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第54章 成败在此一举了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叫我小馄饨 2280 2020-08-28 00:05:06

  想容听到旁边从修宁桌子上传来杯盘碗盏相互碰撞叮叮当当的声音。

  不由得好奇的扭过头。

  修宁周身散发着寒气,死死盯住台下翩翩起舞的穆非安。

  桌面上虽然没有异常,可想容细心的发现修宁握住的那条桌子腿已经出现了裂痕。

  再被她捏下去,估计用不了两口茶的时间,她这可怜的小桌子就要进柴房了。

  “来人。”想容呼唤黄芩。

  黄芩上前一步弯腰:“殿下有何吩咐?”

  想容亲热的握住修宁那条发力的手臂,道:“九殿下的桌子太矮了,她坐的不舒服,去再换一张。”

  修宁眼角瞥过,不动声色的放开奄奄一息的桌子腿。

  “没事,长姐不必费心。”

  想容回给修宁一个温柔的笑,松口气,同时也暗暗得意起来。

  果然她这步棋走的不错,扮演温柔姐姐,再利用穆非安拉进和修宁的关系,那后续之事,就容易多了。

  修宁还是盯着下方魅力四射的穆非安。

  烛火明亮,少年通透的长裤随着他的动作或卷或垂,修长笔直的长腿没有一丝丝赘肉,里面的风景也是若隐若现。

  形成一种令女人疯狂的绝对领域,引人无限深思遐想。

  一曲舞毕,少年微微喘息。

  “穆公子上前来。”想容笑着招招手,只是秀丽的眸底是掩藏不住的一分惧怕。

  这个少年邪性的很,他来到府里后怪事不断,偏偏她想把他赶回去,这穆非安还赖着不走了。

  现在正好,借着庆功宴把他送到修宁身边,既做了人情也解决了麻烦。

  一箭好多雕。

  “大殿下。”

  穆非安略垂首致礼,再抬眸时,目光直接撞进了修宁的幽深古潭中。

  “怎么,穆公子莫不是喜欢我这九妹妹?”想容半开玩笑的试探。

  “奴不敢。”穆非安非常乖巧的遵守自己妓子的身份。

  修宁倒吸一口凉气,眉毛一挑咬牙切齿的扔出一个字,“……奴?”

  他在人前怎么就这么乖。

  在她面前就皮的要死,从来没见他对她卑躬屈膝过。

  所以现在是要唱哪出?

  穆非安盯着修宁,趁众人不注意,桃花眼快速一眨,向修宁抛了个媚眼。

  那浪荡的小眼神看的修宁胸口一滞头顶生烟,脑袋嗡嗡直响。

  这一刻修宁觉得做个禽兽也没什么不好,反正在她看来穆非安是在百般求推倒。

  “穆公子是跟了长公主殿下吗?”下面有人起哄。

  修宁眉尖微蹙,冷冷抬眸,哦,起哄的人是礼部的三品侍郎。

  穆非安转过身面向众人,慌乱的摇摇头,嗫喏着,“奴,奴不敢。”

  少年的柔弱和顺从总能激起女人们的征服和保护欲,更何况是眼前千娇百媚的穆非安。

  “不如你来我府上如何?”

  “或者你开个价,跟我走。”

  “长公主殿下说句话啊!”

  在这些人看来,穆非安虽然是块唾手可得的肥肉,但也不过是任人玩弄的妓子而已。

  身份低贱,要了也就要了。

  这是权贵之中流行的一种游戏,也是人与人之间拉近感情关系,人际交往的默契,宴会之上看上了哪个歌舞伎,可以向主人开口索要。

  一般这种情况东道主都不会拒绝,毕竟只是个男宠,玩意儿。

  修宁袖下的指骨攥的泛白,显然,身处权贵之间的她也深谙这种不堪的规则。

  只是被推到风口浪尖上的少年,是一直对她撒娇赖皮的穆非安。

  血液里像是夹杂了细针,每一次呼吸都是痛的。

  想容暗暗留意着修宁的态度,只是微笑着没说话。

  众人一看,长公主这是默认了。

  礼部侍郎遂急不可耐道:“快快快,穆哥儿过来!”

