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第35章 他是看出了些什么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叫我小馄饨 2199 2020-08-11 00:05:49

  齐深欲拒还迎的推了修宁一下,没推开。

  这才娇怯怯的倒在修宁怀里,声音愈发低下去:“九殿下,这不合规矩。”

  修宁的白眼快翻到脑后。

  不合规矩?

  那还不是躺在她胸前躺的舒服。

  “方才那么多人都看到了,况且是你主动上了我的车,不是么?”

  修宁一手搂着他,一手勾起他的下颚,齐深清秀的面庞近在眼前。

  马车晃晃荡荡,二人的距离也忽远忽近,呼吸交错近在咫尺。

  齐深望着修宁一双如碧水寒潭般幽深的眸子,冷漠的俏脸,以及唇边一丝邪魅的笑意,心头莫名一跳。

  有些燥热起来。

  不对,他明明爱的是想容,怎么会被修宁吸引?

  慌乱的逃离修宁的怀抱,整理自己的衣服,坐的远些。

  修宁没再捉他,也不想再逗他。

  没意思。

  她有点怀疑人生。

  上一世的自己怎么会这么瞎?

  齐深从长相到身段到手感没一样比的过穆非安。

  两世为人,她只抱过齐深和穆非安,对比简直不要太明显。

  穆非安的发丝总是软软的凉凉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修长坚挺的身材,偏偏该软的地方软的一塌糊涂。

  一张俊颜更是人间孤品。

  还偏偏那么的会撒娇娇~

  让她心尖儿像被羽毛扫过似的痒痒。

  “殿下,深呼吸。”

  红樱拼命眨眼提醒修宁注意收敛。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绯红的面庞和错乱的呼吸是怎么回事。

  修宁愣住,随后脸上阴云密布。

  她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总想到穆非安!

  而且还都是些特别下流龌龊的想法!

  “没事。”修宁咬牙切齿,指骨捏的泛白。

  马车里瞬间沉默,谁都没再说话。

  齐深心里暗爽。

  果然,刚刚他不过略施美人计,就让修宁心神激荡成那个样子。

  自己在她心里的地位果然无可撼动。

  这样想着,齐深腰杆直了些,眼里也挂上笑意,能让一个公主对自己神魂颠倒,想来京城里也没有谁有这等本事。

  可惜,修宁出身太过低贱。

  父亲不过是下九流最贱的妓子,而他则出身世家贵族。

  若是修宁有想容一半的高贵,他或许还可以考虑她。

  不过目前的状态也很棒,他很享受周旋在想容和修宁之间被爱和被需要的感觉。

  能得到两个公主的青睐,齐深一阵满足。

  修宁慢悠悠掀起眼皮,瞥了他一眼。

  他虽是看窗外的风景,可脸上的得意无论如何也藏不住。

  修宁面无波澜的继续闭目养神。

  喜怒易形于色之人,不足为虑。

  从出宫至国寺大概一个时辰的路程,已过午时,天气愈发闷热。

  马车渐渐慢下来,直到停下,国寺到了。

  所有人依次下车,女帝以及皇夫,还有几个位高得宠的男妃跟在身侧。

  当然,想容的父亲也在妃子的行列。

  随后跟着的便是想容和修宁,大长公主一脉。

  卜时仁一身青蓝正装,珠翠挂满了发冠。

  只不过她未看修宁一眼,而是安安静静的跟在自己母亲德康翁主身边。

  修宁挑挑眉,她还真是老实的过分。

  “阿弥陀佛,陛下亲临国寺,是逐月之福。”白须方丈胤空身着宽袍海清,外套正红袈裟,带领全寺在门口恭迎女帝。

  女帝自然一脸虔诚:“俗世之人岂敢搅扰佛门清净。”

  客套一番后,女帝銮驾进门,修宁亦跟了进去。

  方丈胤空原本在一旁迎众人进门,忽然感到一股阴森森的凉气靠近。

  佛门宝地,如何会有阴气?

  修宁刚好经过。

  胤空诧异的盯着修宁的背影,九殿下钟离修宁怎么一身阴气,分明阳寿已尽,这阴魂不该活在世上。

  “九殿下留步。”胤空开口。

  修宁被叫住,平静的目光里带了点疑惑。

  前面不远的女帝自然也停下,所有人都盯着修宁。

  胤空自知突兀,只得找个借口:“阿弥陀佛,殿下为逐月奋战沙场,奈何佛祖座下见不得血腥气。”

  众人嗤笑声此起彼伏。

  这就变相说明修宁杀气重,不配入佛堂。

  人群中只听到卜时仁的嘲笑声最大:“果然是不祥之人,这么多人都在这,偏偏佛门就容不得你。”

  修宁一脸无所谓,容不得她的又何止佛门。

  这种时候女帝只得拿出态度:“修宁,你刚从战场回来不过月余,杀气太重别搅扰佛门清净,就在殿外侯着吧。”

  陛下圣口已开,修宁也不能说什么。

  刚好她也懒得进去,念经的声音听的她头疼。

  众人或有同情、鄙视、嘲笑的目光看向修宁,最后都扬长而去,只留修宁这一小撮人站在毒日头下。

  修宁掸了掸衣袖,不甚在意。

  不就是被孤立么?

  这肮脏的圈子,她也不想融进去。

  红樱有点哽咽,小心翼翼的觑着修宁的神色,低声道:“殿下别难过。”

  明明是平定边境保一国平安的功臣,本是功德无量,到头来却连佛祖的殿堂都不配进。

  红樱越想越气,回头瞪着还未进堂的胤空,都怪他多嘴!

  死秃驴,脑袋都晒的反光了还这么多屁事!

  察觉到红樱不善的眼神,胤空反倒笑起来,

  “阿弥陀佛,九殿下,方才得罪了。”

  胤空是修为有成的高僧,人都走光了他突然道歉,那肯定是事出有因。

  修宁明白过来,略微点头致意:“不知方丈有何指教?”

  胤空盯着修宁苍白的脸颊,她的面相复杂,一时半刻他竟也看不透。

  “九殿下,此刻不是说话的时机,若殿下改日有空,贫僧再与殿下长谈。”

  这便是正式的邀约了。

  修宁点点头,目送胤空进殿。

  她上一世惨死,怨气极重,又莫名重生,连她自己有时候都难免困惑。

  胤空是得道高僧,极有可能是看出了什么。

  修宁挑了个凉快地儿待着,尽量忽略心底的暴戾和不适。

  敬香很快,不过小半个时辰,胤空便迎女帝到国寺门外。

  场地早已空出来,周围围满百姓。

  乞巧这样的大日子,敬香之后,便是请国宝瑞兽走个过场,祈求国运昌隆。

  今天不仅能见到皇帝,还能见到国宝,帝都百姓自然欢呼雀跃,在外围摩肩接踵,挥汗如雨。

  只是众人左等也不到,右等也不到,眼巴巴的盼着国宝,可又过了一个时辰,都没看到个影子。

  “去看看园里怎么回事。”女帝十分不快,她快热死了。

  大总管秦敏刚要吩咐下去,就看到远远的一队人骑马飞奔过来。

  动物园园长连滚带爬的从马背上下来,直接扑到国寺台阶下。

  鼻涕一把泪一把,声音哆嗦的不行:“不好了,不好了陛下!”

  

叫我小馄饨

馄饨最可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