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第12章 人傻钱多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叫我小馄饨 2150 2020-07-19 06:31:31

  “闹够!”

  白嫂自己夫郎德行一清二楚。

  “哎呦,疼……”白泼皮怎装人一,势必将撒泼行底。

  白嫂强行挤一笑脸李婆子:“大娘,今误,鸡找,跑西郭庄村庄稼里。”

  李婆子摆摆手,耐烦:“算啦,老婆子计较,男人实厉害,老婆子遭住……”

  “住大娘,耽误吃饭,就带走!”,白嫂白泼皮扶。

  “啊!血……”白泼皮一摸脑勺,一手血。

  怪脑袋面痒痒,原磕破。

  穆非安搀,安慰道:“放心吧,,,就破皮,养几就。”

  “血?哪毛小子!”罢,白泼皮狠狠穆非安推,满手血染红穆非安棉麻衣服。

  暗处星言脸色一变,差就冲。

  大人身沾血,犯穆非安忌讳。

  果穆非安鼻一皱,底滑冷意。

  修宁疾手快扶住。

  娇弱男子禁推。

  修宁自己扶,扶扶,顺便再摸小手。

  ,修宁冰凉指尖滑穆非安掌心。

  穆非安脸色一变,反手握住修宁冰凉手,再放。

  修宁浑身僵硬,长大第一次调戏别人,结果被反调戏?

  李婆子将孩子通通收尽底,暗暗笑。

  “受伤明明!装虚弱!就推一至吗?”白泼皮指穆非安鼻子骂。

  丝毫察觉修宁底杀气及穆非安脸色怪异。

  “行完完!”白嫂掐白泼皮一,疼嗷嗷叫。

  外围热闹人哄一笑:“小公子伤呢,听李婆子人山救吗?定人伤比重!”

  “再,刚才脉,就算信人狗咬吕洞宾呐。”

  白嫂被站住,一“住”,一拉白泼皮院子。

  “行!走!”白泼皮甩白嫂手,直勾勾奔刘婶。

  “就算李婆子关系,刚才失手才撞柱子,怎,认账?脑袋!”

  ,白泼皮抹干掉血迹,将手又摊刘婶面。

  “老白,女人里,话份?就算关系,女人话!”刘婶抻脖子找白嫂。

  “行!”白泼皮脖子一梗,梗刘婶白嫂间,“受伤,站呢!越?”

  众人:“白嫂,句话呀!”

  白嫂意,站原踌躇,半晌才口:“,就,就算吧……”

  “算算!磕,赔钱?”白泼皮终话挑明。

  白嫂脸更红。

  修宁无一笑,泼皮无赖就泼皮无赖,绕半弯子钱。

  “行!”白嫂脸红脖子粗。

  白泼皮瞪大睛,五指张:“数,今谁别走!”

  修宁蹙眉,泼皮狮子大口,张嘴就五百。

  “五百文!!”

  ……修宁一口气差背。

  “五百文?!”

  刘婶珠子差掉,五百文够全月生活费。

  虽钱,村子里算一笔大数目。

  “做梦!一子儿!”

  五百文够雇车镇医馆病抓药,住宿。白泼皮真敢口,居敢五百文。

  “就完!”白嫂彻底拉住脱缰白泼皮。

  穆非安脸色越越差,身沾血似乎让舒服。

  李婆子纵心帮刘婶解决,五百文捉襟见肘,一辈子积蓄才几银子。

  越闹越僵,太阳彻底落,剩余光映满院子尴尬人。

  “五百文?就走?”修宁冷清音夏日院子里格外沁人心脾。

  “!”白泼皮哑嗓子,仍气十足。

  修宁默默掏二碎银子,扔白嫂手里。

  “拿钱就走,再敢闹,乡亲,用通村长,即刻抓报官。”

  官大民,即便小村官让平民胆怵,更何况父母官。

  白嫂瞪手里银子直哆嗦。

  人呐。

  一就二银子。

  哪里医药费,全半衣食无忧!

  离近李婆子,刘婶及乡亲清修宁随意扔二银子,皆惊恐修宁。

  标致一姑娘啊,惜,竟傻子。

  钱扔就扔啊!

  众人心滴血。

  修宁仍盯白泼皮,睛里放凉气:“再半字,就……”

  杀字,穆非安“嗝”一,倒廊。

  “快走!”白泼皮占便宜,拉白嫂就溜。

  情越越复杂,众人纷纷离,一里牛车马车人忘扔一句:“套车镇病,李大娘,随招呼啊!”

  “!”李婆子一修宁扶穆非安屋,一答应道。

  修宁,刘婶李婆子哼哼唧唧穆非安放床,穆非安才睁,人担忧目光。

  “,如果装晕,吓走,啰嗦一。”

  李婆子才松口气,嘱托穆非安休息,就离。

  男娃医术,女娃又钱就普通人孩子,大概哪官少爷小姐,平百姓,招惹。

  修宁坐穆非安床,静静穆非安强装镇定。

  “装何。”修宁口戳破穆非安。

  “,装?”穆非安强颜欢笑。

  修宁沾血迹衣服渗透,黏穆非安腹处,似乎让舒服。

  修宁眸利如刀,手速快如闪电,直接扯穆非安衣服,整半身露。

  “!”

  穆非安立刻捂紧最关键部位——脸。

  少白皙皮肤,惜肚子一片红疹子,刚血迹沾染方。

  

叫我小馄饨

悄咪咪问一句,有豆儿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