  “快下来啊!”

  穆非安被其他歌舞伎推推搡搡的进了人群。

  座位上的女人们早就瓜分了刚才跳舞的一众男子,左拥右抱耳鬓厮磨。

  室内的气氛开始转变,嬉笑打闹,酒渍翻裙。

  穆非安表现的十分无奈被拉扯过去,俊脸上皆是苦涩的笑意。

  回眸最后看了修宁一眼,眷恋的目光里满是身不由己和深深的遗憾。

  一眼后,穆非安再不回头,像是与修宁诀别一般。

  只是面向礼部侍郎时,少年的眼底尽是刮骨的森寒。

  女人一愣,想搂穆非安细腰的手也僵住了。

  穆非安缓缓的,缓缓的在礼部侍郎这个胖女人身边坐下,成败在此一举。

  修宁到底会不会要他,就在这一瞬。

  待穆非安顺从的坐下,礼部侍郎立刻恢复了笑意,她就说嘛,一个妓子哪里来的杀气呢。

  修宁见穆非安竟然屈服了,心口处一分一分向下沉,像是溺了水的人不能呼吸,浮浮沉沉拼命挣扎。

  无法自救。

  “等等。”修宁开口。

  冷冰冰的声音与一室淫靡格格不入。

  音乐戛然而止,众人都诧异的看着修宁。

  一晚上她都没说几句话,这会是想说什么?

  修宁缓缓地抬起右手,指向礼部侍郎那边:“这个人,我要了。”

  众人齐齐把目光对过去,只见礼部侍郎正捏着穆非安的下巴,噘着肥嘴要亲上去。

  而穆非安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绝望的桃花眼里流下一滴晶莹的泪珠。

  少年明显十分不愿,可偏偏他咬紧牙关,一动不动,任由那女人对他撩拨调戏。

  “你要了?”礼部侍郎反问修宁,肥肉就在嘴边,她怎么肯放手。

  穆非安控制不住的浑身颤栗,眸光松动,修宁,她终究还是开口了。

  “对,我要了。”修宁终于冷静下来,霸气道。

  虽然她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开口,但她就是放不下。

  不能放任干净的穆非安被玷污一分一毫。

  尤其还是个肥头大耳的女人。

  “九殿下,要有个先来后到吧?”礼部侍郎极端不满。

  说实话,她压根也没把修宁放在眼里,不过就是个被女帝遗忘在犄角旮旯里的低贱公主。

  有军功又如何?她照样看不上。

  还敢和她抢仙桃?

  礼部侍郎拽住穆非安修长的手,不肯放开。

  穆非安低头,看看手背上那只又黑又肥的粗壮女人手,一阵恶心,但想想修宁,还是强忍着没去把那只手掰断。

  修宁轻蔑一笑,转头将球直接踢给想容,“长姐,说句话。”

  想容不是想拉拢利用自己吗?

  那就给她这个机会。

  想容一笑,一切都在她意料之中。

  更何况修宁这主意本身也是她自己的打算。

  顺水人情罢了。

  “那个,今天主角是修宁,本就是为她办的庆功宴,自然她最大。”说着,想容强硬的目光瞥向礼部侍郎。

  礼部侍郎愤恨的看了修宁一眼,不情不愿的放开穆非安的手,还十分不甘的狠狠掐了他一下。

  掐的穆非安眉头一皱。

  十分浮夸的缩回手藏在身后。

  生怕别人看不见他受伤了。

  修宁看到穆非安的动作,脸色一沉。

  一脸严肃的向他招手,“非非过来。”

  

叫我小馄饨

修宁一脸严肃的向穆非安招手:“非非过来。”   穆非安小嘴一瘪,撒丫子飞奔过去:“小宁宁~~”   ——   你是我放弃所有,跨越所有也要去爱的人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