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第55章 女人都是泡椒凤爪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叫我小馄饨 2174 2020-08-29 00:02:05

  穆非安:???

  叫谁非非呢?

  怪不好意思的。

  大庭广众下修宁这一句非非,把所有人都喊愣了。

  九殿下这是在宣示主权吗?

  穆非安红着脸,娇羞的从礼部侍郎身边起来,脚步轻快的飞奔向修宁。

  不管出于什么心理,小宁宁居然给他取小名了~

  一大突破!

  穆非安一阵暗爽。

  可修宁浑身都不爽。

  一把将他拉到身边坐下。

  他被人摸了。

  摸了手,摸了腰,还有下巴。

  还差点被那个肥婆亲。

  该死的男人穿的这么漏!

  她就要叫非非!

  穆非安不管是摇钱树还是头牌,反正从始至终,他都是她的,她的,她的!

  谁也不能跟宁宁抢。

  修宁又把他拉近一点,确定了穆非安踏实的坐到她身边后,才有些安全感。

  “伤哪了?”修宁没好气的问。

  “没,没有。”穆非安将手往后藏了藏。

  “伸出来我看看。”修宁不由分说抓住他的手拉出来看。

  少年白嫩的皮肤被掐红了一大块,两指分明的紫印子,还破了皮,泛着血丝。

  修宁眼底一片浓郁的黑色。

  礼部侍郎,她今后的日子别想消停。

  修宁侧过脸,余光瞥了绿蕉一眼。

  绿蕉作为修宁的心腹,自然明白这一个眼神代表了什么,垂眸退下。

  “痛吗?”修宁狠狠揉了把他被掐的地方。

  刚刚就是这里被那个老女人摸过。

  “嘶……”穆非安直抽凉气。

  本来不怎么痛的,现在被修宁搓的是真的痛。

  “好痛好痛的。”

  穆非安眼角一塌,哼哼唧唧的反手牵住了修宁。

  修宁冷哼一声甩开他的手,“活该。”

  穆非安:(。•ˇ‸ˇ•。)

  她都不安慰自己一下下的嘛?

  穆哥儿最后被长公主送给了九公主,大局已定,宴会继续,虽然是个小插曲,但所有人心里对修宁的看法都有了改观。

  原来冰坨子钟离修宁,也并不是个绝缘体。

  而且看起来,她已经和钟离想容走到一个阵营去了。

  众人嗤之以鼻,装什么假清高,还不是弱者依附强者。

  而男宾席的齐深却不这么想。

  钟离修宁果然是个贱坯子,居然对一个妓子感兴趣。

  还说什么喜欢自己?

  齐深想想以前修宁写给自己的情书,一阵恶心。

  说什么海誓山盟天长地久,都是骗人的。

  有了这个穆非安,他可能再也享受不到修宁追求他的感觉了。

  不过他一定会再度把修宁的心夺回来,然后狠狠践踏。

  让她知道,他齐深可不是好惹的。

  只是……

  这个穆哥儿怎么有点眼熟,好像哪里见过。

  齐深摇摇头,实在想不起来了。

  穆非安瞥了齐深一眼,骂了句傻比。

  进云中城第一天就见过,只是看齐深现在的反应,怕是早就把那一面之缘忘的一干二净。

  这样也好,省了诸多麻烦。

  只不过齐深作为修宁的心上人,终究是根钉子,不知为什么扎的他心里难受。

  正当穆非安深思时,突然感觉一道灼热且凌厉的目光看过来。

  修宁也感受到了,两人齐齐看过去。

  元昼眼底浓浓的爱意遮盖不住,更是愤恨的瞪着穆非安。

  修宁一懵,她怎么不记得她招惹了这么一朵娇花。

  穆非安忍不住一阵阵皱眉头,有点后悔。

  当初查修宁的时候没有查仔细,导致现在很多细节性的东西都没有发现。

  这个元昼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修宁有点不自在,扶额开始反省自己。

  她自认是个洁身自好的女子,从没有沾花惹草,上辈子唯一追过齐深,可现在对他也无半分好感。

  元昼……

  在她印象里只是个平行线一般的存在,何时与他有过感情?

