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第45章 让爹给你分析分析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叫我小馄饨 2092 2020-08-21 00:12:42

  皇城,未央宫

  “给大殿下请安。”

  想容一身蜜合色常服,身姿窈窕,容貌秀丽,正进未央宫的大门往里面走。

  宫里的侍女太监见到她都是清一色的跪倒。

  在未央宫里,除了珍妃,就是长公主殿下最为尊贵。

  “父亲。”

  想容对长榻上的珍妃行了一礼。

  珍妃未入后宫前,是宋国公府的嫡子。

  只因宋国公一族朝中无人,才会把儿子送进女帝的后宫,延续大族荣耀。

  而珍妃也确实争气,进宫就得到女帝的宠爱,夜夜留宿,没过多久女帝的肚子就有动静了。

  九个多月后生下钟离想容,是逐月国的第一个公主。

  一举得女,女帝对珍妃更加喜爱,从选侍晋升为妃子,赐封号为“珍”,珍宝的珍。

  从此后,宋国公府有了珍妃和想容两个靠山,维持住了百年荣耀,近几年也开始在朝政中活跃起来。

  “叫你来,是有重要事跟你说。”珍妃坐起来,拉过想容。

  想容明白珍妃想说什么:“可是为了熊猫案?”

  珍妃凌厉的眉眼眺望出大殿:“不论结果如何,德康翁主一家都会恨上修宁。”

  想容点点头,那是当然的。

  “只不过修宁这个人,不可小觑。”

  想容心中一凛,不自觉的就警惕起来,“是啊,胆大心细,竟然能把手伸到户部尚书府。”

  珍妃瞧着想容目光中满满的戒备,又问:“那对于修宁,你有何打算?”

  想容想也不想的回答:“自然是处处防备,伺机打压。”

  珍妃撩了下衣袍,不满的摇头:“这不过是个下策。”

  想容不解:“父亲何意?”

  “你打压修宁,固然是顺着陛下的心意,可你想过没有,你最大的敌人,并不是修宁。”

  想容经珍妃提点,开始往深层思考,眸光一闪心头雪亮:“嫡公主意晚!”

  珍妃点头,看来他这个女儿还不算太笨:“对,意晚是嫡公主,虽然身体不好一直在外休养,但她是正君皇夫和陛下所生,出自正嫡,是真正意义上逐月的继承人。”

  想容还没别过劲儿来,双眼不停地左右乱转:“可不打压修宁和意晚有什么关系?”

  珍妃咳了一声,握拳至唇边,道:“你别忘了,陛下的姐姐,德康翁主的母亲大长公主可是一直奉旨照顾意晚,时至今日也有六七年了。”

  想容猛的反应过来,浑身汗涔涔的,蹭的一下站起来。

  近水楼台先得月。

  大长公主一直在意晚身边,当然和意晚的姑侄感情最深,也就是说,他日争储君之位,大长公主一脉肯定支持意晚多过于支持她。

  别看她背后是宋国公府,又有长公主这个身份,在嫡公主意晚面前不过是虚架子而已,是要乖乖低头的。

  毕竟嫡庶尊卑分明,嫡出一词,就足够让想容所有的努力一夜破碎。

  “所以,父亲的意思是想让我拉拢修宁?”

  珍妃冷目灼灼,虽然上了年纪,可还是保持年轻时候的清俊。

  此刻他坚定的告诉想容:“不错,熊猫一案,德康翁主一定会把此事原原本本的捎信给大长公主,

  修宁本就被陛下厌恶,在京城哪有立足之地?如今又得罪大长公主一脉,日子更是如履薄冰,而你这时要拉她一把,她自然感激你这个长姐。”

  想容蹙眉,犹豫。

  之前她对修宁多番为难,更是在边境还有回程的路上几次刺杀,修宁不恨她就不错了,怎能拉拢?

  见想容的脸色越来越严肃,珍妃安慰的按住想容的肩膀:

  “爹知道你担心什么,不过世上从未有永远的敌人,只有趋之若鹜被利益驱使的朋友。”

  更何况是在血迹斑斑的皇室。

  想容被说动了。

  修宁从小就渴望亲情,所以才一直忍气吞声,乖乖的任打任骂,苦差事危险的差事都是她冲到最前面。

  只求能和亲人亲近。

  若是自己这个姐姐能用亲情两个字把她捆到自己的阵营,那才是增加夺嫡的一大助力。

  修宁有军功,有能力,有胆量,重亲情,若是能利用她……

  想容一阵激动。

  “可是陛下向来厌恶修宁,我若与她亲近,岂不是招陛下不痛快?”

  珍妃喉结滚动,竟然冷笑一声:“非也,陛下讨厌修宁是事出有因,与你们姐妹之间的感情无关,再说,陛下那边有我在,你怕什么?”

  想容一阵迷茫,不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

  女帝讨厌修宁不是因为她出身低贱吗?

  妓子之女却流淌着一半皇室血脉,从小被丢弃在行宫自生自灭,如果不是偶然的机会,估计女帝也想不起来修宁的存在。

  难道不是这样吗?

  “父亲,我不明白。”

  珍妃目光变的深谙,从心底叹口气,道:“你只需要想想该怎么拉拢修宁,其他的事,不要问了。”

  “趁着意晚还未回京,该好好筹谋怎么铺平你的储君之路。”珍妃最后敲打想容。

  **

  熊猫案的处决结果很快公布全城。

  时仁郡主因年少无知误伤食铁兽,罚去南南北北陵园守墓一年。

  户部尚书卜翔因吃食铁兽,喝血茶被革去官职,永世不得入朝为官。

  修宁拿到消息的时候,只轻轻一笑。

  “殿下还笑的出来。”绿蕉把茶杯往修宁手边一放,无奈道。

  “我为何不笑?”被罚的又不是她。

  虽然这惩罚还是太轻,可对于德康翁主一家来说,却是重创。

  “殿下派纪公子搜集的人证物证进了大理寺就没出来过,如今的处罚又这么不痛不痒,殿下就不担心里面有其他的陷阱?”

  “放心吧。”修宁悠闲的喝了口茶。

  纪斯简是派人把证据都交给了展翠,展翠查了个水落石出后激动的去刑部,和柳溶溶商量该向陛下禀报,严惩不贷。

  但柳溶溶何等乖觉?

  三言两语把展翠打发了,却扣下证据,这才有了现在的从轻处罚。

  没办法,官大一级压死人。

  要不然,卜时仁一家轻则流放重则处死。

  修宁回神,见绿蕉仍然愁眉不展,安慰道:“既然公布全城,此事就已经结束了。”

  绿蕉这才松口气。

  “殿下!殿下,门外有人来送礼!”

  红樱风风火火的进来。

  送礼?

  修宁往椅子背上一靠,挤出双下巴。

  谁这么想不开会给她送礼?

  

叫我小馄饨

情人节加更哦~~   仙女们,   小馄饨好爱好爱好爱你们哦   所以,你们该怎么做呢?   (疯狂暗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