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第40章 兼职扫粪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叫我小馄饨 1906 2020-08-16 00:06:20

  女帝惊,男子怎滚。

  女帝身旁大太监秦敏厉喝:“何人如此大胆,竟惊扰圣驾!”

  穆非安一鼻涕一泪,浑身抖如筛糠,停磕:“奴才罪,奴才罪!”

  女帝略微迷惑,若百姓就自称草民,既自称奴才,就明宫里人,或者哪里当差。

  “何人?”

  穆非安垂首道:“奴才物园里扫粪员。”

  众人轻嗤,原扫粪。

  果最等奴才。

  修宁红樱视一,皆方里五彩斑斓崩裂。

  穆非安……

  水漾轻寒当牌赚银子吗。

  难道钱够花?

  谋份扫粪员差。

  底奇葩存?

  ,总意外惊吓。

  女帝最意百姓面贤明君形象,众人面,哪怕等奴才颜悦色。

  因此忍耐烦尽量温道:“话?”

  “奴才,奴才昨日被临调扫南南北北粪便,刚目睹队人厮杀,奴才当场就被吓昏,再醒,熊猫见!”

  穆非安泪俱唱俱佳,修宁认识,就信。

  倒干嘛。

  手指又轻勾,示意人群里暗线轻举妄,且穆非安表演。

  女帝本身,听话又坐,原又目击证人。

  “。”

  穆非安擦泪,继续道:“奴才,奴才怕极,场一活口,奴才生怕被总管责骂,便逃。”

  容盯穆非安,人怎熟,又哪里见。

  当,容水漾轻寒台柱子物园里扫粪联系一。

  “话通!既逃,又何?”柳溶溶道。

  “奴才本装道,南南北北被当场捅死惨状实令奴才心惊,奴才活,更此日日被噩梦困扰啊。”

  穆非安线颤抖,匍匐,情真意切。

  修宁怀疑自己疯。

  真怜,小脑袋快炸。

  通穆非安一顿神操做。

  更愿相信,敢相信穆非安帮自己。

  “既,何刚才,才?”展翠又审道。

  穆非安打哭嗝,十分弱小怜,音清脆条清晰:“陛暴怒,牵扯九殿,奴才一介草芥,又怎敢随便妄言呢?”

  “九殿卑亢,面各方压力仍自救水火,奴才佩服至极,愿此石沉大海,更愿南南北北无辜惨死,所奴才拼死。”

  完,穆非安暗戳戳用余光瞟修宁。

  修宁心痒痒,此刻再承认承认。

  小东西,帮。

  卜仁冷冷嘲讽:“怎,侍卫脚底云纹朝靴?”

  穆非安挑眉卜仁一,“倒,色昏暗,奴才连劫匪长道。”

  脸清谁鞋底。

  此言一,啪啪打脸面指认修宁侍卫目击证人。

  “无凭无据,就凭一人之言,足信。”柳溶溶道。

  穆非安唇角微勾,随袖子里掏一东西,用手帕包严严实实,递柳溶溶面。

  “大人,东西奴才案场远处捡,奴才虽认识,关重大,奴才敢隐瞒。”

  就确凿物证。

  卜仁瞳孔骤缩,广袖手猛攥。

  捡?

  柳溶溶打,猜女帝并让此再牵扯旁人,如带慢慢调查。

  就当接一刻,穆非安手一滑,帕子里原本包东西轻而易举就掉。

  灯笼火早高高燃,映寺亮如白昼。

  “?”展翠亲自弯腰捡。

  纯金刻制,花纹繁复,一就普通东西,块令牌。

  面刻户字,反面卜字。

  户部尚书府令牌。

  人嘴快嚷嚷:“户部尚书府令牌吗!怎劫兽场呢?”

  “呢?怎!”卜仁大惊,心乱跳。

  情人干,令牌怎带。

  令牌场,怎解释清。

  卜翔立刻:“陛,绝无。”

  德康翁亦道:“此蹊跷,如将人带刑部重新审。”

  女帝意思,旨,修宁突惊讶道:

  “居私人令牌。”

  卜仁脑袋嗡一,意识摸自己身,令牌翼而飞。

  一,就明题。

  修宁挑挑眉,又提谁。

  卜仁就急号入座。

  至此,傻子就怎。

  民怨沸腾,质疑音层穷。

  今若无结果,恐怕难平息众怒。

  修宁借机道:“陛,宝遇害,一丝线索就轻易放,云城百姓此,请陛一明确交代。”

  女帝皮麻。

  修宁身难缠百姓,而身几双乞求暗示睛让难。

  确维护德康翁,更重自己皇帝贤名。

  既如此,就听由吧。

  女帝示意修宁平身:“依,该如何解决?”

  修宁侧身让,展臂百姓道:“陛妨听听民心所。”

  人群暗线非常机灵:“搜府!搜户部尚书府!”

  果,带,众人再一次嚷嚷搜府。

  

叫我小馄饨

今天当个沉默的馄饨吧~   嗯……   不得行,我是个莫得感情的要豆机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