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第53章 非非开大招了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叫我小馄饨 2221 2020-08-27 00:08:58

  修宁甫一进宴会厅,就差点被熏晕过去。

  一屋子女人,各种各样的香味。

  味道太浓太杂,即便是最上等的香粉,也会让人产生想去厕所的冲动。

  粗粗扫了一遍,几乎都是朝中重臣,而且一半都是暗地里支持想容的人。

  修宁默默整理好神色,看来想容是铁了心要把她往泥坑里拉。

  爬都爬不上去的那种。

  一旦搅进夺嫡的污水中,就再也摘不出来。

  这样想着,想容已经拉了修宁坐上高台的正座。

  “今日请诸位大人前来,是为九殿下庆功,虽然迟了些,但礼数也是不能缺的。”想容难得正经脸,将修宁护到身边。

  长公主发话,谁敢不给面子?

  嫡公主出生之前,想容可是逐月国仅次于女帝的尊贵。

  众人遂道:“恭请长公主,九公主上座!”

  修宁不愿处在风口浪尖中心被人评头论足,和想容推搡谦让,还是让想容坐正中间,修宁坐在右方。

  修宁眼尖的发现,右下方的宾客席中小小的一撮,都是各公侯府里待嫁的公子。

  齐深自然也在其中。

  正在目光热切的看着想容。

  见修宁扭头看过来,齐深立刻露出一个官方温柔的微笑。

  修宁也扯扯嘴角,比哭还难看。

  开宴后,觥筹交错,离席的离席,聊天的聊天,大多都是朝中同僚,反倒没这么拘束。

  不断有人向想容和修宁敬酒,修宁一杯接一杯的喝。

  她已经和想容坐到一起了,无论她是不是想容阵营的人,反正在这些大臣眼里,从此她与长公主都切割不开。

  还真是好手段。

  不过她不在乎。

  修宁仰头灌下一杯陈酿。

  烈酒穿喉而过,火辣辣的,冷冰冰的心似乎又有了温度。

  来者不拒的喝了一杯又一杯,渐渐修宁有些晕。

  也不知是不是醉了,总觉得右下方男宾席中有人在偷瞄她。

  修宁猛的看过去。

  嗯,不是偷瞄,那人看她简直就是充满热情。

  很张扬的一张脸,生的很好,一看就是娇生惯养的那种。

  是顺安王府的元昼。

  不熟,修宁面无表情的又扭回头。

  男子热情的目光明显地失望。

  修宁殿下啊,果真不记得他了。

  “元公子,我敬你一杯。”齐深提起酒杯,讨好的向元昼敬酒。

  元昼的家族可不是寻常人能比。

  两百年前元氏是皇族,后来归降于逐月国,为显皇恩浩荡,逐月国历代女帝破格封元氏一族为顺安亲王。

  有封号,有封地,时至今日已延绵过百年。

  且元氏是逐月里唯一的男子异姓王族。

  在朝中地位高贵显赫,元氏公子们有自由选择嫁给哪位妻主的权利,这是老祖宗定下的规矩。

  也正因为元氏特殊的地位,在朝中一向是特立独行的存在。

  想容原本只是出于礼节把请帖送到顺安王府去,却没想到王府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公子元昼,真的来了。

  这不,男宾席这里所有人都极力讨好元昼,他的身份,普通贵族不可攀。

  元昼听到齐深叫他,立刻回眸,客气的回敬齐深一杯。

  掩面饮酒,元昼目光晦暗,听闻修宁殿下最喜欢齐深了。

  放下酒杯,元昼不动声色的又打量齐深几番,虽然清秀干净,纤细可爱,但也只不过是最普通的世家公子。

  放到人堆里立刻淹没的那种。

  元昼诡异的妒火在心底裂开一个缝隙,齐深哪里配得到修宁殿下的青睐了?

  而自己,却都不被修宁记得。

  台上的修宁哪里管得了什么齐深元昼,她现在整个人晕的快飞了。

  酒喝的太急太快,后劲又大,醉意挡不住。

  心怦怦直跳,头昏的厉害。

  “九妹妹还好么?”想容象征性的推推修宁。

  修宁摇头:“没事。”

  想容撩了撩耳边的鬓发,清清嗓子道:“诸位大人,枯坐无趣,不如请上来歌舞如何?”

  众人兴致平平,歌舞而已,谁没看过似的。

  不过为了附和想容,众人还是表现出热情。

  想容神秘一笑:“本公主有幸,前些天请来了水漾轻寒的台柱穆公子,这几日一直在我府里练曲,今日请他助兴如何?”

  修宁原本扶额支在桌子上闭目养神,听到穆非安,刷的睁开眼睛。

  头不晕了酒也醒了,就连心脏好像都不跳了。

  修宁十分冷静,想容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下方众女人听到穆非安竟然下场表演,兴奋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那个人间尤物,可比什么歌舞金贵的多。

  穆非安就在千呼万唤之中,被众歌舞伎簇拥出来。

  青丝高高束起,红绸簪发,愈发显出朗星明月的俊脸。

  一眼便令人沉醉,不能自拔。

  可更令人疯狂的是他的衣着。

  众歌舞伎皆为男子,衣服都穿的很少。

  穆非安大概也许可能是为了配合众人,穿的亦不多。

  只穿着贴身的小衣,露出劲瘦的腰肢儿,下穿云霞锦长裤,烛光下格外通透,雪白纤细的脚踝亦在外面。

  绑了串不知从哪里弄来的银铃,随着他的步伐走出清脆的响声。

  外面穿了外袍,可也只是一层浅纱衣。

  如果仔细看,还能留意到他胸前若隐若现的梅花印。

  少年抬眸,刚好与台上的修宁对视。

  一笑摄魂夺魄,万物再无颜色。

  室内女人们几近疯魔。

  修宁眼中再看不到其他人,热闹的室内,仿佛只看得到地中央笑的冰雪消融的穆非安。

  最娇艳的玫瑰正在盛放。

  这死男人……他怎么敢!

  他怎么敢穿成这样来到一群禽兽面前!

  “啪”的一声轻响,修宁袖下的象牙筷子,断了。

  想容眼底一片了然,之前她就见到过修宁把穆非安从掩香阁劫到水漾轻寒,如今再见到他,能忍得住才怪。

  “穆公子今天要表演什么?”

  “穆哥儿居然离开水漾轻寒表演了?”

  “都等不及了啊!”

  此起彼伏的声音还夹杂着一阵阵狼嚎,修宁蹙眉,是她听错了?

  好像有人咕噜噜咽口水。

  穆非安目光从始至终就没离开过修宁,被众人催促,他也只是轻声细语,眸子里还带着一丝勉强和不甘。

  像是谁逼着他来这里似的。

  楚楚可怜的模样引的众女人浮想联翩。

  这个少年的眼里充满了故事和魅力,让人忍不住无限怜惜。

  而且,他看起来真的很好……睡。

  穆非安上前几步,故意侧过身子,露出来的细腰以及肌肉线条更好的展现在修宁眼前。

  抬起手臂摆好姿势,泪光点点娇娇柔柔,偏偏声线该死的低磁:“给大家带来新编舞蹈。”

  他一扭,脚踝的银铃清脆的响起来,甚是动听。

  修宁默默抓住了桌子腿。

  掰断筷子算什么?她现在想掀桌子。

  

叫我小馄饨

没错,绿箭非非就是故、意、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