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你眼中的那道光

第29章 奇怪的闭门羹

你眼中的那道光 芜彧 3071 2020-08-05 06:24:00

  叶伟愣了愣,朝左右打望了一番,不见说话的人,意欲继续开讲。卫澜伸出手从其后方拍了拍他的胳膊:“叶老师,在这!”

  叶伟这才扭过头去,从人头的缝隙中看到一张笑盈盈的脸:“怎么了?”

  “那个,我可以问个题目吗?”卫澜说罢用眼睛瞟了左右各一眼,挤出个尴尬的微笑。

  叶伟顿了两秒:“要不你下节课来好了,不急的话明天也行。现在他们几个还没弄完。”

  还没等卫澜接话,他就已经转回身去,“噼里啪啦”地开讲了。她再使劲垫了垫脚,把脖子拉长,左右两边的人不约而同朝前弯了弯腰,用脑袋把缝隙补了。

  卫澜松了脚劲,“啪啦”脚跟着地,蹬在水泥地上,整个人素得像凉拌黄瓜。

  她好没意思地拽着习题本绕出人堆,临走时忍不住扫了一眼安静着热闹的办公室,钻进了漆黑的走廊里。

  自从卫澜那件事后,张叠山的生存环境悄然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

  原先爱凑热闹侃他大山的同事闭上了嘴,活动中露脸的机会也换成了别人。随时随地都能感到闲言碎语的裹挟,关于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男教师为一个花季少女强出头的故事。

  张叠山不屑尘俗,却眼亮心明。

  深陷诟病、遭遇寒潮、众叛亲离从来不是他要的结局,更不是他不顾一切勇往直前的远方。

  他不堪被揉碎扔在泥潭中的理想,但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这暗无天日、遥遥无期的迷障。

  他的心里一直堵得慌,越想越后怕。做梦都是王青云那张冰川脸,端着茶杯,伸手指指点点,嘴里尖酸刻薄。

  醒来后,背脊全湿,不得不洗澡换衣,好几次早上都踩着点爬上楼,又不幸地撞上了去查班的王青云。脸上和脖子透出的生理红晕掩饰了尴尬,心里却像剪断的珠链。

  年轻人如同活火山,因为年轻所以随时易爆,火红是他们的专属色。

  中年人就像休眠火山,因为岁长所以间歇发作,砖红是他们的标配色。

  老年人则是死火山,因为苍老所以不再躁动,漆红是他们的印章色。

  张叠山正处于火红和砖红之间,蠕动徘徊。

  几次年级组会议,因为激进青年张叠山突然的冷漠,变得索然无味也气氛萧条。

  每个专注于做笔记的人,都留着第三只眼睛,悄然打量着纹丝不动的王青云,期待着看他的招儿。

  王青云照旧稳如泰山,操起笔记本,张口就念。

  进了几个人的耳朵?

  下面坐了几张屁股?

  一概不管!

  他只管忽视对立面的存在,孤立你、冷淡你、围阻你,让你如困兽一般歇斯底里到筋疲力尽而死。

  可你王青云不管,爱心大姐黄纯可不能不管!

  因为,这严重影响了她的心情。

  为了延迟更年期的到来,黄纯主动找到了王青云,耐心客气地阐述了一番。正说反说就是让他大人有大量,不要和年轻人一般见识。

  王青云倒是个沉得住气的人,嘴角勾了几次,露给黄纯看的半张脸却平静依旧,不表态,也不拒绝。完了,只是点点头,抿了口茶道:“我知道了。”

  没两天,张叠山的办公室迎来了不速之客。

  王青云直接推门进入,不敲门,不打招呼,静静地站在聚精会神批改作业的张叠山桌子对面。

  直至张叠山合起作业本,意欲活动一番筋骨时,才赫然发现正对面的人。他猛地站起身来,椅子往后一拉,在地上擦出一声“吱呀”的促响。

  “王组长——”

  王青云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年轻人,两边嘴角上扬,从口袋里掏出一只手,伸到空中点了点,意思让他坐下。

  张叠山知道对面没有凳子,哪敢坐下?

  随手捡了一张靠椅搬到王青云腿边。王青云微微点头以表谢意,缓缓坐下,翘起二两腿,两手五指张开,屈指交叉隆起放在膝盖上。

  “叠山啊,我们当老师的,不仅要在三尺讲台上跟学生沟通,彼此之间也应该身体力行,多多交流。”

  张叠山垂着眸子,连声附和:“是的,是的。”

  “年轻人有想法、有干劲是好事,但也要有个度,要懂得在环境里生存。锋芒毕露容易成靶心,不利于长久。”

  王青云语重心长地叹了口气,“你是这批进来的实习老师中最好的苗子,领导们对你的印象都不错。

  没个万一,留校是没问题的。一中以前也进过一些这样的佼佼者,有的留下了,有的却离开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张叠山小心翼翼地张开嘴:“犯了错误?”

