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第36章 事情没那么简单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叫我小馄饨 2026 2020-08-12 00:02:00

  “什么事大呼小叫的,陛下在此,成何体统!”想容的父亲珍妃开口。

  女帝抬手制止他,满城百姓都在,她装也要装出贤明君主模样:

  “何事惊慌?”

  动物园园长是个年过五十的女人,一向老练沉稳,现如今却吓的三魂丢了七魄,可见是出了大事。

  “回陛下,陛下您之前钦定的两只食铁兽,不,不见了!”

  人群一阵惊呼:“不见了?”

  这是什么意思……

  “话说清楚。”女帝美目泛着阴鸷。

  今天所有流程都是安排好的,当然,选哪个国宝出来亦是女帝密旨钦定,谁活腻了敢在全城瞩目的情况下挑战皇权。

  “就,就是陛下钦定的食铁兽都不见了啊,那么大的食铁兽,那么大的两只啊!”

  园长哭的破音,一边比划一边捶胸顿足。

  “臣有罪,前日还好好的,昨天关进笼子里,今天再去时就不见了,笼子边上还有血迹!”

  听到这里,人群的声音已经从窃窃私语成鼎沸之势。

  “血迹?”女帝握紧座位边的把手,十分不快。

  这特么到底是谁干的。

  “查,立刻给朕查!”

  当着帝都百姓的面,此事绝不能不了了之,否则国宝受害难以平息民愤,安定民心。

  大喜的日子发生这样的事,气氛早就变的沉重,就连礼乐声也停下。

  现场安静的可怕。

  哪怕太阳毒辣,可此时所有人心里都覆上一层不安的阴云,达官显贵缩成鹌鹑,生怕自己受到牵连。

  穆非安混在人群中一直看着面无表情的修宁。

  啧,上面那个冷冰冰的二傻子要被人算计了,居然还能这么风平浪静的。

  女帝下旨彻查很快就有了结果,园长带人拉着空笼子过来,车边上还有很明显的干涸的血迹。

  “现场都查明了?”女帝的脸色比茄子还难看。

  “回陛下,都查明了。”园长心肝颤抖。

  “若有半分差错,仔细你的皮!”

  女帝看这个园长很不顺眼。

  如果园长日夜守在国宝旁边,又怎会出事。

  还要劳驾她这个皇帝来处理这种事。

  真是该死。

  大庭广众之下,一旦牵连哪个贵族,就连转圜的余地都没有。

  园长擦擦额头上细密的汗珠,把女帝的话在心里掂量了好几个来回,不知道该不该张口。

  “陛下问话,你仔细回答,当着全城百姓的面有什么可顾虑的。”

  卜时仁站在德康翁主身边出声,看起来十分不屑。

  修宁淡淡的瞥了她一眼继续在原地看热闹。

  园长顶着压力,反正横竖都是死路,食铁兽如果死了,她也要跟着一起上路。

  能拉一个是一个!

  怀着这样的心理,园长内心坚定不少,回身命人将笼车拉上前来,道:

  “此车昨日已备好,并将南南和北北放进去好生伺候,只等今日亮相,可没想到再见时,看守的人死的死伤的伤,笼子里尽是斑驳的血迹,拖了一地。”

  园长大概交代清楚,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食铁兽又名熊猫,是华夏九州放在心尖上宠的宝贝。

  平日虽然憨厚蠢萌,但骨子里的血脉却是熊族血统,遇到危险会本能反抗。

  若是笼子里有血迹的话……

  想容也考虑到这一层,出声询问:“可否辨别血迹是人血还是动物的血?”

  园长扑通跪下,掀起尘土飞扬:“回长公主殿下,分的出来,人血是经过搏斗留下的,其余刮蹭是……是熊猫血!”

  百姓们顿时痛心疾首,嚷嚷着找出真凶。

  食铁兽那么可爱,到底是哪个丧心病狂的杀人劫兽?

  还不知缘由不知动机。

  一旦被劫走,那定是凶多吉少了。

  “阿弥陀佛。”胤空带领众和尚念了句经。

  在佛门前讲这等血腥杀戮之事,的确讽刺。

  女帝声音冷的能掉冰碴子,徘徊在暴怒的边缘:“可有线索?可知凶手动向?”

  “这……”园长有些为难,目光在贵族中扫来扫去,尤其不敢看修宁。

  这时,卜时仁的父亲户部尚书大人卜翔站出来道:

  “陛下,南南和北北是陛下密旨钦定,既是密旨,那就绝不会对外公开,也就是说,这件事只有宫墙以内贵族宗亲中才可探一二。”

  如此一来,范围就缩小了。

  女帝何尝不知这个道理,可正因如此才为难,万一牵扯到谁,都会瓜葛到皇室脸面。

  究竟是谁吃了含笑半步癫还是双料喉风散,惹出这么大的祸端!

  园长亦明白此事牵连甚广,不是她能承受的,既如此,那就该说的都说,其余的她可就撒手不管了。

  回头准备好棺材和白布,等着陛下圣旨一到,就可以把自己埋了。

  想到这,园长深吸一口气:“回陛下,事发现场很明朗,血迹虽有遮盖,但还是沿途查到蛛丝马迹,血迹一直到桂花巷消失。”

  桂花巷?

  所有人都开始自动在心里排查。

  卜时仁慢悠悠的引导众人思绪:“穿过桂花巷就是各家府邸了,刑部尚书府,工部侍郎府,大理寺卿的宅院……还有九公主府都在那边。”

  修宁眉毛一挑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被点名的几位女官以及修宁瞬间成了阳光下的焦点。

  “你们上前来。”女帝传几人出列。

  刑部尚书:“陛下明鉴,臣最近一直在京郊查案,也是因为今日乞巧才赶回来。”

  女帝点点头,的确如此,是她亲自下旨把刑部尚书派出去办案的。

  见刑部尚书脱离嫌疑,工部侍郎也拱手出列,脆生生道:“陛下,微臣身份卑微,从不知陛下钦定了国宝啊。”

  女帝深深打量工部侍郎,她胆子最小,且官职低微,是不会有机会接触到机密。

  大理寺卿一脸铁面无私道:“陛下,微臣愿在佛门前立誓,与此事绝无牵连。若陛下放心,此案倒可以交由微臣来办。”

  女帝满意的点点头,这话说的她心里熨帖。

  前面三人都有为自己开脱的说辞,只剩修宁在一旁默不作声。

  “老九,你有什么要说的?”女帝丹凤眼轻轻眯起来。

  卜时仁借机插嘴扇风:“说呀小姑姑!”

  

叫我小馄饨

谢谢大家的红豆子,谢谢星星的打赏   (づ′▽`)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