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第41章 冲动是魔鬼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叫我小馄饨 2126 2020-08-17 00:01:25

  女帝有些为难的看向德康翁主和卜翔,迟疑道:“德康,你看……”

  德康翁主狠狠地剜了修宁一眼,又对女帝道:“既然九妹妹府邸都搜过了,要搜尚书府也可,但若搜不出什么,我可是不依的。”

  虽然卜时仁难逃干系,但她可以保证府里什么都没有,等缓过这口气来,看她怎么收拾修宁那块臭石头。

  想容上前安慰德康:“表姐不必气恼,就是柳大人和展大人去府里走个过场,您就当她二人是客,白逛逛而已。”

  德康的脸色好了点。

  女帝也很满意想容的做法。

  可柳溶溶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听出了长公主话里威胁的意思。

  至于展翠,那是个迎头而上不畏强权的倔驴,越是听出话里有话,她还非要仔细搜查不可!

  搜府就搜府,卜时仁一家三口腰杆都挺的直直的,虽然没在修宁府里搜出什么,但她家府邸还是干净的,随便搜!

  ……可卜时仁很快就被打脸。

  当柳溶溶和展翠带着一车东西回来时,女帝的脸色已经黑如锅底。

  两幅食铁兽骨架在树根下被找到,还有熊皮坐垫,以及熊猫血茶。

  最令人发指的,就是搜到厨房时,那一堆还没吃完的肉。

  厨子正在剁。

  穆非安见到猩红的血迹,脸色骤变,捂着肚子退到一旁,十分不适。

  修宁瞥了他一眼,她记得穆非安是怕血的。

  可这铁证如山,户部尚书府无从抵赖,民沸滔天,齐声讨伐卜时仁一家。

  南南北北惨死,还要被扒皮抽筋食肉,不严惩凶手,不足以平息民愤。

  卜时仁突然抓狂的尖叫一声,这怎么可能呢?!

  明明该出现在修宁府里的东西,明明该死的是修宁!

  为什么会出现在她家里?

  而且还融入日常的生活饮食中!

  这可真是跳进护城河都洗不清了。

  修宁白了她一眼,憨货。

  什么事都敢干。

  她要是没两把刷子,早就该领盒饭了。

  对哦,重生前已经领过一次盒饭了。

  “时仁,你该做何解释?”女帝凌厉道。

  她这时要是还维护卜时仁,就是臣民眼中的昏君。

  德康翁主和卜翔也感觉脑壳嗡嗡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事先竟然毫无察觉!

  卜时仁牙齿磨的咯咯直响,气到扭曲,不管不顾拔起御前侍卫的剑直奔修宁而来。

  都是钟离修宁害的。

  “贱人,我要杀了你!”

  “殿下小心!”红樱惊呼。

  修宁面无表情,在卜时仁扑过来的那一瞬轻飘飘躲过,卜时仁一个趔趄扑在地上,脸着地。

  随后在地上拼命锤手蹬腿。

  “时仁!”德康翁主和卜翔见女儿受伤,急忙奔过去。

  陛下在此竟敢御前拔剑?

  那还管她是谁!

  柳溶溶当机立断:“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嫌犯控制住!”

  侍卫七手八脚的把地上的卜时仁拉起来。

  女帝见机赶紧道:“把嫌犯都带走,柳溶溶,朕限你七日之内,给帝都百姓一个交代。”

  “臣领旨。”柳溶溶跪下。

  修宁伸个懒腰,这一晚,估计半个城的人都难以入睡了。

  草草结束眼前的局面,女帝急匆匆回銮,她真的不想再管卜时仁。

  她忍这个蠢货很久了,可无论怎么护着,也挡不住卜时仁自己找死,让她自生自灭吧。

  她要回宫用膳,冷静冷静再说。

  人群散去,修宁亦回府。

  只是顺带将人群中想要溜走的穆非安也提上了车。

  眸光灼灼的盯着一脸黑黢黢的穆非安。

  修宁盯了他脏兮兮的脸颊一会,突然伸手过去。

  穆非安一激灵,慌忙躲开:“干嘛?”

  “脏。”

  穆非安急忙扯出帕子把脸一点一点擦干净。

  “现在还脏吗?”

  他特意将一张漂亮干净的小脸蛋往修宁面前凑。

  一脸的求夸奖。

  修宁顺势揉了揉他的发揪,清冷的声线中带着一丝柔和:“不脏了。”

  红樱默默离开车厢,坐到外面车夫旁边。

  车夫惊讶:“红姑娘怎么出来了?”

  红樱抬头看着繁星,道:“有点饱,出来消消食。”

  车夫一阵莫名,今天所有人都饿了一整天,红樱什么时候吃的饭?

  修宁揉够了,放开穆非安,淡淡道:“说吧,什么时候去扫的粪?”

  穆非安讪笑着,“我这不是为了帮你嘛,动物园里那么多奴才,她们哪里记得一个扫粪的。”

  “这话胡闹,”修宁黛眉微蹙,“每个人都是有编制的,你以为她们不会查吗。”

  穆非安翘起二郎腿得意一笑,道:“你放心,她们查不到的。”

  修宁不语,细想穆非安这句话背后的含义。

  “还想问什么?”

  穆非安收了收腿,两个人的膝盖抵在一起摩擦,让他有点不舒服。

  “令牌是怎么回事,那是私令,你是怎么拿到的。”

  穆非安眼睛转了转,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卜时仁之前去过掩香阁,掉在那里我捡的。”

  “撒谎。”

  修宁心头一跳,长指慢慢握紧,穆非安皮的很,他再敢胡言乱语,她可就不客气了……

  “咳咳,”穆非安见骗不过,急忙咳了两声掩饰,“那个,我偷的。”

  “你偷的?”

  这话更不靠谱,他怎么偷,什么时候偷的?

  穆非安无奈,只能变幻策略压低声音凑到修宁耳边,若有若无的热气喷在她耳后,

  “真是我偷来的,我可厉害了,你信我嘛……”

  修·钢筋直女·宁:“坐回去。”

  真是的,她耳朵都麻了。

  “哦。”穆非安乖乖坐回对面。

  “事发突然你竟能拿到卜时仁的私令。”修宁深深的审视穆非安。

  穆非安皱眉,“不是人?”

  什么奇葩名字。

  她是挺不是人的。

  “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修宁有一丝丝无奈。

  穆非安撇嘴,暗暗叹息,想骗过修宁真是不易,看来他只有……

  想到这,穆非安突然蹲下去,然后捧起修宁白皙修长的手,虔诚的望着她的脸颊。

  眨眨眼,再眨眨眼,无辜的四十五度角仰望她。

  修宁:(¬_¬)

  不为所动,一脸冷漠。

  少女滑嫩的小手令穆非安心神一荡,靠近修宁,还能从她袖口里闻到若有若无甜丝丝的凉气。

  穆非安眸色逐渐变欲,竟鬼使神差的垂下头,在修宁冰凉的手掌心落下蜻蜓点水般的一吻。

  修宁大惊,被他吻过的地方像是被火灼烧一般滚烫,急忙抽回手,一脸严肃。

  嘤,她居然被亲了。

  

叫我小馄饨

非非把初吻献出去了~(´ー∀ー`)   真棒棒(ง•̀_•́)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