  王青云摇了摇头,云淡风轻的神情浮上脸颊:“因为吃不惯这里的饭,穿不惯这里的鞋。”

  张叠山快速眨了眨双眼,细长的睫毛耷拉下来,嘴角挤出丝丝笑意,配合着他的会意。

  王青云卸下架着的左腿,身子向前,靠在左边。两条手臂叠放在桌上,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叠山,我这个位置迟早要空出来,我希望有个得力的接班人。”

  张叠山微微抬起头,直视着王青云的目光,黯淡却闪耀的双目,黑白已不那么分明,中间的泛黄和灰白地带是岁月的痕迹,可却丝毫掩不住它背后的渴望。

  这一眼对望,足足让彼此沉默了十几秒。

  张叠山擂鼓的心跳声渐渐消失,脑子里只有眼前这双火炬般的眼。

  “别老闷在这里单干,和大家多亲近亲近,走动走动。”王青云缩回原位,靠在椅背上,“我让黄姐在大办公室给你挪了个地方,以后你就去那里办公吧!”

  张叠山抿着嘴,快速点点头,脸上浮出笑意。头顶上的黑云被吹地散成游丝,投下白灿灿的光线,照得年轻人精神焕发。

  王青云满意地点了点头,双手一撑大腿,站起身来,走出门去,剩着半个身子时突然回过头叮嘱:“几个学生家长找到我,说想加强下语文,晚自习你抽空给他们辅导下。”

  张叠山捣蒜似地点着头,用虔诚的目光目送王青云直至门再次被关上。

  他长叹了口气,垂下头望了一眼垒成小山的作业本。最上面的一本赫然用黑色水笔写着“卫澜”的名字。

  他望着本子出神,思绪飘得老远,回过神来已是一阵心烦意乱,揭起作业本随意插到一堆本子中的某处。

  见不着它了,心倒像有了落脚处,一阵踏实的快感从脚底涌来。趁着这股劲,他连忙利落地收拾起办公用品,要赶紧搬离清冷的这里。

  雨季到了,早晚时节,淅沥沥开始漫天喷雾似地撒水,轻笼在行人的外套上、头发上、眼镜上。空气里湿润得让人柔软,开始翘首有蝉鸣的日子了。

  亮堂的教室里大家各自埋头,铅笔声沙沙在纸上作响,卫澜隔三差五抬头瞄一眼前几排座位的动静。

  姚瑶和朱奇已经出去二十分钟了,还不见回来。

  本应出现的张叠山也迟迟未现身。

  想着昨天叶伟的怠慢,热腾腾的心被浇了个半凉。

  坏就坏在,还有一半未死,怎么也咽不下气。

  要不趁机去办公室撞撞运气?

  卫澜悄悄摸出化学练习册,卷了起来,躬着腰身,鬼子进村似地钻出了教室,然后大步流星地走向那个目的地。这一次她莫名地理直气壮起来,觉得叶伟欠了她不少。

  办公室的门半掩着,里面依旧是细碎不明的低语。卫澜推开门,侧身飘了进去。

  叶伟右脸上红肿的青春痘呼之欲出,在白炽灯下射出细微的亮光,卫澜满心欢喜地凑了过去,却发现半围着他的几张熟悉的面孔。

  每天都有问题?

  她不自觉撅着嘴,悉心打量着这几个钉子户。

  他们手里拿的绿色壳子的书显然不是化学课本,自然也不是练习册,是自己订购的辅导书?

  那怎么这几个人都是人手一本?

  一起买的?

  这书这么好?

  卫澜恨不得冲上去翻出封面看个明白,万一逮到什么绝密资料,岂不是踩到狗屎运?

  “行,你们几个啊,明天记得把‘黄冈手册’拿来,把第3章后面的习题都先做了……”叶伟轻言细语地叮嘱着身边人,却在瞥到凑在一旁的卫澜后,立刻打住了。

  他探出头,神色复杂地对话道:“这位同学,你有什么事?”

  霎时间,几双眼睛“刷刷”看向卫澜,至她于聚光灯下。她眨了眨双眼,半张着嘴,竟有些迟疑。

  “那个,那个叶老师,昨天你让我今天来问你题目的。”

  叶伟摩挲着上下嘴唇,眼珠在眶子里快速流转着:“是吗?你哪个班的?”

  “四班。”

  “哦,我明天有课,有问题课上提吧!”

  说罢又缩回到包围圈里,与卫澜隔绝起来,朝着左右轻声交代道:“记得先做完了,不懂的留着再来……”

  卫澜的心随着叶伟的头缩回去的那一刻挂上了千斤锤,从头到脚往下坠。

  进门时憋的那口真气散地一丝不留,犹如一株枯萎的的向日葵。黑溜溜的眼珠在白底盘上转溜,如寻岸的浮萍。

  不经意的瞬间,恍惚的眸子里,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闪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