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第49章 口是心非的女人(加一)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叫我小馄饨 2167 2020-08-24 00:03:00

  他怎么来了。

  如果没有修宁的召唤,纪斯简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来九公主府找她。

  更何况是这般匆忙主动。

  修宁察觉事态不对,道:“让他进来。”

  纪斯简丧着一张俊脸走到修宁面前,什么都没说扑通一声直接跪下。

  “请殿下责罚。”

  修宁隐隐的吸气,不论发生任何事,她都不能表现出半分慌乱。

  “你先起来,出了何事?”

  纪斯简冷淡的面庞上三分感动七分悲愤,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说给修宁听。

  待他说完后,高去闲红樱等人的脸色齐齐沉了下来。

  想容一边向修宁发出邀请,一边去水漾轻寒抓人,难道只是巧合吗?

  幸运的是,想容并不知道纪斯简是修宁的人。

  修宁修剪的圆润的指甲此时在请帖上划出一道道印子。

  穆非安,他竟然落入想容的手里。

  而且还是他自愿的。

  云中城里的这些女人,只要见过穆非安的,基本上都为他那副相貌所沉沦。

  更何况想容对穆非安垂涎已久。

  如今他一个人去,只怕……

  修宁牙根发酸,心底里那股诡异的戾气再度升起。

  穆非安不过就是个身份成迷,行为古怪的少年,纵使长的比别人风流美貌,可在她这里,依然不应该例外。

  不该为他动气。

  修宁拼命告诫自己。

  可越是这样克制,就越生气。

  “呵。”

  砰的一声,修宁一拳砸在桌子上,果盘茶盏哗啦啦掉落,砸碎一地。

  可谁也不敢去捡。

  确切的说,是谁也不敢动弹。

  四个人交叉对视了一眼,沉默如鸡。

  修宁生气了。

  高去闲年龄大资历深,缓缓开口试探修宁的心意:“殿下若是担心,不如派人去将穆公子救出来。”

  “为何要救。”修宁阴沉沉的嗓音让在场之人控制不住腿软抽筋。

  阴寒冷幽,还透着肆虐的杀气和戾气。

  红樱抿抿唇,果然只有穆公子才能让修宁情绪发生变化。

  “都下去,此事不需要你们管。”修宁起身回屋,留下石化在原地的四人。

  “哗啦”一下,刚刚被修宁锤了一拳的松木桌子,四分五裂。

  轰然变成碎片。

  红樱、绿蕉、小纪:⊙_⊙

  高去闲胡子跳了跳,担忧的摇摇头,殿下这爆脾气,什么样的正君或夫郎才能受得了。

  **

  夜凉如水

  三更鼓点敲,城内静悄悄。

  一道如穿云之箭的矫捷身影隐藏在夜幕中,在房顶上轻跃。

  身姿轻盈,落足无声,内功了得,一看就是高手中的高高手。

  哪怕武功高强之人经过,若不留意仔仔细细的查看,怕也发现不了这个“梁上君子”。

  修宁就这样提着轻功,臭着一张脸在各个建筑物上纵跃,直奔云中城东南角而去。

  她发誓她真的不想去救穆非安。

  她只是想去想容府里看看她又要耍什么花样。

  嗯,就这样。

  长公主府里守卫森严,只是长久留在京城里看家护院的府兵,平时装装样子还可,

  但对修宁这种沙场尸山里活下来的人来说,就显得无用至极。

  不过一群酒囊饭袋。

  她都不需要隐藏气息,也无人会发现她。

  修宁蹲在凉亭顶上,一脸严肃。

  第一次在心里狠狠批评自己。

  出门太匆忙,连功课都没做足。

  想容府邸不小,穆非安被关在哪呢?

  嘤,宁宁的智商居然下线了。

  修宁正蹲在凉亭上认认真真的反省,亭下的青石板路上过来一队人。

  前面的小太监提着灯笼,中间的端着些衣物,后面稍微落后的七八个人提着水桶,从凉亭这边匆匆而过。

  “走快些,伺候那位公子沐浴后就送到殿下房里去。”

  “可不是,殿下都快等不及了。”

  “据说那穆小公子还哭了好一会呢……”

  小太监们交谈的声音渐渐远去。

  穆小公子,沐浴,送到想容房里去?

  根本不需要人梳理思路,在这一刻她的逻辑瞬间清明。

  如果现在有面镜子,她一定能看到自己一向淡泊的眸子里满满的寒光。

  修宁不假思索的跟上队伍。

  如她所料,那些人嘴里说的就是穆非安。

  他坐在屏风后,任由一个个侍从进进出出,蹲在房顶的修宁从始至终都只能看到他的头顶的发揪。

  “都出去。”穆非安道。

  “公子,这不妥,奴才们要伺候公子沐浴。”

  “我说过,不需要。”穆非安抬起桃花眼,一向水漾漾的眸子里无半分感情。

  尽是凉薄冰寒。

  侍从们面面相觑,还是听话的退下。

  修宁呼吸一滞。

  在她面前的穆非安从来都是软糯糯萌哒哒的,偶尔还带了点公主病和骚气。

  可没想过他私下里竟是这样让人望而生畏的冷淡性子。

  穆非安何等敏锐,修宁稍微错乱的呼吸,已被他捕捉到。

  更何况少女身上凉嗖嗖的甜气儿一个劲的往鼻子里钻,他想不知道也不行啊。

  穆非安故意脱下外袍,再慢吞吞的脱掉中衣,唇角划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弧度。

  修宁的脸色越来越冷。

  他还真准备把自己洗白白后送给想容?

  修宁足尖轻勾,倒挂着从后窗翻进了室内。

  正对着穆非安落地。

  少年最里层的衣服刚好脱了一半。

  见修宁进来,穆非安停顿一秒,然后迅速裹好自己半遮半掩的上半身。

  满目惊惶,自然而然的结巴:“你你你怎么来了?!”

  修宁阴沉着脸,向来清冷的面容比紫茄子还要难看。

  他平直清晰的锁骨还露在外面。

  修宁二话不说两步上前,一把揪住穆非安散落的前襟。

  “修宁,你干,干嘛?”

  穆非安喉结滚动,竟莫名心跳加快。

  他独有的气息通过鼻腔直往修宁心里钻。

  来都来了,若是不搞清楚心中的疑惑,那她此行将毫无意义。

  手比脑子快,修宁一把剥开穆非安的里衣。

  少年白皙的胸膛展露于前。

  左胸上那朵层次分明的梅花印还在,活灵活现,随着呼吸起起伏伏。

  修宁暗暗松口气。

  穆非安难得的羞耻,赶紧捂回自己的衣服退开一步,耳朵发热。

  无耻的女人,看了又不负责。

  “大半夜的过来,就为了检查我的身体?”穆非安声音闷闷的。

  很明显不乐意了。

  修宁声线寒冰不减:“所以你就这么迫不及待?”

  “什么?”

  “迫不及待把自己送到想容床上去?”

  穆非安顶着这朵梅花印出现在想容榻上的样子,修宁不敢想。

  一想就极为恼怒。

  虽然她也不明白为什么。

  “你这样想我?”穆非安眼底划过一丝讶异,还有掩盖不住的受伤。

叫我小馄饨

嗯~真香!   谢谢大家的红豆和打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