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一世也逍遥

第四章 这也太穷了

重生一世也逍遥 树九是棵树 2012 2020-07-09 10:54:43

  林寂一路也见不少人拎着装水的家什往冒烟的方向跑,进了院子,就听见那几个女人,有喊少爷的,有喊着一个什么名字的,一个女人一边喊着我的儿一边往冲,却被其它拦了下来。见她那站都站不稳的样子,进去了就是送死!

  见此情形,林寂当即明白了屋里有人,恐怕还是个孩子!她想也没想,看院中有口水缸,跑过去,拿起水瓢,将自己浇了个透心凉就往火海中冲了进去。屋子不大,但也不是普通人家的一进屋一目了然,她一面控制着自己少呼吸,一面静下心来,很快就听到内室有孩子的哭声,便顺手拾起一把椅子,在墙边一磕,椅子立时便散了架,她拿着木棍,将身边着了火的家什推得远些,小心的跨进内室,抱起孩子,没想到走到外室时,一根房梁从天而降!

  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林纪这只“鸠”已经占了“鹊”巢。

  真正的林寂是死了,还是穿越到了未来呢?林纪希望是后者。既然老天有这样的安排,那她就好好代替“她”走完林寂的人生吧!希望“她”也是!

  “所以,林嫂子,林姑娘,您们一定要受我这一拜!”说完,李夫人和她女儿又要下跪。

  林寂的嘴角一抽抽,古人这动不动就跪的,是病啊,可是没法治!“李夫人,你要是再跪,我肯定要下床,大夫可说了,我要是随意走动,这腿可就废了!”林寂煞有介事地说。

  林氏一听,见没人注意自己,白眼一翻。编吧!本来她的大女儿是挺耿直个人,现在怎么也这说瞎话,脸都不带变色的,真是越来越随自己了!林氏也不知是忧是喜,心中五味杂陈!

  “啊,这么严重,这让我可怎么过意得去啊!”说完李夫人急得快掉下泪来。

  “别别别!李夫人,您可别哭,我是说要是下地走动,在床上坐着,就没事了!”

  听她这么说,李夫人虽不相信,却也没办法,只得放平心境,坐回椅子上,又见林氏问她小儿如何了,二人就你一言我一语的聊了家常。

  林寂此时方有机会打量这位李夫人,见她年纪30岁上下,非常清瘦,肤色很白,甚至可以说是苍白,一方面因为身体原因,一方面也是疏于保养。身上穿着淡紫色的衣裙,很是清雅,但和富贵华丽不着边,看着旁边安静坐着的李小姐,也是差不多的状态!从她们和林氏的谈话内客里,林寂已经听出来,这位可是知县大人的正妻和嫡出大小姐!正所谓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这知县就算没有十万,一万总有了吧!再加上各种商户的“友情赞助”什么没有的,不至于穿戴成这样吧!林寂试着搜索了一下原主记忆,关于这方面的,完全没有,可能因为受伤,记忆丧失了?林寂不确定。

  “林嫂子,时候也不早了,我们也不打扰了,等林姑娘身子好了,我们再来拜谢!”

  “林姑娘,身子好了!”林寂听了这话,真觉得牙疼!我又不是林黛玉!

  那李夫人站起身来,从袖子扶出二个银锭子,放在桌上,“林嫂子,这十两银子,是我感谢林姑娘对小儿的救命之恩!我知道这实在是太少了,不过……”

  “这怎么行!”没等她说完,林氏就拿起银锭子塞到李夫人手里,“李大人平时爱民如子,要不是有李大人在,我们这一家子妇孺必得受人欺辱!我们本就感激,不知何以为报,如今怎么还能收李夫人的银子!”李夫人的羸弱的小身板怎么对付得了林氏,没几个回合,她就放弃了!转念一想,大可不必执着于这一回,日后总有机会报答。

  林氏将李夫人送走,返身进来,见林寂无事,就回厨房将饭菜做好,一家四口就在林寂屋里摆了放。林谧早就将桌子拉到床边,这样林寂不用下床就可吃饭。四方小桌,四人各座一面,林寂又使劲想了想,脑中一片空白,看来她真的没有继承原主记忆,否则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没有关于她父亲的记忆。

  晚饭很丰盛,四菜一汤,她的胃口一般,但看着其它人对她的关怀之意,恐怕她若不好好吃,那三位也吃不香,就逼着自己吃了一小碗饭。

  饭后,谧儿回房温书,娘儿三个就坐在林寂屋里说话。

  “那李夫人送了好些鸡蛋,猪肉,还有几样补品!我都收了,要是不留下,恐怕她也不能心安!”林氏说。

  林寂一想,是这个道理。“娘,这李夫人真的是知县夫人?”林寂不经意随口一问。

  “这不是废话!”林氏瞪了她一眼。

  “娘,我这不是被房梁砸了么!很多事情都记不清了!”

  “砸的是腿,又不是头!”林氏看着自家闺女那一脸硬装出来的傻样,就想锤!

  “这不是转移了吗!”林寂顺口胡诹!

  “姐,这还能转移?”林静也不信,一脸,“编,你就编吧!”的表情。

  “当然能!”林寂一本正经,“那烟不是给我熏坏了吗!”林寂强调。

  这话,林氏倒是相信的,以前别的村子里有的人,就是被烟熏了以后,脑子不好使了的,其实就是现在的一氧化碳中毒。

  “寂儿,以前的事,你还记得多少?”林氏关切的摸了摸林寂的额头。

  “嗯……有的记得、有的不记得,断断续续的,反正也没什么,也许以后慢慢就想起来了!只是我外一问出了什么傻话,你们别当我又犯病了就行!”林寂不想让她们太过担心,就如此这般说。

  “娘知道了!”林氏回答。拿起桌上一个小簸箕,打起了络子!

  “娘,我看知县家过得挺紧巴啊!”林寂又问。

  “是啊!那十两银子,李夫人不定怎么才攒下的!”

  “不至于吧,那也太穷了,怎么说也是知县!”林寂想着。

  知县诶!相当于县长啊,公务员!工资不高架不住福利好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