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第56章 心机小男主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叫我小馄饨 2163 2020-08-30 00:07:15

  修宁看向元昼,虽然他的话不中听,但说的也不错。

  想容抬手平息剑拔弩张的气氛,道:“曲子而已,何必如此计较?”

  齐深听到想容护着他,苍白的脸上慢慢恢复血色。

  腰板也挺直了。

  元昼又怎样,不就仗着比他有家世吗?

  等他成功嫁给想容为正君,到那时他就是真正的皇家人,元昼什么的他统统都要踩在脚下。

  这样想着,齐深看向想容的目光更加热烈。

  “既然如此,不如我也来为大家奏一曲助兴如何?”元昼离开自己的位置,站到下方。

  众人心里都有些震惊。

  顺安王府仗着百年前的王室血脉一向高傲的很,连宴会都很少参加,今天元小公子不仅前来赴宴,居然还主动站出来为大家表演。

  不能不让众人为之震惊。

  想容怎会不给元昼面子,当然是玉手一挥,道:“那就请元公子自行挑选,想表演什么。”

  元昼微微颔首,再抬眸,只盯住修宁那双漆黑空寡的眸子。

  自从童年初见,修宁就在他心里了。

  虽然他是世家公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但对于修宁,他一直暗中观察的很仔细。

  这些年他所有的兴趣爱好,都是照着修宁喜爱的来培养。

  他就不信,这都不能引起修宁的注意。

  某宁一脸与我无关。

  可她越是什么都不在意,才让旁边的穆非安警铃大作。

  元昼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可别乱了眼前的局面才好。

  也不要到修宁身边来,不然的话,他……

  穆非安眸底一抹焦急,悄悄别过头去。

  花心的女人,你怎么就招惹了这么多男人。

  修宁见穆非安脸都快扭到脖子后去了,甚是奇怪。

  “你脖子怎么了?”

  穆非安桌子下的手在不停地挥摆。

  他想告诉修宁他没事。

  修宁盯住那只被礼部侍郎掐红的手,直皱眉头。

  穆非安不仅是个哭包,还特别娇气,瞧瞧这一身细皮嫩肉的,大概这会是觉得疼了?

  他怎么说也是她水漾轻寒的人,平时靠一双手吃饭。

  这样想着,修宁干脆把穆非安的手拉过来放到自己腿上,一脸严肃的替他揉着。

  好家伙,手感是真不错呀……

  修宁揉着揉着,竟,不想放开。

  穆非安惊讶转过头,修宁在干嘛?

  手上冰凉酥麻的触感直往心里钻,还,还挺舒服的。

  虽然惊愕,但穆非安到底没挣脱修宁。

  两人的手就这样在桌子下面避开众人的视线纠缠。

  可二人的一举一动皆落在元昼眼里。

  更令他妒火蔓延。

  真是多情的殿下啊。

  不过没关系,早晚有一天,他会赶走所有竞争者,堂堂正正站到修宁身边。

  她只属于自己,是他元昼一个人的妻主。

  元昼选了把象牙琵琶,信手调弦,随后一首《入阵曲》落入众人耳中。

  元昼闭眼,琴弦在手里错杂交弹,满心满眼都是修宁在战场上厮杀的样子——

  不顾一切,背水一战。

  若敌军不死,倒下的就是她。

  可从尸山血海里提枪走出来,带了一身血迹的少女,又得到了什么呢?

  血污斑斑,她也只不过是,众人眼中的阴魂修罗。

  没有人理解她,也没人站在她身边。

  就那样一人一马一长枪,一身金甲,一脸冰霜,从地狱里归来。

  她依旧是一个人呐。

  逐月的百姓们欢天喜地,庆祝又打了场胜仗,获得了边境的平安。

  而那个十几岁的少女,却还是在原地踏步,两手空空。

  一曲毕,元昼睁眼。

  他倾注了所有的感情在这支曲子里,战场的嘶鸣,夹杂着他对修宁的思念和默默关怀。

  情深噬骨,元昼双手颤抖,久久不能平息。

  立刻有人接过他手里的琵琶,扶他到席上坐下。

  室内寂静无声。

  修宁攥疼了桌下穆非安的手。

  可穆非安依旧忍着。

  修宁心底翻腾的戾气,那股子战场上的人肉味儿,血腥味儿,再度缠绕在她鼻尖。

  她好像又看到那个为了活下去不顾一切杀出一条死人铺的路出来的自己。

  不是的,她不是一出生就想走上这条路的。

  她讨厌这样的自己。

  更讨厌这样在下方自以为了解她,妄图用琴音拉近关系的元昼。

  明明已经快淡忘自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了,可偏偏,元昼又再度想把她拉回地狱。

  修宁扶额,攥紧了穆非安的手,也只有他的手,才能提醒她还活着。

  心脏跳动的活着。

  想容虽然也被琴音震撼,但还是干笑两声活跃气氛:“元公子好技艺,看看,满屋子人都愣住了。”

  “是啊是啊……”

  下面立刻有人附和,冷场的气氛再度热络起来。

  元昼担忧的看向扶额的修宁,她看起来十分不适,难道是他的曲子弹的不够催心肝吗?

  穆非安磨牙,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狗男人有点东西啊,能让修宁这么难受。

  非非不乐意了。

  “修宁,你没事吧?”穆非安想抽出手摸她额头。

  却被修宁攥的紧紧的。

  “别放开。”修宁眼前一阵迷糊。

  好恶心啊,酒劲太大又兼心神激荡,有点想吐。

  只知道潜意识告诉她,要抓紧他。

  “好,不放。”

  穆非安五指分开修宁细长的手指,趁她迷迷糊糊时心机的挤进她的指缝中,十指相扣。

  然后得意的对元昼送去一个挑衅的目光。

  元昼不甘示弱的瞪了回来。

  看到穆非安都快贴到修宁身上去了,暗骂这个妓子不要脸,公共场合也不知道避嫌。

  妒火熊熊,计上心来。

  “长公主殿下。”元昼站起来。

  想容意外,这个元昼今天是怎么回事,频频出头。

  抢了齐深的风头打乱她的计划,想容有些不满。

  “怎么了元小公子?”

  元昼一脸微笑,隐约带了两分紧绷的狰狞,伸手客客气气的指向穆非安,

  “这位公子想来也是技艺超群,宴会即将结束,不如让他为我们演奏最后一曲如何?”

  元昼冷笑。

  妓子而已,能弹出什么像样的曲子来?

  青楼里的曲子再好,也无非都是像齐深那种缠绵恩爱的曲子。

  格局有限,上不得台面。

  到时候无论穆非安演奏的再怎么好,他也一定要狠狠讥讽他。

  也让修宁看清楚,她身边这个妓子,不过就是个俗不可耐的下九流。

  “穆公子觉得呢?”元昼皮笑肉不笑的看向穆非安。

  穆非安并不躲闪,迎面对上。

  他手伤的仇还没报呢。

  太好了,元昼给了他一个光明正大报仇的机会。

  那他可就不客气了。

  “愿为各位表演助兴。”

  

叫我小馄饨

非非接下来的骚操作~   棒棒!!   老母亲露出白雪公主后妈般的微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