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第15章 耳朵该扔了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叫我小馄饨 2099 2020-07-22 06:43:02

  哼。

  还想贿赂她?

  “不吃。”修宁侧过头去,尽量不去闻枇杷诱人的甜香。

  穆非安也跟着修宁的角度偏了头,少女流畅的线条在阳光下格外明晰,侧颜比例完美,只是少了层血色的脸看起来格外苍白。

  她真的苍白的过分,一点点血色也没有。

  倒显得玉洁冰清。

  穆非安从没有这样形容过一个女孩子。

  总觉得这样的词汇用在女子身上过于俗气。

  只是这四个字送给修宁,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不知怎的,穆非安就想离她更近些,淌水的枇杷递到修宁面前,

  “就吃一个,吃一个嘛~”

  少年软糯糯的声音就在耳边,况且修宁走了一路确实渴的厉害。

  斜了穆非安一眼,粗鲁的夺过枇杷扔进嘴里。

  甜丝丝的果肉在口中化开,融进喉咙里,竟还带了几分凉意。

  修宁眉尖抖动。

  嗯,真香!

  看天色还早,修宁不客气的直接坐到穆非安旁边,两个人你一个我一个的吃的有趣,分外和谐。

  直到阳光稍稍下去两人才扛着枇杷树回村。

  李婆子早就焦急的在门口等着了。

  可当她看到修宁和穆非安一前一后的扛棵树回来的时候,惊的直拍大腿。

  这两个小祖宗是糟蹋谁家的园子去了?!

  最后还是决定把枇杷树种到李婆子的小院里,尽最大力量抢救一下。

  待穆非安给枇杷树培完最后一撮土后,还满意的叉腰站在树旁边对着修宁抛媚眼。

  “憨货。”

  修宁白他一眼后自顾自走到院墙边,夕阳下,牵牛花含苞待放。

  淡淡的紫色格外让人欢喜。

  修宁倚在篱笆墙边看花,她从来没有过这样吃了睡,醒了玩,上山摘枇杷,回村看夕阳的逍遥日子。

  如果可以,真想留在李婆子家里,做她的孩子,安静的娶夫生子,一辈子平平淡淡的多好。

  想到娶夫郎,修宁不由自主的望了穆非安一眼。

  穆非安回给修宁一个大大的笑容。

  修宁吸气。

  如果娶的人是穆非安这种公主病,那她宁可单身一辈子。

  穆非安并不知道修宁心里把他嫌弃了一回,神神秘秘的走到她面前,拎出一壶酒来,

  “喝酒吗?”

  “你哪来的酒?”

  穆非安眯起桃花眼:“就问你喝不喝。”

  修宁接过酒壶一闻,甘冽醇厚,是坛好酒,岂有不喝之理?

  “把隔壁刘婶也叫过来,一起喝一杯吧。”修宁起身往隔壁院走。

  “你是不是准备走了?”穆非安的第六感告诉他,修宁早有打算。

  修宁脚步一顿,如果可以不用走,她何尝不想一辈子待在这。

  “嗯。”

  一顿简单的饭,也是最简单的离别宴。

  李婆子虽然面上没露出来,但到底眼里看出了不舍。

  救下修宁和穆非安是意外,可明明不属于这里的两个孩子能安安静静待在山沟里陪她这个孤家老婆子这么久,其情难得。

  “李奶奶,这些日子多谢你照顾,也多谢刘婶。”修宁提酒杯,真诚的表示感谢。

  刘婶轻轻叹息。

  李婆子颤抖的抿了两口酒,“谢啥,谁还没个遇到困难的时候。

  只是我心里有愧呀,家里条件不好,没能好好招待你们。”

  修宁难得露出一丝笑容:“能在这里安静这些天,修宁已经很幸福了。”

  李婆子不过是个萍水相逢的陌路人,给了她最大的善意,也温暖了她重生后,那颗早就死透了的心。

  原来世上的人,也不都是算计的。

  还有李奶奶和刘婶这样淳朴良善的人,愿意无条件给予别人帮助。

  一顿饭温馨且略微伤感,修宁迷迷糊糊竟还有些醉了。

  穆非安带的什么酒?

  李婆子和刘婶也醉了,各自回房呼呼大睡。

  修宁倚在桌边,实在有点迷糊。

  这酒后劲略大。

  可为什么穆非安从头到尾精神奕奕?

  这怂货搞的什么鬼。

  穆非安戳了戳修宁的手臂,她喝醉的样子倒像个正常人,最起码脸上有血色了。

  只是越靠近她,少女身上独有的冷香混着酒香就越浓郁。

  让他怪不好意思的。

  “那个,你要不回房睡?”穆非安抱住修宁的肩膀,准备将她搀起来。

  修宁晕的灵魂出窍,一把推开穆非安,满面冰霜的看向他,强装镇定:“不回。”

  作为女人,怎么能在男人面前醉呢。

  掉面子。

  就算倒,也要穆非安先倒。

  穆非安瞧着修宁满目清明的样儿,也不太像醉的不省人事。

  晃晃酒壶又道:“要不要继续喝?”

  他说什么?

  要不要进被窝?

  “嗯。”

  修宁揉了揉眉心,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修宁扫了穆非安两眼,少年微微敞开的布衣,白皙的胸膛,根本不需要费力,她轻轻一扯就会碎。

  偏偏一双桃花眼泛着水光。

  该死的男人,他这是在邀请她吗?

  修宁有些恼怒,满脑子都是穆非安刚才的那句“要不要进被窝”。

  穆非安一愣,不就是问她要不要继续喝酒,答应了就答应,干嘛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那……上,上哪里喝?房上行不行?”穆非安架起修宁,准备拉她爬梯子换场地。

  修宁起身,脑子嗡嗡直响。

  真没想到,穆非安居然是这种浪荡的类型。

  居然要她上他,还大言不惭的说行.房?

  好,她修宁也不是什么扭扭捏捏的人,上就上。

  不上白不上!

  想到此处,修宁的火气更旺了,反手抓住穆非安的手腕直奔卧房,哐啷一声反锁了门。

  将穆非安丢到地上。

  月色映进来,打在穆非安惊恐不定的脸上。

  修宁这是怎么了?

  说好的喝酒,怎么就画风突变了呢?

  穆非安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修宁就已经冷着一张脸,喷着酒气,豪气万丈的跨到他身上。

  “不是,你……”

  虽然穆非安还处于懵的状态,可他还是清晰的明白自己的衣服在少女手里一件件变少。

  “你疯了!干什么?!”穆非安终于反应过来,拼命拽住最后一条裤头。

  干什么?

  修宁蹙眉,这会他还问她要干什么?

  不是他暗示又明示的么。

  “*你。”修宁继续扯过来。

  穆非安又扯回去。

  “你放开我!”穆非安脸色涨的通红,浑身战栗。

  修宁不满的盯着她和穆非安手里的同一件裤衩。

  “松手。”

  “我不松!”穆非安死死护住自己最后的倔强。

  

叫我小馄饨

谢谢宝贝们的礼物~   虽然你们高冷,不过我不高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