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第46章 孤星入世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叫我小馄饨 2091 2020-08-22 00:05:11

  送礼?

  世人,除穆非安条围领,被女帝厌弃草根公,未收任何礼物。

  云城贵胄云集界,谁敢明目张胆送礼物?

  修宁擦擦嘴,淡定喝口茶:“送?”

  红樱哆嗦道:“车金银珠宝。”

  “噗——”

  修宁实意外,茶水全喷绿蕉裙子。

  绿蕉哭,受伤总?

  条翠菱裙子新做!

  “殿……”

  修宁一冷漠神情难一丝裂痕:“放心,赔。”

  “道谁送吗?”

  红樱挠挠,就件犯难。

  “送礼哪府,又肯,扔车东西就跑,卑职派人拦,车夫,……”

  “?”

  “车夫,做,需留姓名。”

  “……”

  “……”

  修宁满脸黑线,哪杀千刀。

  当乞丐施舍吗!

  搞见光黑钱,故意送门口搞。

  太分。

  忍!

  “砰”一,修宁狠狠拍桌子。

  红樱浑身一凛当即立:“殿放心,卑职就处掉。”

  “!”

  红樱:“殿?”

  “告诉高闲,小心东西抬,记登记收仓库。”修宁一脸所当。

  人敢送,何敢接?

  钱,才傻蛋。

  笑归笑,幕之人敢送门口,就明一定续。

  忙,且让观察观察再。

  “红樱,绿蕉堆东西里挑件拿,用。”

  “。”

  最红樱绿蕉选东西,一冰翡吊坠,夏贴身戴最消暑解秽,冬日戴亦养血安神。

  且色,光泽,效用十分少见,确实少之又少品。

  而另一件东西则脚链。

  寻常黄金红宝石打造,偏偏做工别致。

  用西域手法将黄金仔细镂空,除用宝石衔接外,镂空央竟细细碎碎米珠大小白珍珠。

  戴脚稍微颤一就微妙响,节奏。

  修宁拎条脚链细细观赏,怎,竟觉戴穆非安白净脚踝合适。

  脑海一戴脚链该画面。

  “殿,殿?”

  绿蕉伸手修宁晃晃。

  “嗯。”修宁自移目光。

  随单手撑,心烦。

  底怎。

  总肖干净纯洁少?

  “殿找东西做?”红樱道。

  修宁平息一躁内心,清冷道:“送水漾轻寒。”

  红樱一愣,既送水漾轻寒,肯定送位公子,……

  “请殿吩咐,东西该送谁?”

  修宁垂眸,纪斯简一直办忠心耿耿,送东西情之。

  遂道:“冰翡亲自交纪斯简手,熊猫一案功。”

  红樱,又道:“脚链自穆公子。”

  修宁哼一抬腿就走,再链子一,

  “随便。”

  穆非安就烦。

  。

  宁宁情做,谁哭包。

  修宁怀高冷心情,独自骑马离公府。

  记日寺里敬香方丈胤空约定。

  如今熊猫一案水落石,寺枉死熊猫柱香,所应当。

  寺里一如既往香火鼎盛,修宁一路双手合十,直殿停,未敢擅入。

  “住持吗?”修宁道。

  小尚微微一笑指条路。

  修宁顺指路寻找胤空。

  老尚一身常服,并未袈裟披身,诵,盘膝闭目,手里捻佛珠。

  室内燃檀香,倒驱散几分湿气。

  胤空觉一股阴风刮,需睁就道修宁。

  “九殿,贫僧等。”

  修宁客气,直接往面一坐,略带疑惑打量胤空:“方丈日匆匆邀约,究竟所何。”

  胤空放佛珠,将手搭膝,慢慢睁双目,虽脸如枯槁,眸光亮神采奕奕,仔细,又探究双里。

  深测。

  “贫僧找殿何,难道殿自身就遇怪吗?”

  修宁眸光染烛火一跃,心一翻,胤空果真。

  “遇怪太,别人未必信。”

  修宁犹豫。

  自己重生吗?

  搞胤空当妖怪。

  “庄周梦蝶,真假罢。”

  用辞暗示自己世今生。

  胤空深深盯修宁一,突道:“殿如此让贫僧卜一卦如何?”

  修宁意外:“方丈算?”

  胤空笑。

  。

  修宁潇洒写自己生辰八字,

  又听指挥,抽根签子,虽懂面写。

  似乎梵文?波斯文。

  胤空推,修宁百无聊赖签鬼画符一字纸描描画画。

  竟猜字。

  修宁黛眉颦蹙。

  “。”胤空停笔。

  修宁未批,人似乎种东西一种生奇,尤其等待结果,更又期待又忐忑。

  少女修宁亦非例外。

  胤空神色,反倒让敢碰张纸。

  “方丈,写?”

  胤空入定一般修宁一,道:“殿途舛。”

  修宁塌塌肩,真烦。

  舛舛先,胤空再卖关子,就快哮喘。

  胤空慢慢将张纸翻放修宁面:

  “孤星入世,六亲缘薄,

  路远而艰,道阻且长,

  一生寡亲寡情,求而。”

  胤空一句,修宁就一句。

  越往心就越凉。

  偏偏直觉告诉,死秃驴。

  胤空见沉默,并安慰,又拿刚才修宁抽签子,按纸解。

  面则一句诗:

  若教底无离恨,信人间白。

  哐啷一,修宁抵住内心震撼,弄倒旁签筒,哗啦啦撒蒲团旁。

  句话,人。

  

叫我小馄饨

谢谢名字长就有傻子跟着读的打赏~   谢谢星星,淘气的打赏   谢谢大家的豆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