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第19章 她终于回来了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叫我小馄饨 2159 2020-07-26 00:02:27

  修宁这个钢筋混凝土做的直女,终于,终于开窍了!

  她居然睡了男人!

  红樱和绿蕉无比激动,如果不是当着修宁的面,她们两个真想给彼此一个六亲不认的拥抱。

  “愣着干什么?你们两个还不进来。”修宁披衣起身,顺便把被子往上拽,只留穆非安一双小鹿般纯净的眼睛露在外面。

  红樱和绿蕉很自觉的端着东西停在外室,恭敬道:“请殿下洗漱。”

  修宁起身,身后的穆非安也坐起来。

  “我也一起洗洗。”

  昨晚本来就没脱衣服睡觉,也没什么可避讳的。

  这样想着,穆非安抢在修宁前面出了内室。

  “两位姐姐早上好。”穆非安弯起桃花眼,笑的乖巧又可爱。

  “穆公子早……”红樱绿蕉还没打完招呼,视线就已经停留在穆非安的脖子上了。

  两人同时倒抽一口凉气。

  修宁这是干了什么?

  昨晚难道是掐着穆非安做的?

  那脖子上青紫的抓痕,不是有深仇大恨,就一定是变态所为。

  穆非安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和红樱绿蕉先后套近乎:“红樱姐姐早!嗯……这位姐姐芳名?”

  绿蕉回过神:“啊?我叫绿蕉。”

  穆非安掏掏耳朵:“驴叫?”

  “……”

  “……”

  “什么驴叫,你乖乖坐着,我有话问你。”修宁负手从内室出来,示意穆非安坐到桌边。

  时辰还早,修宁梳洗完毕后就打发走了两个侍女。

  因为她有话要问穆非安。

  红樱和绿蕉只当她是某种需求得不到满足,需要再来一次,所以二人乖觉的退下。

  并且心照不宣的闭口不言。

  “说吧,昨天你是怎么进来的。”修宁开门见山,直接在穆非安对面坐下来。

  穆非安努嘴,看起来委屈屈:“驿站层层把守,我本来想请人通传,可谁知道驿站竟然从里到外没什么人,防守松懈,我就趁机溜进来了。”

  修宁眸光轻敛,昨晚那个时辰,刚好是驿站伤亡最多的时候,门户大开,穆非安趁乱混进来也不是不可能。

  “那你有没有听到什么,看到什么。”修宁仍然对那只从地底下钻出来的手骨心有余悸。

  穆非安指尖一颤,不着痕迹的掩藏到袖子里,道:“看到了啊,一批批的往外抬尸体,我都是等人走净了才敢敲你门。”

  修宁眯眼,仔仔细细的看着穆非安。

  他的神情毫无破绽。

  可越是没有破绽,才越是可疑。

  “你来找我做什么。”修宁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我,我想跟你进京。”穆非安摸了摸脖子,有点痛。

  “跟我进京?”修宁挑眉,这小怂包又想打什么主意。

  而且他怎么就能一路顺利找到她的落脚地。

  她刚在驿站住下,他那么快就找来了。

  修宁对穆非安说的话,一个字都不相信。

  “你给的六万两银票,我本来想进京城置办宅子,可是,可是我都被土匪抢光了……”

  穆非安心疼银子,泪光点点蓄满整个眼眶。

  “你遇到了土匪?”修宁想笑。

  他撒谎真是不打草稿,也不看她信不信。

  为了黏她,穆非安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而且演的一点都不像。

  穆非安明显感觉到修宁平静目光下的嘲讽,眼珠转了转,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

  急急忙忙解释道:“土匪,她们只劫财不劫色!我只是给了她们银子!”

  明明很正常的解释,可修宁总听出了点奇奇怪怪的言外之意。

  不过,她也不打算深究那里面的意思。

  “你只是想进京?”修宁话里有话。

  穆非安一愣,修宁这么问,就很耐人寻味了。

  越这么问,他就越不能说他要在她身边。

  穆非安塌了塌眉毛,胡搅蛮缠这一招,又失败了。

  “是,是啊,我想进京,呵呵……”

  “好,既然你想去帝都,我就带你一程。”修宁不再看他一眼,转身出门。

  “九殿下,早膳已经备好,请殿下移步用膳。”杨奋亲自前来请修宁出门吃早饭。

  “嗯。”修宁在门口停了停,侧首道:“你也来一起吃。”

  穆非安一愣,才反应过来修宁是在叫他。

  “把你的脖子整理好。”扔下这句话后,修宁径直掠过杨奋奔餐厅而去。

  杨奋站在原地听的云里雾里,正不知所措时,忽然从修宁房里窜出个什么东西,速度极快,头顶还套了个桌布之类的。

  等穆非安离开后,杨奋才反应过来。

  我去……

  九公主看着冷淡,半夜居然叫男宠!

  杨奋呆了呆,又甩甩头,这有什么不可以呢?

  别说公主们谁身边没几个男宠,就连京城那些富贵人家的姑娘小姐,哪个身边没个夫郎妾侍。

  正常,正常。

  杨奋呼气,看来关于修宁不好男色的传言,需要重新审视。

  用了早饭,杨奋打点好一切,修宁同他告别后,又带上走哪跟哪的穆非安,一路北上。

  三天的路程缩到一天多,京城近在眼前。

  可越靠近帝都,修宁的心情就越复杂。

  从被斩首示众到重活一世,她终于回来了。

  在外面无忧无虑的日子终究是镜花水月,京城里的肮脏和波诡云谲,才是她的战场。

  修宁明白,哪怕她再讨厌夺嫡,这辈子也依旧逃不过,她仍然会被卷进党争的漩涡中。

  既然如此,那还不如做这一潭浑水的搅弄者。

  “吁——”

  修宁一队人马在城前停下脚步,帝都城门口热闹非凡,摊位摆出七八十家,接待进出城来往的人们。

  “云中城。”穆非安抬首念着帝都的名字,“这就是逐月国的帝都啊!”

  少年眼睛亮晶晶的,藏不住对新事物的好奇和雀跃。

  而修宁窒息的心情和他截然相反。

  上一世的三年之后,她的头颅就挂在云中城三个字的牌匾之上,晃晃荡荡。

  直到四十九日后拿下,守城兵士把她烂了大半的脑袋丢到荒草堆里,被野狗叼走,她的一生才划上一个圆满的问号。

  野狗叼走的何止是她的项上人头,更是她对亲情的指望,对人世的希望。

  真是讽刺。

  修宁心底偏执的戾气越来越重,天知道她有多努力克制才能让自己拉紧缰绳,不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殿下,该进城了。”红樱驾马并肩到修宁身边,提醒道。

  “嗯。”修宁深吸一口气,眼底是如山的坚定,驱动胯下的白马前行。

  隆隆马蹄践踏,带起护城河旁的尘土,修宁在众人敬畏且好奇的目光下,带着穆非安等百余人进了云中城。

  

叫我小馄饨

修宁死的那一年,只有十八岁。   她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谢谢小仙女们的支持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