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第2章 乖巧的少年

重生后我娶了判官大人 叫我小馄饨 2189 2020-07-08 17:32:47

  直到穆非安为她换完了药,修宁也没有再说一句话。

  她不习惯。

  不习惯对着陌生男子,尤其是穆非安那双无辜的桃花眼,太干净了。

  “你可以走了。”

  修宁翻身面朝床里,毫不客气的赶人。

  穆非安浮在脸上的笑容僵住,她没搞错吧?

  这是他的地盘!

  他的窝!

  他的床!

  男子地位低下就可以任她为所欲为吗?

  不能忍!

  察觉身后气息波动,修宁警觉。

  不露声色的回身,就看到穆非安高高扬起的巴掌,浮夸的对着她作势要拍下来。

  “你干什么?”

  怂货是想打她?

  刚刚掐他的时候她探的一清二楚,眼前这个少年没有半分内力,否则她也不会放松戒备跟他废话。

  “呵呵呵呵。”穆非安顺势抬起另一只手装模做样的拍空气,“纱窗太粗糙了,钻进来蚊子,我在给你赶蚊子。”

  修宁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表演,不发一言。

  空气中有一丝丝尴尬的味道。穆非安咳了两声在床边坐下,拼命的寻找话题。

  “你叫什么名字啊?”

  “你家住哪啊?”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昏了足足七天才醒哎。”

  “……”修宁磨牙。

  她刚换了药想休息,顺便冷静冷静好好捋捋,偏偏这个话口袋子不停的说。

  找死。

  穆非安见修宁不理他,继续作死的推了推她的肩膀。

  修宁被缠的不行,也不知脑子是怎么就抽了,回怼了一句:“你不知道男子名节最重要吗?这般靠近我,不知羞耻!”

  穆非安委屈的撇撇嘴,起身离开。

  走到门口又停下,回头迟疑道:“可、可你还是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啊……”

  “修宁。”

  “姓呢?还是说你就姓修啊?”穆非安继续刨根问底。

  修宁一股股压不住的戾气冲上心头,干脆的转身不再看他。

  再多跟他说一句话,她就要忍不住掐死他。

  话题终结者耸耸肩,推门离开。

  修宁侧在床上,无声冷笑。

  姓?

  她倒是有姓。

  钟离是国姓,曾经她为了能冠上这个姓氏,穷尽半生去努力。

  曾经最引以为傲的东西,现在看来,真是可笑至极。

  **

  时间一晃而过,修宁在这个深山小木屋里养伤已有六七日,穆非安的药有奇效,再过两天就能复原了。

  一切都很好,除了耳边聒噪的穆非安。

  每次换药的时候他总是格外兴奋,天天抱着药箱守着修宁。

  十分热衷给她脱衣服。

  修宁本不在意,在这个女权至上的世界里,男子名节最重要,他都不在意了自己又何必矫情?

  直到刚才换药的时候,修宁不经意的回头,看到了盯着她裸背眼睛发绿,鼻孔滴血的穆非安。

  修宁毫不留情的把他踹出门外。

  她就没见过对女子如此垂涎欲滴的男人。

  真是不知羞耻。

  修宁穿好衣服,正待起身,却敏锐的察觉到空气中的一缕杀气。

  面色登时冷了下来,修宁破门而出,果然枝繁叶茂的树梢上蹲着十几个刺客。

  杀气浓烈到让她当即断定,通通是死士。

  不用动脑子也知道是想容派来的人,不亲眼见到她的尸体,想容怎么会放心。

  “终于来了。”

  死士踏空而降,将修宁和穆非安围住。

  “修、修宁,他们都是来杀你的?”穆非安躲在修宁身后哆嗦,只露出半张脸。

  “进屋去,别出来。”修宁甩开穆非安,纵身跳进了包围圈。

  “好嘞!”

  穆非安利索的抬起刚刚被修宁踹掉的门板,牢牢挡住漏风的门口,然后蹲在窗边把窗户纸戳出一个洞,激动的观战。

  想容派出的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可在修宁面前却还是略逊一筹,没了穆非安这个拖累,不出半刻钟的时间,修宁已经干脆的解决了战斗,除了她之外,全部倒下。

  招招致命,没有半分余地。

  看看一地的尸体,修宁冷漠的跨过去走回屋檐下。

  她在这里按兵不动这些天,就是想看看是自己人先到,还是刺客先到。

  刺客既然已经来了,那她的人想必也不远了。

  “你好厉害啊……”穆非安咂舌。

  修宁扫了眼乖巧趴在窗边的少年,不语。

  兵甲相撞的声音由远及近,气息波动,且都是熟悉的气息。

  直到一红甲女子带了一队精兵跪在修宁面前。

  “红樱护驾来迟,请殿下责罚。”

  过了这么多天了才找到她,是该罚。

  “回去自己领罚。”修宁扫了下袖子,走进人群中。

  “修、修宁……”穆非安见修宁要走,从窗边直起身子,眼巴巴的望着她瘦削的背影。

  红樱回头呵斥:“大胆!”居然敢直呼她家九殿下的名讳。

  定睛一看才发现,窗边居然是个男子。

  红樱眼睛瞪的老大,像见了鬼一样。

  一定是她疯了,修宁身边怎么会有男子亲近呢。

  修宁驻足,回首,难得的一次轻声细语:“这些天叨扰了,多谢。”

  “你等、等一下!”

  穆非安直接跳窗出来,小跑到修宁身边,却被精兵拦下。

  修宁看着眼前乖巧的不像话的少年,心底的戾气平息了几分,静静等待他的下文。

  少年干脆的伸出修长的手,深呼吸一口气后开口:“这些天的药钱,伙食费,住宿费,还有你的衣服都是我洗的,门板也被你拆了,你总不能把我就这样扔下吧?”

  “……”众人沉默。

  他们还以为眼前这男子得知修宁的真实身份后想打一些狐媚子的主意呢。

  是他们想多了。

  红樱也跟着着急,修宁身边好不容易出现个男人,可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走。

  “殿下,不如……把这位小公子也带回去吧,殿下身边缺个可心的人……。”

  收来修宁一记眼刀后,红樱闭嘴。

  “红樱,拿银子。”修宁吩咐道。

  “是。”

  可红樱掏来掏去也只掏出五两,来时着急,她实在没带太多。

  红樱有些窘迫的把银子递到修宁面前。

  这也太尴尬了,殿下第一次给男子送钱,居然就送这可怜巴巴的五两。

  修宁蹙眉,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这怎么拿得出手?

  还没等修宁想出解决办法,穆非安就一把抢过银子,宝贝的藏进怀里,像是怕被谁抢去似的。

  “谢啦。”

  少年的举动显然给了修宁一个台阶下,修宁心头一宽,对他的厌恶淡了几分,摘下身上的令牌递给他:“若银子不够,就到上雍城来找我。”

  穆非安乖巧的点头。

  目送修宁一行人离去后,穆非安这才掂了掂手里沉甸甸的令牌,噙着一分笑意:“银子嘛,那当然是不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