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第9章 世外桃源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叫我小馄饨 2190 2020-07-16 06:45:00

  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能看到穆非安,也能看到小白,还清楚的知道自己提着墨狐,可修宁就是停不下来迷惑的行为。

  穆非安扑上来晃着修宁的肩膀:“修宁,你清醒一点!”

  修宁咧嘴一笑,除了手里死掉的墨狐之外,她还看到身边七八只墨狐在奔跑,倒三角眼里都是对修宁轻蔑的挑衅。

  呦呵?

  臭狐狸挑衅她?

  修宁扒拉开穆非安,提起短剑朝着其中一只“墨狐”追了上去。

  “你干什么?”穆非安怔在原地,修宁的眼睛都冒绿光了。

  “抓墨狐啊,七八只呢!”修宁不满,挥舞着短剑认认真真的劈空气。

  穆非安目瞪口呆。

  身边除了趴在地上恢复体力的白马外,就只剩乱七八糟的草丛了,哪来的狐狸?

  修宁一剑劈空,七只狐狸突然朝同一个方向狂奔而去。

  “别跑!”修宁提内力追上去。

  穆非安大惊,“哎!你个二到无穷大,那是悬崖!别跳!”

  修宁眼中只有狂奔的狐狸和七彩的祥云,虽然已经踏出了悬崖却毫不自知。

  穆非安目光紧锁,飞扑上去抱住了修宁,二人一同从断崖上掉落——

  帝都,皇城。

  钟离想容从睡梦中惊醒。

  一头冷汗,映的秀丽的面庞格外苍白。

  她怎么会做那样的梦?

  她梦到自己提着把钝刀上监斩台,亲眼看着刽子手把钟离修宁的头颅剁了下来。

  太真实了,修宁的血还有怨毒的目光就在眼前,让她心生寒意毛骨悚然。

  “大殿下,您做噩梦了?”侍女黄芩端着洗漱用品进来。

  “修宁什么时候回来?”

  想容顾不上额头的汗,只在意千里之外刚刚因为幻觉掉下悬崖的修宁。

  “九殿下?”

  黄芩解释:“您忘了?陛下已经允准九殿下带兵留在边境养伤,最多还有二十几天就回来了。”

  想容闭目,轻轻揉着额角,纤长的睫毛在眼下打出一片阴影。

  “老九可真是越来越有本事了。”

  不仅除掉她埋在修宁身边的紫薇,断了她一条暗线。

  居然还能让一直讨厌她的陛下松口,准许她带兵在外浪的飞起。

  这种待遇,是宫中任何一个公主都不曾拥有过的。

  从前怎么没发现她有这么深的心思。

  若让她活着回来,陛下必然会对修宁再次封赏,军功无人可比,那她这个长公主的位置就愈发尴尬了。

  想容狭长的双目不加掩饰的杀机,雪亮且凌厉。

  “黄芩。”

  “奴婢在。”

  黄芩附耳到想容身边,仔细的听着钟离想容一点一滴的毒计。

  边境,太平村。

  满脑子都是墨狐和彩虹屁的修宁终于清醒了。

  脖子有点痛,腰也痛,下身也痛。

  这是干了什么?

  修宁皱紧眉头挣扎着坐起来,下意识道:“红樱。”

  “吱嘎”一声,木门从外面打开,一银发老太太含着慈爱的笑容进来。

  “妮儿可终于醒了。”李婆子坐到修宁床头,伸手摸向修宁的额头。

  修宁下意识想躲。

  可额头上粗糙又温暖的触感竟让她犹豫了。

  犹豫了一下,粗糙的大手已经拿开,李婆子松了口气:“没事儿了,已经不烧了。”

  李婆子笑起来满脸的褶子,靠近了闻身上还有很浓的泥土气息。

  修宁没动,她好像并不讨厌她身上的味道。

  “这是哪?”

  李婆子道:“这是村子呦,你和那男娃从后山摔下来,可吓人嘞,那男娃伤的比你重,脸都摔坏了。”

  男娃……穆非安。

  “他在哪?”不知怎的,修宁有点急。

  穆非安一向是个麻烦精,除了哭就会嘤嘤嘤,这会从山上摔下来,还不知要怎么娇气呢。

  “他在外屋睡着。”李婆子指了指小窗户外面,又关心修宁道:“妮儿饿不饿?奶奶去给你做饭。”

  奶奶?

  修宁有些不自在。

  心底怪异感蔓延。

  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像极了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只会低头闷声不坑。

  李婆子笑出声来,沙哑的声音在寂静的小屋里格外清晰。

  “妮儿可真乖,等着吃晚饭。”说完,她揉了把修宁冰凉的小脸后出了屋门。

  修宁哪里还躺的住,自从重生以来,不,自从认识穆非安以来,她的生活就越来越离奇。

  确认身上没什么大伤后,修宁穿鞋下地,推开简陋的房门来到院子里。

  院子里很简陋很干净,篱笆围的墙爬满了牵牛花,在夕阳下含苞待放。

  几只芦花鸡咯咯的在修宁脚边闲逛,“噗嗤”一下,拉了一泡屎。

  鸡粪飘香。

  修宁头皮发麻,离开小院走到街上。

  户户相连,鸡犬相闻。

  牛羊声此起彼伏,夕阳下袅袅炊烟,味道有点呛,却又夹杂着饭香。

  这样的人间烟火,是修宁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初来乍到的她沉醉在山村的一隅里,不知所措。

  “哎呀,这是谁家的妮儿,可真俊!”

  隔壁赶着鸭回来的刘嫂看到修宁时眼睛都亮了。

  少女很白净很漂亮,少了层血色又冷若冰霜。

  若是在其他人眼里早就离修宁远远的了,可这在淳朴的村民眼中,修宁的苍白就变成了可怜。

  这姑娘营养不良到脸色差成这样了。

  刘嫂这样想。

  修宁一脸严肃,略微点点头又逃回小院里。

  这里的人怎么都这样热情,对人都没有防备心的吗?

  “吃饭了!”

  李婆子一脚跨出厨房当当当敲着饭碗。

  修宁条件反射的循着声音进屋。

  等她坐下时才反应过来,她怎么这么听这老妇的话?

  她一敲饭碗自己就自觉的上饭桌了……

  修宁一脸严肃,心内震惊。

  自己居然还有这么不为人知的一面。

  太丢脸了。

  跟她一样自觉进来的除了几只芦花鸡之外,还有手包成粽子的穆非安。

  “李奶奶,这么香!”

  果然穆非安一进来,整个房间都聒噪了。

  李婆子端了两碗热腾腾的鸡蛋羹放到修宁和穆非安面前:“你两个摔的不轻得补补,快吃。”

  说罢,老太太拿起自己面前的锅贴,就着中午的剩菜开始动筷。

  修宁沉默。

  这样简陋的饭食她从未吃过,可不知怎的,此时此刻竟然心口闷闷的,眼眶也热了。

  扭头见穆非安,他也是同样复杂的神情。

  看他两个不动筷,李婆子有些尴尬,“你俩吃不惯吧?好歹将就些,明儿个我杀只鸡给你们补补!”

  一看他俩的样子就知道不是乡屯里的人,哪怕极力的收敛也融不进这家徒四壁,可老太太也没法子,家里唯一有营养的就剩鸡蛋和下蛋鸡了。

  “不用,吃的惯。”修宁端起碗,大口大口吃的认真。

叫我小馄饨

有了温暖后的腥风血雨,才显得曾经的温暖多么珍贵。   要豆要豆要豆,撒泼打滚(づ′▽`)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