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第48章 布局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叫我小馄饨 2189 2020-08-24 00:02:00

  “大人信一个凡人说的话?”

  星言跟在穆非安身后,对胤空嗤之以鼻。

  “他哪句说错了?”穆非安侧过脸,斜了星言一眼。

  “……”

  “我只是觉得大人这样的身份,不该由一个凡人评头论足,还说什么天机不可泄露,他能窥得几分天机?”星言不忿。

  穆非安不想回头,他这个手下怕是无药可救的蠢。

  都知道了凡人也只能看到一二分的天机,还和一个凡人这么计较,离他远点,他不认识星言。

  “哎?大人你别飘这么快,你等等我啊。”

  穆非安飘的更快了。

  回到水漾轻寒的时候,纪斯简刚好在大厅迎出来。

  “穆公子快来。”

  一楼客人太多,纪斯简只能招呼穆非安进去,却不能点明因为什么事。

  一楼那些疯狂的女人见到两个当家头牌同时出现,又是一阵狼哭鬼嚎。

  他们两个要是陪夜,不知有多少天潢贵胄会留在水漾轻寒从此只愿醉生梦死。

  纪斯简的清雅和冷淡,真想不出在床上脸色绯红的模样。

  至于穆非安,他就是个勾人的妖精。

  那腰肢儿软的,即便只是个背影,也足够让万千女人疯魔。

  可惜,越是珍品,就越让人生出征服之心,别看他们不愿意,可未来总有一天,会有人让他们心甘情愿的陪夜。

  穆非安和纪斯简就这样顶着此起彼伏的狼嚎声匆匆上了楼。

  门一关,隔绝了一楼的丝竹管弦,穆非安才做作的拍拍胸脯,

  “吓死非非了。”

  纪斯简见他矫情的模样,眼角一抽。

  随后从抽屉里掏出一个丝绒盒子。

  “什么东西啊?”穆非安接过。

  “九殿下送的。”纪斯简提到修宁,声线都不自知的上扬。

  宝贝的捂住贴身的冰翡。

  这样珍贵的东西殿下就这样送给了他,怎能让他不开心?

  穆非安一上午都尾随修宁,自然知道盒子里是她送的脚链子,没什么惊喜,打开看过后还皱起眉头。

  一股异香扑鼻而来。

  修宁干嘛送他这个??

  那脚链看起来很一般,可闻起来就很耐人寻味了。

  尤其他的鼻子还特别敏感。

  这东西叫暖香,专暖男女之情。

  呵,居心不良的女人。

  别告诉非非她什么都不知道。

  啪的一声扣起盒子,穆非安刺了纪斯简一句:“你这么喜欢修宁修宁知道吗?”

  纪斯简一愣,随即双颊爆红。

  “我,我没有!”

  “我对殿下是崇敬,仰慕,绝无半分不轨之心!”

  生怕穆非安误会,纪斯简竟然竖起三指发起誓来。

  穆非安憋不住笑,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爱慕之情在你这里就变成了不轨之心?”

  纪斯简听不下去了,蹭的一下转过去,竟变得根正苗红的严肃,

  “穆公子身为男孩子,怎么能把爱慕,喜欢这种话挂在嘴边?殿下听到会不高兴的。”

  穆非安也是一愣,过一会才缓过神来。

  女尊男卑的世界里,他说这种话的确是要被浸猪笼好几个来回。

  “行了,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你什么都没听过,走了。”穆非安随意的挥挥袖子,推门而去。

  刚碰到房门门就被从外面打开,阿秋一脸惊恐的扑进来。

  “怎么了?”

  “不好了二位公子,是,是长公主的人上来了!”

  穆非安脸色一沉,这个钟离想容又想干什么。

  纪斯简道:“人在哪?”

  说曹操曹操就到,想容身边的黄芩已经带着一队人风风火火的出现在门口。

  高傲的面容带着不容抗拒的强硬语气:“纪斯简,穆非安,跟我走吧。”

  纪斯简扯出一点笑意:“这位姐姐,有什么事还请明言。”

  “明言?”黄芩不屑,“跟你们两个妓子有什么可说的,带走!”

  黄芩委屈极了,她没得罪想容啊。

  为什么派给她这种跑腿的差事,居然让她亲自来水漾轻寒带两个男子回去,她嫌丢人。

  还是速战速决的好。

  穆非安眸底黑沉沉的,一步横在门边,皮笑肉不笑:“我,为什么要跟你们回去?”

  这还有个骨头硬的?

  黄芩扬起下巴:“大殿下的命令,你这种下九流听着就是了,至于为什么,不需要告诉你。”

  穆非安盯着黄芩,瞳孔逐渐张开,吞噬着令人胆颤的寒芒。

  黄芩控制不住一抖,随后怒火中烧,她居然会被一个妓子吓到?

  “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纪斯简一急,穆非安是修宁的心尖宝,这要是被带走,他还有什么脸面去见修宁?

  还不如以死谢罪。

  想到这纪斯简把穆非安拉到身后,“姐姐,他刚来不懂事,有什么冒犯的地方还请姐姐不要见怪,要带就带走我好了。”

  穆非安惊讶,纪斯简是不是傻?

  他去了想容根本拿他没办法,可纪斯简要是落在想容手里那可未必了。

  “要去也是我去,你凑什么热闹。”穆非安语气冷肃,室内温度似乎都降下来了。

  从未有人见他冷过脸,原来一向阳光温和的男子,突然冷脸是这般可怕。

  “你只管带我走,见了大殿下,我自有道理。”

  穆非安靠近黄芩,压迫感层层递进,不像商量,更像是命令。

  黄芩控制不住的腿肚子抽筋,他明明只是个卖艺的妓子,哪里来的压迫感?

  不过她是想容的人,无论如何不能被穆非安压下去气势。

  遂抬高声线道:“好,算你有骨气,我就带你去,见了大殿下看你还有什么话说!带走!”

  “穆公子!”

  纪斯简着急的叫了一声。

  穆非安回眸一笑,眉梢眼角尽是潇洒不羁。

  穆非安被强行带走后,纪斯简随后出了门,直奔九公主府而去。

  出了这样的大事可不是闹着玩的,穆非安被带走,他做不了主,无论怎样也要请示修宁。

  而府里的修宁,手上正拿着一张烫金请帖观看。

  “长公主殿下要为您办庆功宴?”红樱难以置信,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想容和修宁这对姐妹之间生分的出了名,而想容居然会为修宁举办庆功宴?

  “庆什么功?又是哪里来的宴?”绿蕉一头雾水。

  修宁将请帖往桌子上一扔:“当然是为了庆贺我攻下周国上雍城的宴会。”

  红樱立刻反驳,表达这宴会的不合理性:“可殿下都回京两个多月了,现在还办什么庆功宴?”

  修宁哂笑,不找个由头把她请过去,某些人怎么作妖呢?

  “殿下。”高去闲一身宽袍大袖,从花园角门进来,凑到修宁身边低声道,

  “纪斯简求见殿下。”

  (今天更两章)

  

叫我小馄饨

今天加一更,后面还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