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第18章 我想跟着你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叫我小馄饨 2083 2020-07-25 00:08:44

  敲门声还在继续,在静谧的深夜里格外扣人心弦。

  脚腕上森寒冰凉的触感仍在,修宁有些腿软。

  “谁?”

  修宁声音冰冷的如同三冬寒雪,攥紧白虎匕首,不管门外是人是鬼,只要他敢冒犯,哪怕同归于尽,她也绝不会乖乖就范。

  “是我。”门外软绵绵的男孩子的声音。

  修宁心内一松,是穆非安。

  下意识的开了门,果然穆非安衣衫单薄的抱着行李站在门外等她开门,满眼星光。

  “惊喜吗?我来找你了。”穆非安笑的甜甜的,桃花眼弯起来,左脸上还有个小酒窝。

  他来找她?

  放松下来的修宁突然发觉不对,这可是内院,穆非安是怎么进来的?

  再联想刚刚发生的事情,还有穆非安出现过后,屡次古怪的事。

  修宁心底起疑,眼中灵光乱窜,双手无比狠辣的钳住穆非安的脖子,把他摁到了门板上。

  穆非安的头咚的磕到门上,脑壳嗡嗡直响。

  “修宁,你……你干嘛?”穆非安丢下行李,拼命拍打着修宁的手。

  “说,你到底是谁。”修宁脑中清明无比,这个人几次三番接近她,不可能是凑巧。

  除非当她是傻子。

  “我是穆非安啊!放开我,我要没了咳咳……”穆非安被掐的翻白眼。

  听他这个解释,修宁不但没放开,反而下手更重了。

  坚韧修长的五指死死扣紧他的脖颈,几乎要掐到肉里去。

  心底压不住的戾气又蔓延至胸腔,迷了她的心智。

  “修宁,修……”穆非安脸色从青到红到紫,直到现在发黑。

  手也直了脚也直了,穆非安眼白翻上去,人已经死了一大半。

  她在干什么?

  修宁猛的清醒过来,松开穆非安。

  她怎么忘了,穆非安从来就没有武功。

  不然凭借人求生的本能,在这种非死不可的情况下,是不会无动于衷的。

  可他似乎是缓不过来,倒在地上出气多进气少。

  看着地上即将去世的少年,修宁莫名有些闷闷的

  “穆非安?”

  少年没有反应。

  甚至有点口吐白沫。

  “穆非安?”修宁又唤了一声。

  他还是没有反应,但似乎呼吸了一下。

  修宁不再犹豫,干脆的撕开他的衣服,点了穆非安胸前两大穴位后,把他从地上扛进房间。

  又输了些内力给他,穆非安总算缓过来,只是看向修宁的眼神充满防备和受伤。

  像一只无辜被虐待后的小奶猫。

  “你怎么样?”修宁亦压下心底的戾气,尽量温柔的把被子盖到穆非安身上。

  穆非安摇摇头,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修宁眸光暗了暗,有点愧疚。

  刚才差点把他掐死,估计是伤到嗓子了。

  “没事就好,你先休息。”修宁起身离开床边。

  虽然她有很多问题想问,但穆非安被她掐到失声,她也不至于丧心病狂到去逼问他。

  刚要离开,她手就被牵住。

  回头,对上的是穆非安那双无辜干净的桃花眼。

  还有略微鼓鼓的腮帮子。

  不用他说话修宁也读懂了他的意思:你别走。

  修宁道:“你睡这,我去其他地方睡。”

  明天还要继续赶路,再不睡天就要亮了。

  穆非安抓紧了她的手,继续摇头,不让她离开。

  修宁“呵”了一声,又道:“难道你让本公主跟你睡?你还要不要名节了,嗯?”

  她如果真的睡在这里,明天门一开,伺候的奴才们一旦看到,那穆非安就会被贴上男宠的标签,再也嫁不出去。

  修宁也是为了他好。

  就算能嫁出去,穆非安也只能一辈子当个妾室,当不了正室。

  可穆非安还是抓着修宁的手不许她离开,眼神异常的坚定。

  修宁脑中一瞬间闪过什么东西,看看穆非安的手,不知怎的,就想到了刚才从地下钻出来抓她的那只手骨。

  今晚他特意出现在这里,难道他知道什么?

  不许她离开,是怕她出事?

  只是他现在什么也说不出来,修宁也不好问。

  很好,奇怪的疑惑又增加了。

  修宁无奈,只能重新坐在床上。

  穆非安见她坐下,目光才放松了些。又拉拉她的衣袖,示意修宁躺下。

  修宁看看床上,嗯,只有一个枕头。

  “你还要不要嫁人了?”就没见过他这么不要名节的男子。

  穆非安无声张口,可修宁却看懂了他的口型:

  我想跟着你。

  修宁眼皮几不可见的一跳,带动心口猛然抽痛。

  这句话,齐深曾经也对她说过。

  他也曾是清风和月的少年郎,一身白衣,温柔婉顺,轻轻的对她说:“九殿下,我想跟着你。”

  齐深的一句话,让她心软的要了命,恨不得把星辰月光都捧到齐深面前。

  那时,她只想长长久久的爱他,一辈子宠他。

  可惜。

  最后在她心口扎上狠狠一刀的,也是齐深。

  是她自作多情了,齐深那种出身公侯世家的贵公子,怎么可能看的上她这个皇族中出身最低贱的庶出公主。

  原来的痴心相许,终究是年少错付。

  “修……宁?”穆非安缓过来许多,只是声音仍然嘶哑。

  修宁从回忆中挣扎出来,心口仍然像利刀一样刮的刺痛。

  “就在这睡,你……咳咳,你别走。”

  虽然穆非安声音哑哑的,还带着哭腔,可她却神奇的听出了撒娇的语气。

  修宁哭笑不得,穆非安不仅是个哭包公主病,还是个小娇气包。

  行,反正他不在意,她就更无所谓了。

  修宁随手将外套一脱,就着穆非安身侧躺了下去。

  还十分真实的抢过穆非安的被子。

  “睡吧。”修宁侧过身,背对着穆非安闭上双眼。

  尽量忽略脑中齐深的影子。

  穆非安盯着修宁瘦削的脊背,眼中一抹深色掠过。

  她刚刚失神的时候虽然没什么表情,可他还是看到她眼底的落寞和空寡。

  那种孤单寂寥,看的他牙尖颤抖。

  靠近她的确有目的,可现在,他有那么一丁点想认真去了解这个少女了。

  **

  翌日,红樱和绿蕉推开房门的时候,双双石化在门口。

  修宁只让她们两个贴身服侍,自然晨起要来伺候她梳洗。

  可……

  修宁床里面躺着的是什么?

  男人!

  还是认识的男人!

  昨晚难道……

  红樱和绿蕉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的瞳孔里看到自己八卦且激动的嘴脸。

  

叫我小馄饨

我散发着清香~柠檬味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