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第39章 一贫如洗的公主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叫我小馄饨 2304 2020-08-15 00:02:24

  “这么说,你同意搜府?”女帝冷眸微眯,一瞬不瞬的望着修宁。

  修宁泰然自若,悠然一笑:“儿臣什么都没做过,何必在意?况且已经到了这地步,若儿臣拦着不搜,就合了某些人的心意了。”

  卜时仁听到修宁后半句话,气的差点跳起来,却被德康翁主一把按住,狠狠掐了一下。

  女帝将目前的情形尽收眼底,陷入深思。

  事发的时候所有证据都指向修宁,她那么干脆的让修宁认罪,只不过是想找个人顶罪,结了案完事。

  谁知修宁不但不惧怕她的雷霆之威,反而据理力争,闹到这地步。

  卜时仁和德康翁主又这幅表现,孰是孰非,女帝一目了然。

  若搜府,搜出些东西坐实修宁的罪让她背锅就罢了。

  若什么都搜不到,案子更加麻烦,万一牵连户部尚书和德康翁主……

  “母皇,母皇?”想容推了推女帝。

  女帝不着痕迹的回神。

  事已至此不搜不成,后续之事,待结果出来再说。

  不知为何,德康翁主感觉有点心慌,暗示女帝:“陛下,既然要搜九妹妹的府邸,就让柳大人和展大人略微看一下就行了,不必大动干戈伤了体面。”

  “母亲!”

  卜时仁大惊,如果让刑部和大理寺卿去搜,那她之前藏进修宁府里的尸体和证据未必找得到,到时候她一番布置就都白费了!

  “你闭嘴!陛下面前长辈说话,没你插嘴的份!”德康翁主拿出一家之主的身份呵斥卜时仁。

  卜时仁下意识的往卜翔怀里缩。

  父亲疼女儿,卜翔立马抱住卜时仁,无奈的看向德康翁主,眼底是一层化不开的情意。

  “好了,”女帝挥挥衣袖:“柳溶溶,展翠。”

  两人拱手:“臣在。”

  “朕命你二人即刻前往九公主府搜查。”

  “谨遵陛下旨意。”

  二人带着刑部和大理寺的人直奔九公主府而去。

  修宁垂眸,墨色深瞳敛尽眼底的阴戾,又来了,心底那股说不清道不明,让她想哭又想杀人的暴戾再一次涌上心头。

  她亦说不清是为何,大概是看到卜时仁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景象刺激到自己了吧。

  躲在卜翔怀里撒娇的卜时仁可不这么想。

  修宁已经怕到脸色苍白了。

  卜时仁一阵暗爽,这算什么?刺激的还在后面。

  等柳溶溶和展翠带着食铁兽皮做的屁股垫,还有零零散散的骨架回来时,才是修宁真正的死期。

  帝都百姓爱食铁兽如命,若亲眼看到它们那样惨烈的死法,不把修宁剥皮抽筋才怪。

  “殿下,您还好吗?”

  红樱担心,修宁身体一直不好,脸上长年累月的没有血色。

  回到京城没消停过,今日又饿又晒一整天,这会是不是快撑不住了?

  心底的怪异感渐渐平息,修宁睁开点漆般的眸子,“我没事。”

  暮色渐晚,日光已落,天边红霞如血,余热未散,可现场却没有人离去,都在等柳溶溶和展翠回来。

  纪斯简派来的人掐好了时辰混进人堆,随时听候修宁的指示。

  马蹄声、铃铛声由远及近,柳溶溶和展翠带着人空手而归。

  什么都没搜到。

  去了趟九公主府,二人不仅没搜到一根熊猫毛,还对修宁产生了同情,因为一贫如洗!

  她们就没见过这么穷的公主!

  要啥啥没有,到哪哪荒芜。

  不过这话柳溶溶可不敢说,只快步来到女帝面前,道:“回陛下,九殿下府里并无任何异样。”

  “怎么可能!”卜时仁震惊。

  那些东西可是她亲自派人去埋的啊。

  怎么会不见呢?