  头疼,这么多桃花。

  生活始终不肯放过弱小可怜又缺钱的宁宁,嘤。

  “我出去走走。”修宁冷肃起身。

  “怎么了?”想容的视线跟着她抬起来。

  “醒酒。”修宁找了个借口。

  推拒所有人跟着,修宁独自出门,已经七月底,再过半月就到中秋了,天气也没那么热。

  夜风吹来,还有点凉。

  修宁清醒了一大半,坐了一会准备回去。

  “九殿下。”元昼从池塘对面绕过来,脚步有些急切,似乎寻找修宁很久了。

  “元公子?”修宁退后一步拉开距离。

  元昼眸中有了光亮,凑近一步道:“殿下还记得我?”

  修宁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声音不带丝毫感情,“你是顺安王府的小公子。”

  元昼眸中的色彩暗淡下去,原来她真的忘了。

  元昼不甘,想迫切的让修宁想起来,又上前一步,“殿下,你还记不记得……”

  “天色已晚,该归席了。”修宁故意打断他的话。

  她并不想认识他,也不想知道他是谁。

  “私下见面已经越礼,元小公子自重。”修宁话说的重了些,果断拒绝元昼的亲近。

  快步回席。

  留下原地的元昼,痴恋着修宁的背影。

  记不得他没关系,他再重新让她认识就好了。

  修宁回到室内就见到穆非安在座位上坐立难安。

  “你怎么才回来呀?”

  穆非安赶紧给修宁让位置,讨好的拍拍坐垫。

  修宁没回答他,继续坐下来看歌舞。

  穆非安鼓鼓奶膘,修宁又不理他…

  果然女人都是泡椒凤爪,到手了就不珍惜。

  宴会逐渐接近尾声

  想容淡淡的看了修宁一眼,又望了望齐深。

  把穆非安送到修宁身边只是个引子,重要的是让齐深引起修宁的注意力。

  齐深接到想容的眼神,轻轻点头后站起,“各位大人,宴会的最后,不如让各家公子展示才艺,为大家助兴如何?”

  “好!”

  众女人赞成。

  养在深闺的公子自然都是身怀绝技,只不过大家闺秀与歌舞伎不同,不能随便赏玩。

  平时也难得一见各家公子展示才艺,今天有幸,自然要大饱眼福了。

  “既然齐公子提议,那就由齐公子先来吧。”想容顺风提了一句。

  齐深柔和一笑,干净如水:“大殿下之命,莫敢不从。”

  “那就抚琴一曲为大家助兴。”

  立刻有人搬上七弦琴来。

  齐深的琴艺受教名儒大家,自然十分出色。

  一曲《镜花水月》缠绵悱恻,道不尽深闺哀怨。

  斑竹随风荡悠悠,窗前芭蕉几点愁。

  代入感层层递进,众人皆感受到曲子里深深的相思之情。

  曲毕,齐深抬首看向台上,目光朦胧也不知是看想容还是修宁。

  众人鼓掌捧场。

  元昼不屑一笑,站了出来。

  “今日是为九殿下的庆功宴,这种曲子怎配庆功?”

  齐深面色一白,求助般的看向台上。

  

叫我小馄饨

本来说好的28号爆更,   但情况有变,馄饨接到通知是九月一号上架。   所以九月一号爆更1w4千字。   不知不觉已经快两个月了,《判官》的成绩如何,交给大家。   我负责认认真真写,你们就是天意。   我不会辜负自己笔下的故事,更感谢陪我走过两个月日日夜夜的仙女们。   31号晚上的凌晨,也就是9.1日,上架啦。   有空的可以给首订,跪求订阅   (抱拳)谢谢仙女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