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第30章 一根胡萝卜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叫我小馄饨 2118 2020-08-06 00:07:28

  事情在修宁的意料之中。

  想容睡到第二日辰时才一脸懵比的从掩香阁醒过来。

  她耽误朝会,女帝派人出去找,好家伙,直接找到窑子里去了。

  这种事在烟花巷里本就瞒不住,半天时间就传遍帝都。

  “跪下!”

  女帝满目阴霾,不停地揉着太阳穴。

  想容无从辩解,乖乖跪下。

  “是你自己说不急着娶正君,结果呢?跑到那种龌龊的地方,你可真是给皇族长脸!”

  “母皇,儿臣没有!”想容急切的为自己辩解。

  女帝哼了一声:“你没有?那怎么会在掩香阁醒过来?”

  “儿臣……”

  这也是想不通的地方,她记得昨天明明是想嫖纪斯简,可后面的事竟然记不清楚了。

  好像喝了酒,然后就没然后了。

  一直在旁边充当隐形人的修宁低眉顺眼道:“陛下,念在长姐是初犯,请宽容一二,也请陛下息怒。”

  女帝斜了修宁一眼。

  这个老九在她面前一向是个闷葫芦,今天怎么口齿伶俐起来。

  不过虽然处处看修宁不顺眼,可在男人这方面,她要比其他公主自律的多,从不养男宠或妾室。

  想到这,女帝顺了口气。

  “想容,你可知错?”

  “儿臣……知错。”想容忍了又忍,乖顺道。

  虽然透着蹊跷,可又没有证据,甚至掩香阁的人也承认想容确实是住了一夜,银子都收了。

  她百口莫辩。

  不过女帝一向疼她,只要认错撒娇,一切都好说。

  果然,女帝的神色缓和些:“你若是喜欢,朕也管不着你,但至少不能翻到明面上来!”

  想容心里咯噔一下,这的确已经涉及到女帝最看重的皇族颜面了。

  修宁当然也想到这一层,上前道:“陛下,儿臣有一言进于陛下。”

  女帝今天看修宁格外顺眼,态度也温和:“你说。”

  “掩香阁等风月场朝廷虽不提倡,但也是城中默认的烟花地,可如今……”修宁停顿,故意小心地看想容一眼,继续道:

  “如今长姐的事一出,掩香阁绝不能留,否则会辱没皇家颜面,朝廷威严。”

  女帝深思,修宁说的不无道理。

  想容气的手抖。

  辱没颜面?修宁在讽刺谁呢。

  “的确该查封掩香阁,以正朝廷风气。”女帝一锤定音。

  修宁见机跪下:“陛下英明。”

  “母皇!”想容开始对女帝撒娇。

  “你最近安分些,别再搅到乱七八糟的事里来!若再犯,朕绝不饶你!”

  女帝不耐烦又吩咐几句,赶走了想容和修宁。

  最近新得了个可口的男妃,女帝等不及要回去宠幸他,偏偏被想容的事绊住脚耽误她回后宫的时间。

  离开长生殿,想容心情复杂的盯着前面正在下台阶的修宁。

  虽然修宁置身事外,可直觉告诉想容,昨晚的事她一定脱不了干系。

  “九妹妹,你站住。”

  修宁回眸,目光清冷而寂寞。

  “长姐还有何事?”

  “母皇采纳你的建议,你可欢喜?”想容踏下几个台阶,走到修宁面前。

  “这是陛下的决定,谈何欢喜?修宁自知卑微,不敢揣度陛下的心意。”修宁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呵,我也会听母皇的吩咐,好好自省。”想容几乎是盯紧了修宁的双眼,一字一句的说出这句话。

  是她轻敌了。

  修宁这次回来,好像再也不是以前那个任别人捏圆搓扁的贱坯子。

  想容转身离去,以后对这个老九,是要用些心思。

  修宁冷笑,想容的眼神她不是没看懂。

  不就是威胁对付她吗。

  上一世还少?

  她两手空空,有什么可怕的。

  正因为她手里没了兵权,女帝对她放心几分,才会采纳她的建议。

  也不知道想容能不能看明白。

  表面上受尽云中城百姓的嘲讽丢尽脸面,可真正对她造成的打击是看不到的。

  查封掩香阁,断了多少达官贵人的情趣?

  不敢怨女帝,那只能把气都记到想容的头上。

  修宁摸摸脖子,潇洒离宫。

  晃晃悠悠的回到府里,高去闲喜滋滋的迎面过来,飘逸的胡子分成两撮,贴着他的脖子甩到身后。

  “什么事?”

  修宁眨眨眼,负手进了中厅。

  “穆公子来拜访殿下。”高去闲笑吟吟的。

  修宁挑眉,有点意外。

  他怎么来了。

  “殿下可要见?”高去闲把飞到身后的胡子拽回来捋顺。

  “来都来了,人在哪?”

  见修宁不排斥穆非安,高去闲掐着兰花指兴奋极了:“穆公子在园子里等殿下。”

  修宁摸摸干瘪的肚子,一上午都浪费在宫里。

  饿死宁宁了。

  她真的好可怜呐~

  “把穆非安叫过来,传膳。”

  “是。”

  修宁平时自己一个人吃饭,吃的很简单,基本就是四菜一汤。

  相比其他贵族府邸的山珍海味,她的吃食真的可以称得上寒酸。

  可那些朱门酒肉的人又怎会知道,当她和兵士在前线拼命时,饿的几天几夜吃不上东西时,那时再看她的饭菜,就无比奢侈了。

  “好香啊!”穆非安双眼发亮的走进膳厅。

  “坐,你今天怎么过来。”修宁指了指旁边的空位。

  穆非安不客气的坐下,“来京城这么久都没来拜访过你,今天特意来蹭饭。”

  说完,还不等修宁动筷,穆非安已经埋到碗里扒了两大口。

  呵,蹭饭?

  是想方设法往她身边蹭吧。

  修宁不理他,安静的进食。

  “殿下,胡萝卜切好了。”

  侍女把一盘生的胡萝卜放到桌上。

  修宁有个癖好,最喜欢生啃胡萝卜,甜丝丝又嘎嘣脆,比任何水果都好吃。

  哐啷一声筷子掉地,穆非安不淡定了。

  修宁一瞥,他双眼发绿的盯着那盘胡萝卜,口水流成一条亮晶晶的直线。

  什么鬼?

  他也好这一口?

  修宁把盘子推到他面前。

  穆非安也不客气,拿起一根就用门牙“咔嚓咔嚓”磕了起来。

  半根下肚,穆非安香的简直要立地飞升。

  直接后仰躺在椅子上,一脸享受。

  修宁嫌弃不已:“怎么,就把你舒服成这样?”

  一口萝卜而已啊。

  穆非安正沉浸在胡萝卜的美味中,突然感觉一股热气直窜头顶和屁股。

  不好!

  穆非安慌乱的摸摸头顶,又摸摸身后,完了,大事不妙。

  也来不及和修宁打招呼,丢了半根胡萝卜,一手捂住头,一手捂住尾巴骨,窜出了膳厅。

  

叫我小馄饨

谢谢仙女儿们的打赏和红豆。   小馄饨爱你们哦   谢谢推荐票,木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