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一世也逍遥

重生一世也逍遥

树九是棵树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20-07-10上架
  • 444009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命运的嘲弄

重生一世也逍遥 树九是棵树 2003 2020-07-08 21:57:24

  人的命运往往会随着一个脑抽的想法而改变。

  晚7点55分,林纪在她的奶茶店闭店前最后一刻接到了一个外卖订单,一看地址,离她住的地方很近,隔壁小区,极其顺路。俗话说,赚钱不积极,脑子有问题。于是她快速的接了订单,做奶茶,打好包,关好店门,拎着袋子扫了一辆共享单车往买家的方向骑去。

  隔壁小区她熟门熟路,很快就完成了这个订单。那位顾客家住一幢30层左右的高层住宅的15楼,下楼的时候,她一看二部电梯均在低楼层往上行,想着就还要等一会儿,“反正是下楼,也不累,就当运动吧!”她这般想着就顺着安全通道的楼梯慢悠悠地往下走,她边走边刷着微博,走到7、8层左右的时候,就闻了一股怪味道,“这味道,谁家煤气漏了……”她刚想到这里,“轰……”一声巨响,夹杂着一股热浪向她袭来!

  “靠……”这是林纪留给这个世界的告别,也是最后一声……遗言!

  热浪推着她飞起、滑行、再滑行……

  “这不对呀!”林纪想着,理论上她不应该还有时间来思考,正确的方式不应该是几秒内完成一波完整的爆炸过程吗?被冲击波带着飞起,皮肤被灼伤,撞到楼道的墙上,或者楼梯间墙也被炸烂了,她被炸到其它的人家里,身体被各种爆炸物刺伤或者刺透,然后死翘翘!她不知道自己所想的这些细节是否符合爆炸的科学原理,但是她真的尽力了!可是现在,她居然还有时间来思考这些?这是飞到哪了?难不成从窗子飞出去了?相比于从楼下掉下去摔死,还不如直接炸死了省事。7楼而已,早该落地了吧!林纪突然想起了《野良神》里反地球引力的经典坠楼桥段。我去!她都服了自己,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闲心想这个!

  终于落地了吗?她感觉到自己的背部实实在在的接触到了一个平面,很踏实,还有点暖,最重要的是她没有感觉身上并没有碎裂的痛感。

  “娘,娘……你快来,大姐动了!”

  林纪听到了一个稚嫩的女孩声音。“还‘娘’,真是够了!”她想着,这妹子戏挺足。

  “寂儿?寂儿?”

  接着有人在轻轻的推自己的胳膊。“这人居然认识我,可是这‘纪儿’是几个意思啊?真肉麻啊!”

  眼皮好沉啊,像被醋泡了似的,酸溜溜儿的,怎么也睁不开!林纪缓和了一会,觉得眼皮和脸上肌肉的感觉正常了,就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视野从模糊渐渐变得清晰,眼前一个妇人和一个小女孩正关切还有点惊喜的盯着自己。

  “还是死掉了呀!”林纪看清那妇人的长相,心还是一沉,只是,这种心情,很快的被一种喜悦取代了,“妈!”她使出了全身力气,冲着那妇人喊了一声!

  “麻?哪里麻?腿麻?娘给你揉揉!”说完,那妇人坐在床边,掀开她的被子,就往她林纪的腿上按去。

  “妈妈妈!我腿不麻!”林纪一把抓住她的手。眼泪汪汪的看着面前的母亲。

  死了就死了吧!死了还能看到母亲,值了!更何况母亲这里好像还有一间屋子,什么时候地府这么人性化了,不转世还能在这居住,只是有点落后啊,看这家具摆设,看她妈的这一身衣着妆扮,明显还是古装啊!

  “你这倒底是‘麻’还是‘不麻’?”那妇人看着自己女儿这一付傻样,问道。

  “麻不麻?”林纪咂吧着这话,突然意识到,她手里握着的一双手是暖的。她惊的一缩手,捂住嘴巴,思维极其跳跃的她,意识到一件事,也许她没死,是穿越了!

  “哎呀,我头疼啊!”说完林纪快速的躺下,把被子往头上一盖。她想借此来争取一点思考的时间。

  “寂儿,寂儿!”妇人关切的叫着自己。“快!静儿,去找徐大夫!”那妇人吩咐旁边的女孩,然后再一次无措地看着床上的林纪,不知如何是好。

  “好!”女孩闻言跑了出去。

  真应该颁给她一座小金人儿啊!林纪在被窝里想着。

  “寂儿?”听到妇人又的叫自己,再加上被子里着实有点闷,林纪将被子拉开,从里面露出半个头。她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妇人,她真的和自己过世的妈妈长的一模一样,只是又不一样,因为她的目光里有关切,有着急,还有的坚毅,她的目光是热的。而她的妈妈目光是冷的,落寞的、忧郁的!要是她也是这样的心境,也许不过那么早就去世了。

  怒伤肝忧伤肺,从她小时候开始,母亲不管工作多忙都不能让她充实起来,林纪见她时,她总是郁郁寡欢!不就是一个臭男人吗!这个臭男人,就是她爸,在她还在上小学的时候就因为另一个女人和妈妈离婚,她相信,对他爸爸而言,这次婚变原因,绝不是因为爱情!对于一个一心钻营往上爬的人来说,那个能为他铺路的老丈人才是他看重的吧!她也知道她妈妈的不能放下的原因也不只因为爱,还有不甘。常年忧思,加上身体本身也不算好,她的妈妈在她高二的时候,病逝了!

  “寂儿,寂儿?”那妇人还在叫她。

  “纪儿。”都穿越了,这名字也不换一个,她讨厌自己的名字,她父母之间有什么值得纪念的呢?只是她还不知道,此“寂”非彼“纪”!

  “头还疼不疼呀?”看到那妇人焦急的眼神,她心里一暖,她原主这个“纪儿”真有福气啊!

  “妈,我头不疼了!”

  “那哪里麻啊?腿是不是被砸坏了?”妇人说着又去掀她的被子。

  “没有没有!妈……娘!”林纪知道了,乌龙就出在她的称呼上。“刚才有一点点‘麻’,现在好了!”

  “好了就好,吓死娘了!”说完,那妇人脱力一般坐在她的床榻边上。

树九是棵树

第一次写文,不足之处请多担待,我会改正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