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第10章 没事找事儿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叫我小馄饨 2084 2020-07-17 08:27:54

  李婆子见修宁吃香,笑见牙见,呵呵笑:“吃,一碗喝完。明杀鸡吃吃!”

  穆非安修宁齐齐摇。

  李婆子怕就靠几芦花鸡蛋度日呢。

  “用奶奶!”穆非安饭碗里抬,“您鸡儿养真俊,杀惜。”

  “吧修宁。”穆非安用胳膊肘戳戳低猛吃修宁。

  修宁装自,特意扭肥鸡,肯道:“确实俊。”

  李婆子被俩逗呵呵直笑,目光停人之间打量。

  “俩亲啊?”

  一句话修宁穆非安停手筷子。

  穆非安居羞怯怯望修宁一。

  修宁所,继续用勺子搅碗里鸡蛋羹。

  李婆子神里殷切神情。

  怪唐突,古朴山村里人哪心思,又粉雕玉琢一轻人,抱山滚,任谁应该一。

  修宁冷若冰霜难免让席间添尴尬。

  穆非安笑嘻嘻:“呢,努力。”

  李婆子笑。

  修宁黑脸。

  叫努力?

  一女人,怎让男孩子努力呢?

  追求应该手啊。

  修宁被自己突如其法吓,急忙甩甩,自己乱七八糟。

  一顿简单晚饭其乐融融,农小院里添一抹温馨色彩。

  一尖利音打破难宁静。

  “李婆子,!!”

  大门外面一男子扒篱笆墙大吼大叫。

  “?”

  李老太太放碗筷抹抹嘴身:“俩别。”

  李婆子门。

  “老白,啥?”

  门外白姓男子黝黑脸,气就差鼻孔窜烟,一面子留继续大吵大嚷:“啥?自己支门日子,原算人,竟干种偷鸡摸狗!”

  李婆子满,男人太平村里名讲,村里人背人,替白惋惜,怎就娶一撒泼讲夫婿。

  偏偏白女人惧内,男人惯无法无,村里人太搭,今怎又撒泼。

  “偷鸡摸狗?老白,话清楚,谁偷鸡摸狗?”李婆子脸挂客套笑,笑僵脸快挂住。

  左邻右舍院听吵嚷,各自放手里碗筷围热闹。

  “承认?蛋鸡怎就见,敢情被偷!”白泼皮一蹦尺高,指院子里芦花鸡叫骂。

  李婆子脸沉:“村里,话?鸡院门,再村东村西,谁偷?”

  众人窃窃私语,指责白泼皮。

  “偷?狡辩?村里养鸭养马少,芦花鸡就,除就新买芦花鸡,见,跑院子里,!”

  李婆子气笑,让一条路道:“,睁狗,哪鸡?!”

  白泼皮左右围观群众,毫客气踹门,叉腰小院里挨鸡扫视。

  最将目光定格修宁脚。

  “呐呐呐,呐,就女人旁!”白泼皮气势汹汹,挽袖子直奔修宁而。

  穆非安直踢修宁:“喂,泼夫!”

  修宁紧慢放碗筷,扭冷冷白泼皮一。

  神仿佛,敢鸡试试。

  白泼皮吓顿住脚步,修宁目光冷幽森寒,活狱里爬恶鬼。

  哪里见种自带杀气神,当场被镇住,虽心惊,反应倒快。

  直接一屁股坐,管鸡粪,蹬腿撒泼打滚。

  “快呐,哪里啊,偷鸡蛮讲,乡亲,老李人!”

  众人语,相而言更相信李婆子人。

  谁愿意罪白男人,毕竟被泼皮缠打。

  蹲门口骂一带重。

  “李奶奶。”修宁走。

  “哎呦,跟啥关系呦,屋吃饭!”李婆子见修宁,急吼吼往屋里赶。

  修宁轻轻推李婆子门,当众人道:“李奶奶,记咱院子里几鸡?”

  李婆子瞪撒泼男人,疼无奈:“咋记?一共就七,院子里六,刚才蹦脚一,少。”

  修宁,又围观人:“乡亲挨住,应该清楚李奶奶里几吧?”

  众人沉默,其实更奇,李婆子里怎突一仙似姑娘,让忘目,顾奇。

  隔壁刘婶人群里探:“,就恍惚道李奶奶里七八鸡,具体谁数旁人里少啊。”

  话,毕竟管自己禽牲畜,谁一数别人里少。

  “李奶奶啥人清楚,再人芦花鸡,偷干嘛?”刘婶扒拉人,坚定站李婆子身。

  白泼皮一骨碌站,指刘婶鼻子骂:“又哪里钻沙?管?鸡鸭?!”

  刘婶直爽泼辣性格,叉腰怼:“呦,谁裤腰带系紧,狗东西掉!”

  “噗——”

  穆非安一口鸡蛋羹喷一桌子。

  修宁皮直跳,种破口大骂阵势,真见,又激又笑,偏偏穆非安心大,精彩场居吃饭。

  “姥姥香蕉皮!老女人欠收拾!”白泼皮被刘婶骂火,直接手。

  “人管泼夫才欠收拾,替老白教训教训!”刘婶抄一旁扫扑。

叫我小馄饨

谢谢大家豆子的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