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第23章 贱人就应该认命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叫我小馄饨 1295 2020-07-30 00:04:30

  长公主府

  卜时仁穿着碎花裙从马车里掀起帘子,一脚踏在太监的背上下车。

  那太监不知怎么抖了一下,差点把卜时仁摔下来。

  卜时仁一声惊呼,不过有惊无险,被侍女们接住安稳落了地。

  等她缓过神来,回头毫不留情的踹了跪在地上请罪的太监一脚。

  “没用的东西,差点摔了本郡主!”

  小太监被踹中心窝,当场吐了一口血,不过他哪敢去擦,砰砰磕头:“郡主饶命,郡主饶命!奴才再也不敢了!”

  “都愣着干什么?还不拖到没人的地方打发了他!”卜时仁看也不看那小太监一眼,轻飘飘就夺了他的性命。

  等到哭喊声越来越远,卜时仁阴郁的神色才好些。

  抬腿踏上台阶往想容府里走去,边走边骂:“真是晦气,弄脏了长公主的地儿……”

  想容歪在美人榻上,手里虽然拿着书,可秀丽的眼眸里却在明显的失神。

  七天前修宁在女帝面前的种种表现,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自从修宁从边境回来后,总觉得她有点不对劲,又说不上哪里不对。

  看起来什么都没变,可总是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阴森森的劲儿。

  像是恶鬼,让人不自觉的胆寒。

  原本修宁一个庶出公主,她不必在意,可女帝年事渐高,储位未定,嫡公主钟离意晚还没有回京,凡事都不能大意了……

  “大殿下,时仁郡主求见。”黄芩走到想容身边低声道。

  想容秀目里流露出一丝厌烦。

  卜时仁仗着出身尊贵向来嚣张跋扈,偏偏又是个没脑子的纨绔膏粱,如果不是因为有一层亲戚关系,她真的不想搭理这种人。

  “让她进来。”

  “给大姑姑请安。”卜时仁拎起碎花裙进殿,露出一排小白牙。

  “坐吧,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里逛逛?”想容再不喜欢她,也只能装出笑意。

  卜时仁撇撇嘴,扭到想容身边开始撒娇:“大姑姑最疼时仁了,您可一定要为我做主。”

  想容唇边一抹讥讽,但还是柔声哄她:“谁欺负我们时仁了,姑姑替你出气。”

  卜时仁眼睛一亮,蹭到想容身边坐下,道:“还能有谁,不就是修宁嘛,怎么看她都不顺眼,前些日子在陛下面前,大姑姑看她那副恶心样子,把陛下都哄住了!”

  想容几不可见的蹙了下眉尖,有点后悔放卜时仁进门。

  “她在陛下面前没做错什么,况且朱雀门的事,你当我们不知道?”想容并不想为这种小事费心思。

  卜时仁一愣,随后开始腻在想容身边哼唧:“大姑姑……我就是看不惯她那副不把我放在眼里的样子,她把自己当什么人啊。”

  卜时仁在行宫里见到修宁的第一眼就很讨厌她,明明是那样卑贱的出身,偏偏不肯乖乖认命,还拼命向上爬,她真的讨厌透了修宁身上那股卑微的穷酸劲儿。

  贱人就应该认命。

  “她是公主,是你的小姑姑。”想容隐晦的提醒卜时仁。

  “什么小姑姑,她也配?我只有大姑姑和三姑姑,大姑姑最疼我了。”卜时仁摇晃着想容的袖子。

  “别闹,”想容拉回自己的衣服,有点不耐烦:“你再不喜欢修宁又能怎样?以后别把这种话挂在嘴边。”

  卜时仁手指顿了一下,脸色明显不快,不过立刻蹲下来道:“大姑姑,我倒有一个法子可以一劳永逸,除掉那个碍眼的人。”

  想容秀目眯了眯,身边黄芩等人乖觉退下,当做什么都没听到。

  “她是公主,你无端端的起什么幺蛾子?还不知道避讳!”

  想容真是厌恶透了这个没脑子的侄女。

  卜时仁锲而不舍,势必要拖想容下水,“姑姑,你先听嘛,听过后再下定论好不好?”

  想容垂眸,努力平复想把她扔出去的心情,耐心听卜时仁说出她的算计。

  

叫我小馄饨

男主要换个身份了,高能(づ′▽`)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