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第38章 一个人的战场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叫我小馄饨 1771 2020-08-14 00:02:30

  “还不跪下!”女帝指着修宁骂。

  “儿臣无罪,为何要跪?”

  修宁的心一点一点沉到谷底,如同被寒潭之水浸泡一般,凉到麻木。

  瞧,这就是她的母皇。

  是她一直渴望得到的母爱。

  “你无罪?那你如何解释眼前这一幕!”

  女帝后悔在大庭广众之下审理此事,真是给皇室抹黑。

  她现在只想快点解决修宁,好早点离开这个地方。

  “证据确凿你还说无罪!”

  卜时仁见修宁翻不了身,彻底挣脱德康翁主的束缚,站到场地中间嚷嚷:“云中城的百姓们都看看,劫走国宝的人,该如何处置?”

  百姓们义愤填膺,整整齐齐道:“该杀!”

  “该杀!”

  食铁兽本就不多,帝都的更加金贵,九公主居然敢一次带走两只,不知用途不知生死。

  这样毫无道德底线的人,如何不该死?

  民心一致,即便女帝想饶修宁一命也不可能。

  想容略略抬头,是她小看卜时仁,还是高看了修宁?

  总觉得这件事没这么快结束。

  可陛下暴怒,百姓愤懑,这种事看起来简单,可一旦被认定,就没有人再去细想其他。

  修宁无视身边的各种声音,只身走向笼子,抹了把血迹和木柱上的刀痕。

  “你干什么?”卜时仁不满,修宁已经死到临头了,居然还这么淡定。

  她就是看不上修宁那张臭脸。

  好像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陛下,此事蹊跷。”修宁回身对女帝道。

  “嗯?”女帝气到不想说话,只用鼻孔回应修宁。

  修宁负手慢慢走向众人,边走边道:“我府上的人,从我开始至最低阶的侍卫,所用所习皆为剑术,而这木桩上留下的搏斗印迹,却是弯刀所致。”

  “柳大人,展大人,你们断案经验丰富,可以上来查验是否如我若说。”

  修宁叫出刑部尚书柳溶溶和大理寺卿展翠。

  柳溶溶和展翠一愣,万万没想到修宁在顶着所有人的压力下仍然没有放弃,并且指出了证据的不合理之处。

  被百姓围观,她们也不好推辞,只能上前细细查验,再和修宁侍卫的佩剑仔细对比,果然,武器造成的痕迹完全不同。

  卜时仁小小的眼睛此刻勉强睁大,不依不饶:“那这也不能说明什么,谁去当贼还会拿平时用的武器?”

  修宁扭头,眼神又暗又冷:“那墨底云纹朝靴呢?既是我的侍卫,我派人去偷熊猫,难道会蠢到穿有代表性的服饰吗?”

  “你狡辩……”卜时仁指着修宁的鼻子嚷嚷。

  “再者,”

  修宁打断卜时仁的话,“朝靴藏在衣袍下,若非趴在脚上细细观看,又怎能看出特征来?”

  说到此处,修宁转身俯视地上跪着的证人,一本正经道:“你们两个言之凿凿认出云纹朝靴,请问你们昨天是趴在歹徒脚上又看又闻的吗?”

  “噗——”

  人群中一直看热闹的穆非安笑出声。

  修宁挑眉,这笑声怎么有点耳熟。

  她还听出了幸灾乐祸的味儿。

  顿了下后,修宁继续抢夺发言权:“且天色昏暗,打斗过程中你们又是如何看清楚的?今天见了我侍卫的脚,看都没仔细看就一口咬定,这就是所谓的证据?”

  两个证人汗如雨下,嗫喏着不知该怎么作答。

  说到此处,修宁非常鸡贼的带着期盼且热血的目光鼓励柳溶溶和展翠。

  二人只能赶鸭子上架秉承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硬着头皮上。

  柳溶溶迟疑一瞬:“只从现场证据来看,确实不足以证明此事是九殿下所为。”

  展翠附议:“柳大人说的对。”

  女帝神色未变,只是心里诧异,修宁居然并不像从前一般怯懦木讷,反而心智坚定十分冷静,强行拉柳溶溶和展翠进入此案。

  她二人断案是分内之事,主持公道更是理所应当。

  有她们说话百姓的叫嚣亦平息不少。

  “可这也不能完全说明修宁是清白的。”

  卜时仁虽然只比修宁小了一岁,但逻辑很清晰。

  只不过她太过心急,太想打压修宁,反而漏洞百出。

  “那时仁你说,要怎样才能证明我的清白?”修宁故意问。

  德康翁主都没来得及捂她的嘴,卜时仁就毫不犹豫的接了下去:“只怕要搜查小姑姑你的府邸以证清白。”

  “搜府?!”

  红樱气的双手直抖,在任何情况下搜查别人的府邸都是极其侮辱的行为。

  那种羞辱,就像有人搜你的房间,拿走你写给爱慕之人的诗句,然后在大庭广众之下取笑是一样的感觉。

  “对啊,如果问心无愧又何必在意一搜?”卜时仁无所谓的摊开双手。

  “殿下!”

  红樱忍不住扯了扯修宁的袖子,急的眼睛都红了。

  修宁回给她一个“你冷静”的眼神。

  红樱愣住,这几天她是有点忙,大多时间不在府里当差,难道修宁有她并不知道的动作?

  想容趁机溜缝:“公主府不比寻常地方,还是不搜为好,母皇觉得呢?”

  修宁看看想容一身朱红锦服,高贵华丽,像极了前世在监斩台上的样子。

  她还真是抓到机会就狠戳自己。

  女帝不说话,眸光深不见底,只死死盯着修宁,很明显要看她的态度。

  修宁毫不在意,绛紫色纱衣一挥,青丝飞扬:“陛下,若是搜府,那搜便是了。”

  

叫我小馄饨

下旬会爆更,还要靠大家的支持哦~   前方男主即将有骚操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