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第47章 穆非安又是谁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叫我小馄饨 2084 2020-08-23 00:07:06

  怪修宁失态,而句诗,一世小人。

  岁,名字,行宫里道爬树掏鸟窝,园子里摘花摘果子。

  乳母嬷嬷太管,至一修宁跑行宫人觉。

  行宫外排脏水小河沟旁玩半日,哪里冒,疯疯癫癫尼姑身,抱逗一。

  尼姑名字,修宁名字。

  尼姑摸摸,叹气道:“倒怜孩子。”

  “送名字?”

  修宁眨巴水灵灵大睛,大道:“!”

  尼姑闭睛嘟嘟囔囔一儿,自言自语道:“纵阴魂修罗,亦求一世安宁。”

  “就,就叫修宁罢,?”

  修宁懵懵懂懂意。

  虽隐约道话,听甚至一丝丝舒服,歹算名字。

  尼姑放哼唱走,修宁清晰记,尼姑嘴里句诗,胤空解一字差。

  小明白意思,慢慢大,道自己身世之,才明白尼姑自己。

  取名字,美期盼,苦涩寻求甜蜜罢。

  辈子宫种种努力,拼站稳脚跟,就改变自己运。

  而句判词,则一生桎梏,生死,牢牢记,几心魔。

  本重活一世摆脱运,谁兜兜转转,逃离。

  求安宁吗?

  若一生,注定安宁呢。

  见修宁神,魂魄似乎飞九霄云外。

  胤空紧慢扶被修宁打翻签筒,道:“其实一切殿一念之,既庄周梦蝶,何选择另一种人生?”

  修宁魂,仍盯句诗,音冷如冰窟:“方丈此言何意。”

  胤空双手合十,念句“阿弥陀佛”,又道:“段俗话送与殿,殿愿听一二?”

  修宁被困数自拔,道:“方丈话妨直。”

  既结果,怕?

  胤空认真道:

  “古被虚名误,宁负虚名身莫负。

  劝君频入醉梦,此无愁无恨处。”

  修宁第一次感觉拳打棉花无力感。

  人生由自己控制。

  重生归,所生情应该按间线展吗。

  人生脱离掌控,仇人依旧潇洒,京城里活依兢兢。

  如履薄冰。

  就连胤空劝放手。

  无愁无恨?怎。

  修宁扔掉手里签子,慢悠悠身,坚定自己心。

  “送方丈一句话。”

  胤空抬苍老面颊,“愿闻其详。”

  修宁逆光,此刻俯视胤空颇几分阴森狰狞之感,

  “未人苦,莫劝人善。”

  “人生,做。”

  胤空平静厚重目光丝毫波澜,修宁。

  修宁转身离。

  早道泼冷水,就该。

  偏信,就。

  修宁走,胤空收拾桌子东西,批文,忍住拿又重新一遍。

  当局者迷,透。

  叹气摇:“死棋,无解。”

  “方丈何叹气呢?”

  穆非安门外,一身逍遥自,清澈纯,仙姿绝色,带一阵凉风打破室内低沉氛围。

  胤空双手一抖,缓缓转,目光与穆非安相一刻,整人僵里,弹。

  穆非安毫意胤空失态,直接往刚才修宁坐方随意一坐。

  蒲团余温。

  唇角挂若若无弧度,伸右手刷刷刷写自己生辰八字,

  “方丈妨算算,数。”

  胤空意识自己失态,急忙调整,又恢复幅无欲无求死寂。

  盯穆非安一,胤空神色未凝重,甚至隐隐约约带几分敬重,

  “公子谁?”

  “叫穆非安。”

  胤空摇摇,“穆非安,又谁?”

  空气陷入一瞬间沉静,随爆少轻笑。

  啊,凡间一句话叫做姜老辣。

  修宁颠倒四调查次,纠结穆非安身份。

  却,穆非安,底穆非安。

  “找方丈批,方丈怎谁?您告诉数就行嘛。”

  胤空十分诚实,一怕摔高僧面子,老老实实答道:“贫僧修,配公子批。”

  穆非安胤空姿势盘膝坐,“方丈太自谦,入乡随俗而。”

  “公子气质端生华,虽处红尘之却无半分浊气,洁净至纯,非凡辈人。”

  胤空虽隐晦,最半句话,明穆非安非寻常身份,机泄露,。

  穆非安抱双臂,满意,“方丈高僧,果错。”

  “公子如果长久留恋尘寰,怕……”

  “怕?”

  招致大祸。

  四字胤空万万敢。

  双手合十道:“机泄露。”

  穆非安勾一侧唇角,自邪魅笑,酒窝却更加明显,

  “今日久闻方丈大名才冒昧打扰,穆某告辞。”穆非安身行礼。

  胤空赶紧站微微颔首:“贫僧荣幸之至。”

  穆非安离,室内又陷入沉静,除檀香袅袅生烟,仿佛二人未。

  胤空坐收拾东西,修宁八字穆非安八字散乱丢桌,心竟升奇异之感。

  随鬼使神差,将张纸并一,慢慢推演。

  间一分一秒,胤空呼吸越越急促,直气血翻腾,血丝溢唇角,胤空才停。

  浓重血腥气蔓延,就连檀香掩盖住。

  未曾,人数竟如此奇特牵绊一。

  该人逐月,运将改,生变。

  

叫我小馄饨

该来的不来,不该来的全来了   总有刁民想害馄饨!   我想给你们码字,可我的工作不允许啊   一天到晚加班,哭唧唧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