  女帝也有点不相信。

  就算修宁和这个案子无关,可她身为公主,府里怎么着也能抓到这些年在官场上一些不能翻上来的把柄。

  然后她趁此机会打压修宁就顺理成章了。

  就,什么都没有?

  如此清白干净?她不信。

  “你确定吗?”女帝深深盯着她。

  柳溶溶一愣,陛下这是什么意思……

  她要说确定还是不确定啊。

  太难了,柳溶溶扭头用眼神示意展翠。

  别让我一个人扛,你倒是说句话啊。

  展翠是个宁折不弯的性格,她可什么都敢说。

  “陛下,九公主府里确实什么都没搜出来,但是微臣发现一奇怪现象。”

  “什么现象?快说!”卜时仁咋咋呼呼,迫不及待的想有新发现。

  “讲。”女帝道。

  展翠深吸一口气,看向一旁的修宁,道:“陛下,微臣此次与柳大人前去九公主府,发现府里的一切布置,都不像公主府该有的样子。”

  女帝目光如钩,拉长声音道:“爱卿此言何意?”

  难道说修宁府里规制僭越,有不臣之心?

  展翠挺直腰板拔高声音道:“陛下,九公主府里太过简朴,规格虽然不小,但过于破旧,恕臣直言,臣从没见过如此寒酸的公主!”

  简直令人发指,京城里哪个天潢贵胄不是金玉满堂的,偏偏修宁府里一片凄凉,侍卫们也一个个穿着破破烂烂,就差上街要饭了。

  再回头看看修宁这一队人的衣着,怕是把压箱底的衣服都穿出来了吧?

  女帝的表情逐渐僵硬化。

  想容凌厉的瞪展翠一眼:“展大人,不要说与案情无关的言论,令陛下担忧。”

  展翠硬邦邦低头:“陛下恕罪。”

  修宁不动声色,卜时仁那些小手段她根本就没放在眼里。

  欺负到她的地盘上还想她毫无察觉?当她是死人吗?

  这份惊喜,就让卜时仁自己承受好了。

  更何况她早就虑到了会搜府,怎么寒酸怎么来,为了装的像,正门上的红漆都特意让绿蕉偷摸抠掉两大块。

  府里还有高去闲那个八面玲珑的老狐狸,柳溶溶和展翠去了,她都能脑补出高去闲老泪纵横的可怜样。

  “修宁,你也别计较,母皇回头再补偿你。”女帝装模作样道。

  修宁顺从的垂首:“儿臣受些委屈倒不要紧,可熊猫究竟哪里去了?又是被谁所杀?陛下,此事必须彻查。”

  “对!”

  “必须找出凶手!”

  群情激奋,百姓已经恨的咬牙切齿,到底是哪个嫌命长的敢动国宝?

  那可是灭门的重罪。

  指控修宁的罪证条条不成立,甚至是莫须有,那这一出显然是栽赃。

  众人若有若无的往德康翁主那边瞟,从始至终,只有卜时仁咬住修宁不放,那就难免不让人多想了。

  女帝一看苗头不对,立刻道:“此案过于蹊跷,就交由刑部去查,大理寺卿协理,天色已晚,今日到此为止。”

  修宁冷笑,处置她就雷霆万钧,到别人就想和稀泥,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右手食指对人群轻勾,暗线点头表示收到,刚想站出来,人群中突然一声哀嚎。

  穆非安满脸尘土的滚出人群,滑跪到女帝面前。

  身后一路烟尘。

  修宁缓缓转头,满脸问号。

  虽然他乔装易容,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个灰头土脸的少年。

叫我小馄饨

修宁:就,挺秃然的。非非是个大变数。   小馄饨:不气不气。   修宁:给我红豆粥我就不气。   小馄饨咬手帕:嘤嘤嘤,豆子不够煮粥啊…   (疯狂暗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