,等吃香死!”车夫客气。

  “大叔,俩实搬,麻烦帮帮忙,付倍车费!”林寂。

  “俺管,反俺先车!乡里乡亲住,钱,就赶车。”另一妇人。

  车夫应该敦厚人,听倍车费,虽心,却面露难色。“姑娘啊,俺办法,乡亲,赶!”

  林寂一道,就面人:“位大叔婶子,弟弟实走!,位每人五文,麻烦再等辆车或者走县里,算太远。”

  村县里,牛车车费每人2文,人一离县里远,挺走一辰,白赚文错。懒走,一再花1文拦一辆车行。就答应。

  人拿各自东西车跳,接林寂钱,乐呵呵走!

  叫柱子车夫帮猪、木桶抬牛车,见二人坐,就拉牛车继续走。

  “大叔!大叔?”林寂牛车道。“吗,您行吗!您帮找一屠户,猪杀,您再送。您十文,再一块猪肉,如何?”

  “猪肉啊!行啊!今里孩子肉吃!”汉子笑。村子县里往拉车,周围人形挺熟,林寂介绍一小西庄屠户,姓聂!

  “哟,野猪小啊,150斤,抓?”聂屠户打量一二孩子!

  “,一朋友帮杀!”

  “朋友高手,一刀毙!”

  “呵呵呵!”林寂笑。

  “,杀猪呢80-100文,猪死,大,就收50文吧!”聂屠户,“猪水、猪血,吗?”

  “猪肝,其!”

  “行,30文就行!”

  “交!”林寂磨叽,猪大肠,实懒收拾。

  “野猪皮帮剥吧!”

  “题!”

  野猪毛又黑又厚,林寂道玩意做笔或者刷子,决定找人换钱。

  聂屠户手脚麻利,一就将猪肉大卸八块,找竹筐将猪肉、猪肝、猪腿放。

  “麻烦猪毛帮除吧!”

  “!”所谓术业专攻,林寂里难,屠夫举手之劳。

  一切弄妥当,林寂付钱,让屠夫帮切一条肉送车夫。

  车夫自感激,条肉二斤,买2、30文。更殷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