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第4章 请开始你的表演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叫我小馄饨 2075 2020-07-11 08:31:55

  门外一阵轻轻的响声,接着几名侍女带着三个高矮胖瘦差不多的男子鱼贯而入,到距离修宁三米外的地方站好。

  男子们一个个垂着头,看起来不情不愿的样子。

  修宁懒怠看他们,从俘虏到变成男宠的过程,不用看她也知道,人家抗拒的不得了。

  “见了公主还不跪下?”女官凌厉的指责道。

  三名男子依次跪好。

  红樱满脸笑容看向修宁,却发现修宁漫不经心的低头玩指甲,根本没给男子们半个眼角。

  无奈只能又将视线转回男宠身上。

  看来修宁的终身大事还要她红樱来操持啊~

  生活不易,红樱叹气。

  “你们三个,抬起头来。”

  既然是送给修宁的,总不能什么歪瓜裂枣都往她身边塞吧?

  姿色差了可不要。

  男子们不情不愿的抬起头。

  为首的第一个男子杏眼桃腮,眉飞入鬓,美则美矣,却少了分灵气,红樱暗暗摇头。

  第二个男子清秀俊逸,身形修长,长的倒和原城主穆泉有七分相似。

  红樱还是摇头,弄了个长的这么像敌人的男宠在身边,这不是给修宁添堵嘛。

  再往旁边看过去,第三个男子身形依然修长,桃花眼微敛,隐隐可见绝世风骨,只是年纪似乎不大的样子。

  可爱有余,情致不足。

  红樱依旧叹气。

  那可爱男子突然抬头看向修宁,桃花眼里蓄满泪珠,肩膀一抽一抽的耸动,目光里除了委屈难堪,还有一分恨意。

  这是怎么回事?

  红樱留意到他,定睛一看。

  ……好眼熟啊。

  “你是?”

  “早知道是你们,我当初就该让你死在林子里!”穆非安悲愤的开口,泪珠子巴拉巴拉直掉。

  这声音成功引起了修宁的注意力,如果没听错,这不是穆非安嘛。

  修宁抬眼,果然看见穆非安跪在地上,抽抽搭搭哭的伤心,白嫩嫩的小脸因为过于激动憋的通红。

  “怎么会是你?!”红樱吓了一跳。

  他怎么会是上庸城先城主穆泉的亲眷?

  修宁亦是蹙眉。

  穆泉,穆非安。

  看来他不仅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啊,修宁目光深了几分。

  且他三番两次出现在自己面前,她不能不怀疑这里面是不是还有别的阴谋或者目的。

  “你先起来。”修宁盯着穆非安,上上下下的打量。

  穆非安一骨碌从地上弹起来,三步两步跨到修宁面前控诉:“早知道你是这么个薄情寡义的女人,我才不会救你!”

  说罢,又嘤嘤嘤起来。

  穆非安明白,男人的眼泪是让女人心软的最大利器。

  修宁还没觉得怎么样,可这一句话足够让室内其他人浮想联翩了。

  看样子修宁和这个小少年之间不简单啊。

  “都出去,穆非安留下。”修宁吩咐道。

  室内其他人愣了愣。

  修宁指着穆非安又接了句:“这个人,我要了。”

  什么??!

  这这这就要了?

  要知道修宁九殿下长了这么大从没碰过男人,这穆非安是撞了什么大运居然能入的了这个主子的眼?

  红樱最先反应过来,摆手指挥:“愣着干什么,都出去都出去。”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规矩的退下。

  修宁在红樱出门前给了她一个默契的眼神。

  红樱默默点头,修宁这是让她去彻查穆非安这个人啊。

  室内只剩下他二人,穆非安反而没有刚才撒泼的劲儿,扭扭捏捏的站在床边,耳根子还有些发烫。

  修宁刚才说,她要他。

  修宁面无表情的盯着手脚都不知道放哪里的穆非安,冷冰冰的开口:“你是自己脱,还是我动手?”

  “你说什么?!”穆非安一蹦三尺远,还下意识掏了掏自己的耳朵。

  “装什么装。”修宁才不信他,她都已经看到穆非安眼底一闪而过的狡黠。

  “你千方百计的接近我,不就是为了这个么?看在你是我救命恩人的份上,我给你这个机会。”

  说完,修宁往旁边挪了挪,床上立刻空出好大一片地方。

  穆非安依旧愣在原地,鼓着腮帮子。

  修宁挑挑眉,难道是她表达的不够明显吗?

  “过来。”修宁又伸出手,在柔软的褥子上轻轻拍了拍。

  穆非安怀疑的目光看过去,床上的少女俊眼修眉,冰肌玉骨,分明对男子有极大的诱惑力,可偏偏她少了层血色的肌肤以及森寒的目光,生生吓退他的脚步。

  “不敢吗?”修宁唇边一抹哂笑,看穿穆非安眼底的考量。

  穆非安终于缓了过来,在怀里掏来掏去,终于掏出之前修宁送他的那枚令牌。

  “这个还你,银子我也不要了,你放我走。”穆非安鼓起勇气走到修宁身边,将令牌递给她。

  修宁接过令牌一阵恍惚,难道是她猜错了?

  穆非安并非是谁派过来的人。

  而是只是来找她要银子的?

  “放你,可以。”修宁将令牌重新系回腰间。

  “真的?”穆非安眼睛都亮了,明明眼角还挂着泪珠,可脸上分明换上一副欢天喜地的神情。

  “可你要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修宁目光深深,如果他是个聪明人,就该说实话。

  否则就算出得了这个门,也出不去府门。

  穆非安没有漏掉修宁眼底一闪而过的杀气,瑟缩了一下。

  可下一秒,穆非安的眼眶里又满满的泪水,开口已是哽咽之声:

  “我,我是穆泉的私生子,这些年一直不被他待见,扔在外面不管不问。”

  修宁心口一沉,看穆非安的眼神更加凌厉。

  “我一个男孩子,既没机会继承父亲的爵位,又不想从军吃苦,在外面抛头露面的多难堪啊,我以后也嫁不出去的……”

  说到此处,穆非安抬头看了修宁一眼。

  “好在这些年跟着师父学了点医术,勉强糊口,前些日子师父还死了,然后你就出现了,”穆非安抽泣的越来越厉害,

  “我只是想回来找你拿银子,可,可我哪知道你居然是逐月的九公主,还要我当男宠!我只是来拿个银子啊……呜哇……”

  说到委屈伤心处,穆非安的眼泪像开闸的洪水,淌成了河。

  一屁股坐在修宁床边的脚踏上,哭的昏天抢地肝肠寸断。

  “……别哭了!”

  修宁被他哭的心烦。

  她真的,最见不得男孩子掉眼泪了。

叫我小馄饨

书友小裙:94670826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