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第57章 你别丢下我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叫我小馄饨 2556 2020-08-31 00:03:02

  修宁拉住快要脱缰的穆非安,几不可见的摇摇头。

  马上就结束了,她不希望穆非安再引起众人的注意。

  至于那个元昼,有的是机会收拾他。

  “非非,要是勉强,就算了吧。”

  修宁特意叫了声非非,话里话外的暗示,穆非安又怎会听不懂。

  轻轻拂下修宁的手,穆非安弯起桃花眼,小酒窝又明显起来。

  笑的甜甜的:“殿下不必担心。”

  想容挑挑眉:“那穆公子喜欢什么乐器?琴瑟琵琶,筝笛排箫等,你随便挑。”

  穆非安摇摇头。

  众人也再度将目光停留在穆非安身上,期待他会有什么花样。

  “千年琵琶万年筝,可唯有一种乐器才能压得住场。”

  穆非安起身的一瞬,大殿的门不知怎的被风鼓开了。

  凉风吹进,众人都清醒了不少。

  少年迎风飒飒,在万众瞩目下,从身后像变戏法似的,掏出了一支唢呐。

  小巧精致,上面还有一层淡淡的光晕。

  修宁的大眼睛睁的更大了。

  他从哪掏出来的???

  穆非安神秘一笑,缓缓提了一口气。

  似乎怕自己气息不够,穆非安一脚踏在矮桌上,手臂和膝盖相抵,唢呐缓缓递至唇边。

  这个姿势,唢呐的方向有意无意的刚好对准一个人。

  就是一个时辰前对他动手动脚,还把他掐破皮的礼部侍郎那个女人。

  穆非安眸中冰冷,她做的坏事不少啊,贪污,收贿赂,对百姓不公等。

  反正她阳寿将尽,他不介意亲自送她一程。

  也是这礼部侍郎几辈子修不来的福分。

  唢呐声起,极为高亢,仿佛穿透大殿直冲凌霄。

  众人心中一震,瞬间通透雪亮。

  这声音,力压一室乐器。

  挂在房梁上的星言差点掉下来。

  穆非安从不轻易拿法器,只要唢呐一出,必是要送人上路。

  只是这么多人在场,星言有点怕怕。

  万一他家大人收不住,把这一屋子的人都吹走了怎么办??

  要知道没有二胡拉不哭的人,也没有唢呐吹不走的魂。

  更何况穆非安已经千百年没有亲自吹曲了。

  一屋子的人,估计至少要伤一半。

  曲调欢快,春回大地百鸟归来,凤舞九天,翱翔在碧空之中,天高海阔,可……百鸟之王陨落了。

  生命进入轮回。

  哀乐阵阵,偏偏穆非安越吹越快,室内众人含泪带笑,竟被折磨的疯疯癫癫。

  曲中的命运轨迹一轮又一轮,道尽了凡人一生,磕磕绊绊起起伏伏,最后还不是一幅棺材一抷黄土。

  从生到死,劝人看开。

  曲毕,穆非安归元平息。

  星言明显看到礼部侍郎快离魂了。

  黑白无常坐着快递车在赶来的路上。

  修宁心底的戾气彻底消失。

  不知不觉蹬直了双腿,想,想躺下。

  如果再盖层被子或者白布什么的,就更好了。

  意识到自己这个诡异行为的修宁震惊,穆非安这吹的什么?

  差点没把自己送走。

  可少年一身风骨潇洒不羁,被风吹起的薄纱如云坠雾,竟像与凡尘脱离。

  “你给我坐下!”修宁一把拉回穆非安。

  目光往下巡视一圈,众人像入定了般安静如鸡。

  而且每个人的腿都伸的笔直笔直的,上半身后仰,双手都交叠在胸前,安详闭目。

  仍然沉醉在穆非安的曲调中。

  看来还只有她最先缓过神来。

  修宁好奇,低声问道:“你吹的什么曲子?”

  竟能让人感受从生到死,大喜大悲。

  气绝山河荡气回肠,有一瞬间修宁都看到黄泉路上的彼岸花了。

  而他本人却视若无物,超然世外。

  这等格局,绝不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能拥有的。

  穆非安神神秘秘的蹭到修宁耳边,热气若有若无的喷过去:“送殡用的……”

  修宁:“……”他可真是什么都敢吹。

  穆非安唇角勾起,两腮上的奶膘又鼓了起来,利落的打了个响指。

  众人接连回魂。

  对穆非安的曲子赞不绝口,声泪俱下。

  有些人甚至想立刻告老还乡,寻找世外桃源。

  争名夺利有什么意趣?

