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一世也逍遥

第十五章 周家

重生一世也逍遥 树九是棵树 2018 2020-07-13 17:00:00

  姐妹二人回到家中,放下东西,茶都没喝一口,林寂就拉着林静去看那个闲置的烤炉!

  林氏看着女儿那急吼吼的样子,长叹一声,“老天,我是做错了什么?”

  那二个烤炉都砌在在厨房后一间小屋子里,因已闲置,那小屋现在的身份是柴房。

  林寂进屋一看,乐得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了。这二个烤炉,一个是挂炉,原来应该是烤鸡烤鸭用的;另一个是圆顶的明炉,炉堂很大,若论空间,相当于二层的商业用烤箱了,还有一个铁制的炉门,但是密封性一般。左右内里三侧均可放置木炭。林寂想着,这个烤炉如果以后有时间可以进行一下改良,让它上下都可以发热!但现在就样使用,也是可以的!烤一些比如披萨、蛋挞、派、曲奇等不成问题,但是蛋糕和面包,因为烤炉密封性不太好,暂且罢了!不过,她原计划就打算做蒸蛋糕的!

  “娘呀,我有个想法!我想用这个烤炉!:”林寂对林氏说。

  “随你,别把屋子点了就行!”林氏说。

  林寂真想亲她娘一口!

  有时候她真觉得林氏对这个女儿的纵容有点过份了!“所以要把这屋子收拾出来!可是我还有很多其它事要做,收拾屋子的事情,能不能找别人帮个忙,我们付工钱!”

  “行!”她娘的回答再次让林寂感觉这真的是亲娘!

  “我去看看周家那俩小子在没!”话毕,林氏就摘了围裙出了家门。

  周家住在离他家向北不过一里地的胡同里面,可是,仅这一里路,和街面上相比却是天差地别,贫民窟不至于,但也都是些很陈旧的土坯房。周家老三此时就在胡同口的街角上卖果子。

  “平啊,你家小四儿呢?”林氏寻到他时见他正拿了根棍子在地上写字。

  “可能家去了!今天早起我娘又有点咳嗽!”周平见是林婶子,急忙站起身行了个礼,笑着说。

  这周姚氏是个寡妇,他男人死了有7、8年了!她一个拉扯着四个儿子一个闺女,甚是艰难。

  大儿子周胜不过19岁,给一家地主当长工!老二周宁17岁,以前也是给人做长工,可是因为打架断了腿,现在走路不利索,在家家具铺子里给人打杂,这老三小子和四丫头是个双生子的,今年14岁,和林静同年。三小子原来给人家当学徒的,可是东家少爷说他偷东西,给撵了出来!现在没事就只能在街上卖卖菜和瓜果什么的!老疙瘩刚满12岁,一天到晚在街上闲溜达!林氏和周家的关系一直还不错,林家劳动力不足,所以但凡有些力气活就找周家孩子来做。平时茶铺里有给客人送东西的跑腿活计,林氏都会让小四儿去送,赚几文贴补家用也是好的。

  “可看了大夫了!”林氏问。

  “没有,我娘说养几天就好了!”周平说。

  “那怎么行!得,我上你家看看去!”说完返回铺子里取了些东西,就往周家去了。

  两家离的不远,不到一刻钟就到。周家的房子也是低矮的土坯房,虽然旧但并不破败,他家里儿子多,又都很勤快,将家里房舍修缮打理的很好!

  “林婶子!您怎么有空过来!”

  林氏刚进院,就见周家唯一的女儿周青从屋里迎了出来。“青儿呀,你娘呢!”

  “在炕上躺着呢!”说完,周青的眼神黯淡了很多。

  林氏见状,急忙进屋,见周姚氏脸色煞白的躺在炕上。看有客人来了,就想挣扎着起来,却累得咳了起来。

  “这不看大夫怎么行!喜儿呢?”周喜是他家小幺的名字。

  “去打水了,一会就能回来!”

  “一会回来,让他快去找徐大夫来看看,这咳嗽可大可小!不能就这么挺着!”话音刚落,就见周平和周喜一同进了门。

  “娘,你好些了吗?”周平一脸忧色的进了家门,担心地问。

  “恐怕没好!你们二个谁去请徐大夫了!”林氏说。

  “好,我这就去,我跑的快!”周喜面露喜色,本来他们是要请大夫的,可是他们娘说什么也不肯!现在有林婶子发话,他娘肯定就不能反对了。他扔下水桶,就跑了出去!

  “他婶子啊,你怎么这时间过来了!”周姚氏勉强挤出个笑容问道。“寂儿可大好了,我听人说她醒了,还想去看看呢,只是这身子……唉!”

  “寂儿好着呢!一刻也不得闲的!”林氏挺是欣慰的说。

  “你家寂丫头就是能干!也难为她一个姑娘家!”

  “可不!”林氏感慨。“她最近又鼓捣出不少新点子,想要用家里的大烤炉!那屋子我一直都当柴房了,想找人收拾出来,这不上你家找人来了!”

  “就这事啊,那让平小子跟你去吧!”

  “不急!等一会大夫来了再说吧!”林氏坐到炕沿上,看着周杨氏的样子,“可是又有什么难事?”她问。

  “唉!都是我不好,连累孩子们!”周姚氏叹了一口气。“昨儿,来个了媒人,想给胜儿说亲,可是一看咱家这样子,人就走了!要不是我这身体这么差,他爹当年病时又欠了不少钱,我家这几个孩子怎么能遭这么大罪呀!”说完,她就掉下泪来。

  周家老大眼瞅着快20了,也没说上一门亲事。

  照理说他家三个儿子做工,加上周姚氏和周青平时也做针钱,生活应该不至于这么困难,只是当年周家男人大病的那一场欠了人家近十两银子也没救过来。之后周姚氏也总大病小灾不断,一家子的日子就越来越艰难,欠的银子到现在也没还清。

  林氏又劝了她几句,没想到一直站在旁边的周青突然“扑通”跪了下来,“青丫头,你这是做什么?”林氏急忙想要拉她起来,就见那孩子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说:“林婶子,您收下我到您家当学徒吧!平常您老白接济我们,我们都不知道要怎么还了您的大恩,您收下我,我做牛做马还您的恩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