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第27章 可惜,不能要了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叫我小馄饨 2066 2020-08-03 00:02:59

  是夜,乌云蔽月。

  三更天的云中城内寂静安谧,就只有烟花巷里依旧热闹。

  男男女女的欢笑声和浪叫声充斥着水漾轻寒和掩香阁。

  “纪公子今日不接客。”

  侍奉纪斯简的阿秋不卑不亢的拒绝门外要求他陪夜的客人。

  门口的女人冷冷道:“再去叫一遍,马上让纪斯简出来,我家主人要他。”

  “贵人见谅,公子今日身体抱恙,真的不接客,况且水漾轻寒从不留客人过夜。”

  阿秋面上充满了歉意,可心里却十分厌恶。

  水漾轻寒与掩香阁不同,掩香阁是什么生意都做,是个名副其实的青楼妓馆。

  而水漾轻寒的男子名倌,都是教坊里出来的艺伎,而熟悉潜规则的贵族也都深谙此道。

  想放松身心,附庸风雅就来水漾轻寒听歌听曲欣赏美男,如果能得到头牌的青睐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而如果想嫖的话直接出门直走去对门就行了。

  今晚来了这么个不速之客,如果说不熟悉规矩是不可能的,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性——找茬。

  “五万两,让纪斯简出来。”门外的女人开始不耐烦。

  阿秋脸上的笑容挂不住,可又不能坏了规矩,只能硬着头皮解释:“抱歉,公子从不陪夜……”

  “滚开!”

  被接二连三的拒绝,女人不耐烦,一脚把阿秋踹开,闯进了纪斯简的厅里。

  阿秋捂住肚子,可还是伸手抓住那女人的脚:“不可以,不要……”

  女人直接抬脚碾到阿秋的手上,本就受伤的他浑身一抖,疼的脸都白了。

  “呵,贱货装什么清高,纪斯简能伺候的了修宁,就不能伺候别人?知道我家主子是谁么?”

  阿秋心底一凉,暗道完了,这是来了个得罪不起的主。

  她敢毫不在意的提起九殿下的名字,那就说明她主子的地位定然在修宁之上。

  “阿秋,不得无礼。”纪斯简轻呵一声,从东间走了出来。

  他听到修宁名字的时候就知道不好,出来看到阿秋趴在地上,心底更是沉了一下。

  “你先下去。”纪斯简给他一个眼神,让他去治伤。

  “公子!”

  阿秋大惊,他如果离开了,纪斯简要面对的是什么,不言而喻。

  “下去。”

  阿秋无奈,只得退下。

  那女人这才迎出一缥缈倩影。

  “你可认得我?”女子摘下面纱,露出真容。

  纪斯简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一会,顺从跪下,规规矩矩的磕了个头:

  “贱奴拜见大殿下。”

  虽然他没有见过钟离想容,但只从刚刚发生的事,还有她和修宁有四五分相似的长相就能猜到她的身份。

  “还算聪明。”想容上上下下扫了纪斯简两眼。

  月白流光常服,青丝高束,神色冷清气质温婉,说不出的俊逸出尘。

  偏偏身处在这种妓馆里,这份出尘俊逸就凭白多了些禁欲的味道。

  “知道怎么侍奉公主么?”想容坐下,目光深深。

  她也是被掩香阁头牌的名声吸引而来,可昨天却刚巧碰到修宁破窗而出,把穆非安拎到水漾轻寒的一幕。

  那一瞬间看到了对面的纪斯简,就被深深吸住了目光。

  可惜,窗户很快就被高去闲和红樱关上了。

  好个深藏不露的修宁,看起来人模狗样的,居然让两个绝色同时伺候她。

  窗户都关了,接下来发生什么事,还用猜?

  纪斯简头垂的更低了,恭敬道:“贱奴惶恐,怕在大殿下面前失了礼数。”

  想容唇边一抹讥讽,伸出手指挑起纪斯简的下颚,可他清冷的双眼偏偏不肯抬头看她。

  “惶恐?昨天怎么伺候修宁的,今天就怎么伺候我。”

  纪斯简周身一颤,心头突突直跳,难道说想容发现了修宁是水漾轻寒的老板,故意来试探他?

  不行,无论如何不能让修宁暴露,哪怕牺牲他自己。

  可他又不想在想容面前让修宁落下个好色的名声。

  正两难之际,门突然打开。

  一道修长的红影闪了进来。

  “纪兄,我新填了一首词,你来看看什么曲子合适……”

  穆非安满面春风的掐着一张纸进来。

  纪斯简一愣,他怎么来了……难道是来救他的?

  他就是那个昨天让修宁失控的少年。

  认识修宁这么久,纪斯简还从没有见过她会因为谁发脾气。

  穆非安先是看纪斯简,随后才装模作样的视线上移,移到想容脸上。

  惊讶的捂嘴,后撤步,一气呵成。

  “给给给大殿下请安。”穆非安没有下跪,像是惊吓过度。

  想容瞧瞧温婉雅清的纪斯简,又看看漂亮的不似凡人的穆非安。

  这两个人间尤物同时在身侧,她要是还能忍住就不是个女人!

  两个头牌都撞到她脚下,想容莫名有种成就感。

  “穆哥儿也在,过来。”

  想容火气蹭蹭蹭往上冒,心底对修宁唯一那点怀疑被穆非安的出现彻底燃尽。

  试探什么的早就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穆非安眸色一沉,但还是乖乖往前几步。

  美人靠近,想容目眩神迷。

  “这么着吧,穆哥儿唱曲,纪公子弹琴如何?”

  穆非安和纪斯简对视一眼,就这么简单?

  “但是,”想容再抬首,眼中的欲望不再掩藏,

  “衣服都脱光了再表演。”

  纪斯简脸色一白。

  穆非安瞳孔幽深。

  “好啊,”

  穆非安突然笑起来,小酒窝愈发明显,看的想容心痒难耐。

  “但我希望,由大殿下您亲自来脱。”

  穆非安对想容张开双臂,桃花眼溢满多情,声音懒懒的,略微上扬,听起来像是在撒娇。

  纪斯简石化,穆非安到底是个什么奇葩。

  难道吸引修宁的就是他的这股浪劲儿??

  想容可没纪斯简这么多的内心戏,起身直奔穆非安。

  只觉得他真是太合她心意,如果可以,一会办了他后,直接带回府里,日日疼爱才好。

  眼看想容扯住穆非安的前襟要往两边剥开,纪斯简心中一急,指尖的风刃即将脱手而出。

  穆公子是修宁看中的人,无论如何不能让想容染指。

  “嘭”的一声,还没等他出手,想容以及室内所有人,除纪斯简外,统统倒地昏迷。

  穆非安眸中红光隐去,嫌弃的拍拍被想容碰过的衣服。

  新的,可惜不能要了。

  

叫我小馄饨

穆非安:“我就站在你面前,你,过来啊!”   修宁:“滚。”   穆非安泪奔,“妈,我媳妇儿凶我!”   小馄饨:“别叫我,没结果。我只想要红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