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你眼中的那道光

第25章 抗争

你眼中的那道光 芜彧 3258 2020-08-01 06:57:49

  罗御风头凑了过去,摆出一张苦瓜脸,面上哭笑不得,小声回着:“我都看到了,你就别盖来盖去了。这次发挥失常,下次再努力得了!”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哪凉快去哪!”

  “不就是担心‘三好’没戏了呗?喏,胖子不是说了吗?‘三好’是看综合表现,我们班就你最全能了,干啥都能上。再说了,你这分数再怎么也强我百倍,搞个中上稳妥妥的。上次竞选你都是第三,还担心什么?”

  卫澜没再继续怼回去,面上的怒气渐渐消退,压在文具盒上的左手忽儿将其握住,缓缓移到桌角。

  罗御风忍不住嗤笑了几声,摆了摆头,认真听起台上张叠山的剖析解惑来。

  张叠山虽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却依旧分出了几分心思,将台下众人的面部表情打望了一遍。

  卫澜脸上掩不住的忧心、失望,像极了几年前的自己。

  褪去激情和热血,晚上七点以后就廖无人烟的乡村让他感到无限茫然。他不敢去想象大城市灯红酒绿的夜晚,更不敢憧憬被莘莘学子团团围住,谈天说地的场景。

  身为一名人民教师,对讲台的渴望,对名校的渴望,始终无法从心头抹去。

  张叠山苦闷彷徨地在日记中写道:“我满腔的抱负需要一个更大的舞台,而不仅仅满足于眼前这寥寥数个,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娃娃。”

  心中有丘壑、有期待、有所求,才会有如此的黯然神伤。张叠山懂卫澜,懂她的渴求、懂她的失落。至少他认为在感同身受这点上,他是她的一个合格知己。

  下课铃响了,张叠山收起书本,意味深长地望了卫澜一眼。

  放心吧!

  继续你的努力,朝着你认定的那个方向。

  老天不会负你!

  我,和你同在。

  张叠山这会儿得赶紧去王青云那看看,这样一来,晚些时候就能把好消息告诉卫澜,她就不至于没完没了地伤心下去了。

  张叠山个头不高,却已有了点啤酒肚,无聊时喝酒排遣长出来的。他倒并不在意,反倒觉得肚里有点“货”,能让自己看上去,和那些资深专家名师有几分共通。

  他走路习惯后脚跟向外翻着地,每一步都走地很实,所以一快起来响动就特别大。人还没入办公室的门框,王青云就已经仰在椅子上专程候着了。

  “叠山来了!进来吧!我也正找你呢!”

  王青云爽快地开了口,张叠山也不客气,二话没说就在他正对面一屁股坐下,微笑望着他的上级。

  “这次四班的总体成绩不错。刚让小刘算了算分,全年级第三。这个成绩,你功不可没啊!”

  张叠山喜笑颜开:“王组长过奖了。我是新兵,没什么经验,还是学生自己上进。”

  王青云眯着眼笑了笑,心想:你小子果然是新兵,直来直去。我把绣球抛给你,你还就真直接传你学生了。真不懂礼数!

  见上级一脸和气,张叠山索性放松了神经,宽了心,主动另起炉灶:“王组长,刚上课前我把这学期三好学生的名单放你桌上了。”

  “哦,”王青云端起瓷杯,呷了一口碧螺春,爽了爽口,“我看到了。”

  “那个,你看名单怎么样?这些学生都是从民主推荐选举中胜出的,综合素质强,成绩也不错。”张叠山试探着解释着,时不时瞟着王青云的神色。

  “大体都不错,我看了,都是品学兼优的学生,”王青云从桌上摸起那张名单,打量了一番,“个别嘛,再斟酌下。”

  张叠山的头皮一麻,立马联想到了不久前,因为赵凯那件事,这位上级被连累做了检讨,整个高一年级取消评优的惩处,不禁警觉起来。

  “比如,这个卫澜。我建议还是再琢磨琢磨,各方面情况综合考虑一下。”

  张叠山并不想开罪这个boss,可眼下如果一言不发,这事八成就凉了。不管怎么样,还得搏一把。

  “卫澜是班干部,平时各种活动都很积极,能力也强。上次郊游跳的舞给我们考核时加了不少分呢,而且班上公开推荐投票,她的票数是第三,同学中支持度很高。”

  王青云冷冷地看着眼前这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莞尔露出了耐人寻味的笑容。

  他徐徐将名单放下,几根指头轻轻在纸上击打着:“叠山啊,第一中呢,每年评三好的惯例我瞅着挺好,从未有人质疑反驳过。这事不急啊!有时间再过过!”

