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第44章 影帝演技高光时刻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叫我小馄饨 2055 2020-08-20 00:13:06

  灯烛摇曳,轻纱幔帐。

  房里灯光昏黄,修宁喜太明亮烛火,所原本房里烛台一半。

  穆非安听水,一阵疑,脚步停往里面走。

  修宁寝殿长,间殿宇打通一间,一层拱门一层纱,殿走见床,需走八拱门。

  犹抱琵琶半遮面,反倒让穆非安奇修宁做。

  越往里走越觉劲,直屏风少女裸背。

  坐浴桶里,墨高高挽,修长脖颈流畅线条。

  任何脂粉装饰面容,如流霞翩。

  穆非安脚底生钉,站屏风外米处一敢,走走。

  觊觎修宁美色,又害羞敢。

  哎呦喂,怎办嘛!

  修宁微微侧身,带蒸腾热气,雪白肌肤热气烘衬渗细密汗珠。

  音偏偏与又纯又欲外表,清清冷冷:“愣做?加水。”

  热与冷交替彻底刺激穆非安,一反应,真枉男子,双耳冒烟,某处直接支棱。

  穆非安绝望抬房梁雕花,该怎办?千万别,横。

  修宁感觉,难身侍女?

  一阵若若无血腥味掺杂空气。

  寒眸轻眯,哗啦一,修宁突桶里身,抓衣服隔住人视线,直接钳住穆非安推面矮榻,跨身。

  “怎?”

  修宁清鼻孔滴血淌直线穆非安。

  穆非安一抹鼻血,目光道该哪里:“修宁啊,先衣服穿嘛。”

  修宁垂眸,衣服虽湿,穿。

  身拢拢衣服,唇一抹讥讽嘲笑:“别忘男孩子,羞?”

  穆非安止住鼻血,盘腿坐榻,委屈。

  东西送修宁,星言刚刚做,迫及待拿。

  “晚做,水漾轻寒?”

  见话,修宁又轻句。

  穆非安撇撇嘴,干?因惦记送东西!

  “陪睡!”穆非安自暴自弃怼一句。

  话一口就悔,盘窝,少女顶风驴脾气,万一真怎办?

  ,穆非安往里缩缩。

  修宁本伸手揉揉,见口无遮拦又似乎惧怕子。

  莫名心口一刺,失望。

  怕?

  算。

  “,就。”修宁音复柔,又冷冰冰。

  穆非安掀一皮,直气壮道:“!”

  “。”

  穆非安转身解衣服,松垮衣里拿一蚕丝包裹递修宁面。

  “呐,。”

  东西?

  修宁迟疑一,伸手解包裹。

  烛光,一条漆黑如墨,光滑似锦墨狐围领。

  虽算精巧,长度宽窄,花心思。

  冬日镶披风,一定保暖又美观。

  ……

  “皮子哪里?”修宁讶异。

  墨狐皮又随处,穆非安一柔弱男子,哪里东西。

  “就喜欢喜欢?”穆非安忐忑。

  修宁抿抿唇,算承认喜欢。

  追:“底哪里?”

  穆非安自挠挠,慢吞吞道:“一走私商贩里买,猜喜欢,就,就买。”

  修宁一阵窒息,“花少钱?”

  “六万六千。”

  “……”修宁气直接将围领摔穆非安脸。

  败老爷儿!

  敢情送银票买一张皮子?

  “别凶啊,喜欢就,缝久,识人心……”

  穆非安眶泛红,抽抽搭搭。

  修宁心软。

  原本买房子置,却所钱花光买一心。

  怪沦落掩香阁种烟花之。

  原钱。

  “送人东西怎收。”修宁一抢围领,放自己身。

  见修宁收,穆非安挂泪露爱笑容。

  房顶十指包粽子一星言泪奔。

  并且心底穆非安里里外外一遍。

  绣!

  干种活?

  穆非安又急,日夜赶久才做功,导致双手被针扎无数次。

  被穆非安拿装模讨修宁心。

  真太脸!

  星言第一百零八次叹息,绝望盯自己包扎严严实实右手,唉,伤痊愈之,怕自己五指女友分。

  一最近做,郁闷。

  穆非安又修宁赖皮哼唧一,才一步离公府纪斯简。

  走,公府又恢复平日里清寂。

  修宁坐院子里深思,认识穆非安始忆,却处处透清诡异。

  总该间。

  总暴露一柔弱外表相匹配力。

  就比如偷令牌,混物园,短间如何做?

  而且其人查痕迹。

  若未卜先,就怀疑人。

  就连容水漾轻寒昏倒次,竟无迹循。

  “殿,快更,您安歇?”

  绿蕉修宁院子,准备伺安寝。

  见绿蕉,修宁心一亮:“。”

  “殿何吩咐?”

  “暗查穆非安。”

  绿蕉讶异:“查穆公子?之调查吗。”

  “再查。”

  修宁深邃坚定神让绿蕉重视。

  修宁做通常一击而,如果意外,绝返工第二次。

  而穆非安,殿几次番调查,底?

  “,即刻安排。”

  修宁身,穆非安,闯入生意外,真让手足无措。

  ,究竟。

叫我小馄饨

太阳:你怎么又来了?   小馄饨的嘴角:没办法,下不来。   太阳:滚!   小馄饨的嘴角:滚就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