  到头来谁逃得过那块棺材板?

  潇洒快乐一生才是不辜负自己。

  元昼面色铁青,握紧了袖下的双拳,讥讽穆非安的话终究说不出口。

  两个人的境界根本不能比。

  他围绕着修宁,且是在暗处偷窥,不见天日。

  而穆非安则像世间的守护者,为众生而活,修宁就是他放在心尖上守护的那一个。

  只是凭什么?

  他不过就是个妓子而已!

  虽然元昼不想承认,但他还是认清了这个事实,他遇到了劲敌。

  不铲除穆非安,他就永远没有机会上位。

  穆非安瞥了元昼一眼,傲娇的扭过头,又往修宁身边蹭了蹭。

  哼,跟他斗?还嫩的很。

  **

  回府的路上,马车晃晃悠悠。

  穆非安坐在修宁旁边,不停地揉着衣角。

  修宁深深的看向他,心中一片了然。

  穆非安今晚所作所为,都是设计好的。

  无论如何做作,最直接的打算,最终的目的,就是让她带他走。

  换句话说,他还是想进府。

  可她偏偏看不得他被一群女人调戏,看不得他穿成那样招摇。

  “穿上。”修宁一把扯过披风,扔到他身上。

  穆非安一哆嗦,默默拉过披风,乖巧的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

  修宁不是傻子,平时话虽不多,可是冰雪聪明,万事心中有数。

  更何况这件事是他有错在先。

  是他利用修宁对他的那点特别,才逼的修宁不得不将他从礼部侍郎手里救下来。

  穆非安心里打鼓,没有万全的把握。

  少女的心思深的很,此刻她沉默不语,倒让他如针扎一般难受。

  他不确定她会不会生气,也不确定一怒之下会不会将他赶走。

  穆非安认命的叹息,已经到了这地步,脸是肯定不能要了。

  反正他不想再回水漾轻寒。

  他只想跟在她身边。

  穆非安蹲下,将头搁在修宁的膝上,身上的披风滑落。

  紧紧的抱住少女的双腿。

  修宁正盘算着府里让穆非安住哪,以什么身份留在公主府。

  突然腿上多了个挂件,让她措手不及。

  “干什么?”

  穆非安抱她抱的更紧了些,开始抽抽搭搭:

  “我,我会治病救人。”

  “嗯。”

  “我会洗衣服做饭打扫杂务。”

  “哦。”

  “我还会很乖很乖……”

  修宁冷漠的看着穆非安的眼泪有开闸放水的趋势,及时打断他,

  “你到底想说什么?”

  他抬起湿漉漉的桃花眼,白嫩的脸上挂满泪痕。

  还把下巴搁在她膝上,“我发誓真的会很乖,很听你的话。

  你可不可以,别再丢下我了……”

  穆非安又将头埋进少女的膝上,委屈的哭起来,“求求你了殿下,你别,嗝,别不要我呜……”

  他真的不想再回水漾轻寒唱曲了呀!

  修宁彻底愣住。

  穆非安的泪水已经打湿了她的裙子。

  她做什么了让他委屈成这样?

  再说她也没准备赶他走呀。

  可千万种理由堵在嘴边,却被少年的眼泪哭化了,什么都说不出口。

  良久,修宁揉揉他柔软的头顶,还弹了下他扎的俏皮的发揪,一脸浩然正气,道:“好,我要你。”

  穆非安一个激灵,终于,终于啊!

  历时三个月他终于成功了!

  “嗯!”

  穆非安重重点头,随后哼哼唧唧的往修宁怀里钻。

  修宁迁就的抱住他,小娇气包又受伤又挨打,还怕被抛弃,她就勉强当个好人,抱抱他,反正也不吃亏。

  星言飘在车顶,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不容易啊,折腾了这么久,上蹿下跳花样百出,他家大人终于顺理成章的待在修宁身边了,撒花!

  穆非安也开心极了,搂住修宁的小腰,在她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

  

叫我小馄饨

开始走主线咯~甜甜的沙雕恋爱开始了呀   我带着非非和宁宁上架了呀~   明天上架呀,爆更一万四   小仙女们,看到馄饨的泪水了没?   看到馄饨熬夜的黑眼圈了没?   给个订阅吧!给张月票吧呜呜呜   非非和宁宁两个崽崽太难了呀~   靠你们了(深鞠躬)   我爱你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