  张叠山闭嘴了,他知道已经碰了钉子,但仍旧不甘心。

  奈何王青云已是一副送客的姿态,再纠缠下去怕是事与愿违。只能忍着一肚子话,陪着笑脸先退了出去。

  王青云嘴里说着“不急”,手上可半点没耽搁。

  当天下午就勒令所有班主任将“三好学生”的名单递交上来,细细审核了一番后,次日上午就拟文通知。

  当张叠山火急火燎地冲进办公室时,有的老师都已经开始填奖状了。

  王青云依旧是一个白瓷杯端着,左臂托着右臂立于一群老师之中,呷一口茶水又微笑着附和两句。

  看到神色惊慌的张叠山,王青云显然准备充分,绕到门边,拍了拍这个气喘吁吁的年轻人的肩膀,示意他出去谈。

  可张叠山却红着眼,喘着粗气,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王组长,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众人听张叠山口气不对,估计大事不妙,又不好一溜烟全部消失,毕竟看热闹的心在那,索性低着头各忙各的,视而不见。

  “什么怎么回事?我不明白你指的是什么。”王青云摆出一副不知所云的样子。

  “昨天我跟你汇报的时候,你不是说不急嘛?怎么一转眼,文都下了,奖状都开填了?”张叠山竭力压制住心中的怒火,可显然有些力不从心。

  “哦,你是说定‘三好学生’的事啊!这件事开始确实不急,但临时接到上面的要求,让赶紧办结,好安排补课的事,所以就提前了。”

  “好,就算这样。你改了我递交的名单,总要通知我一声吧?”

  “小张老师啊,你可能不太清楚‘三好学生’评定的流程。严格意义上说,各班有权自行选择候选人。但报年级组审核后,组长应结合学生实际表现进行核实、适当调整,并无需再与班主任沟通协调。”

  “为什么?你为什么执意要换走卫澜?她到底哪里招你惹你了?你就那么不待见她?就因为她的大胆直言、伸张正义,让你,让我们都蒙羞了?受辱了?”

  张叠山的火山喷发来得太突然,吓得在场的老师一愣一愣,不知如何自处。这架势下去,要说直接干上都不是没可能的。

  王青云“砰”地将茶杯置在桌上,腾出双手,毫不客气地比划道:“小张老师,麻烦你在肆意攻击你的上级之前先做做功课。你言词灼灼说我针对一个女学生,而你,在此拼死捍卫一个女学生,又是何意?”

  说着他撸起袖子,摆出一副苦口婆心的架势,“这里是第一中学,全市最好的中学,省重点高中,不是什么完小、村小。

  第一中的‘三好学生’必须品学兼优。她卫澜的品,我尚且不谈。就学这一条,她一个全班前十名都无望的学生,如果都能赫然在位。你让我如何跟莘莘学子交代?如何跟含辛茹苦的父母交代?”

  “第一中提倡素质教育,讲究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学生。迎检的时候报告、会上,不都是这样给教育局承诺的吗?怎么具体评选时,就只剩下‘品’和‘学’了?综合能力强的学生,怎么就不配位列‘三好’了?”

  张叠山已是怼红了眼,越说越尖锐,越说越离那块遮羞布越近。

  吓得本来打算默默看现场的一群老师们都不淡定了,纷纷上前来劝,你一言我一语,没完没了。

  核心意思就一条:别和领导公开干,否则转正准没戏。

  中了!中了!

  终于!终于!

  张叠山,闭嘴了!

  这些伟大的人民教师果然提炼重点水平一流,一击即中了一个初出茅庐、无比渴望大展宏图的年轻人。

  他挑灯夜战、忍辱负重,不就是为了到最好的学校,和最优秀的学生为伴吗?

  如果转不了正,难道要再次回到那人烟稀薄、无心向学的小世界里吗?

  不!

  绝不!

  张叠山的心里呐喊着,隔着几层人头,他望见了王青云蔑视的眼神。

  和我对着干?

  张叠山,你太嫩了点!

  愤怒、窝囊的张叠山被一干知识分子合围拉了出来,簇拥着回到自己那间小小的办公室。

  围着他出来的一共有五六个老师,可实际到了办公室却只剩下两个,好几个在撤退路途中不知不觉闪了。好人牌已经取到,自然没必要再继续搅混水。

  留下作陪的两个老师恰巧正是高一年级组的“凤凰传奇”,凑巧的很、难得的很,当然也极品的很。

  此中之“凰”,正是英语老师黄纯,人称知心大姐。一头乌黑飘逸的长发垂到腰间,火红的嘴唇,一双眯眯眼。朗诵式的话风使得她荣获高一年级不良少年少女的精神导师,但凡有失足青年的地方,就少不了她。

  而所谓的“凤”,则是政治老师徐永胜,妥妥的老资格。极具仙风道骨之姿,只要往亮闪闪的灯泡下一杵,谢顶而成的“堰塞湖”顿时波光粼粼,让他自带光环。年纪虽不大,但入校时间长,为人有风度,视才如命,最是器重肚里有货的后辈。

  校湖上一直传言“凤凰一出,所向披靡”。

  侠义之师张叠山会束手就擒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