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你眼中的那道光

第24章 八字只差一撇

你眼中的那道光 芜彧 3119 2020-07-31 06:24:00

  在这种极端氛围下,或过于冷静,或过于激动之间。

  有一个人,始终面带微笑。洗耳恭听、全神贯注,这个人就是卫澜。

  表面上,她一言不发、毫不关心,而事实上她的心在张叠山一开口的瞬间就已经“砰砰”跳个不停了。

  对于这套全新的竞选方式,她差点没尖叫起来。

  她认定,张叠山的改革就是冲着她去的。

  既然恩师如此抬举,万万不可让他失望。

  卫澜即将打起十二分精神投入到这场“三好”的角逐中,可没过多久她就会发现,游说他人支持自己并不比让作文多挣几分容易。

  体育老师张峰,正站在队伍前面安排着这节课的活动内容,大家或背着手、或低着头、或望着天。体育课对一中的学生来说简直是消耗生命。

  “哎,你觉得张胖子这事能成吗?”向尧挪了半个身子,凑向队列左边的陈曦小声说道。

  陈曦抬起右手,假装抬了抬眼镜,嘀咕道:“我看,八成悬!”

  “卫澜可上心的很呀!今早就托我带了两盒水果拼盘。”

  “我知道,可是现在拉人是不是太过明显了?况且,我看大家心里多少还是有竿秤的。那七个即便什么都不做,还是会榜上有名。”

  “你们说什么呢?”站在陈曦身后的罗御风突然插了进来。

  向尧䀹了他一眼,示意让他凑近一些。

  罗御风倒是洒脱,直接往前迈了一步,靠着陈曦的后背站着,三个人几乎贴成了一张烙饼。

  “卫澜买水果做什么?”

  “嘘——”陈曦警觉地转过身来,皱着眉头,狠狠瞪了罗御风一眼。

  罗御风立马识相地将声音降了八个度,又向前迈了半个鞋的距离:“到底怎么回事?”

  “拉票呗!”

  “哦?‘三好学生’那事啊?”

  “可不是,她可上心了!志在必得呢!”

  “一张破奖状而已,有必要吗?”罗御风嬉笑道。

  “在你看来是一张纸,在我们看来那可是大荣誉。”陈曦辩驳道。

  “搞笑了,那未必按他张胖子的条条框框框出来的人就是‘三好’了?其他人就坏了?”

  “那你别说,张胖这次的规则还算公平。如果按一中的规矩,哼,除了那七个,其他人都没戏。”接话的是向尧,她忍不住又盯着罗御风棱角分明的面庞看了几眼。

  “哎哎哎!最后一排那几个同学,有完没完?当我是瞎子还是聋子?嘀嘀咕咕说什么呢?”张峰大声嚷了起来,惊地一秒前队伍里一个个没事人,此时都纷纷望向“三人帮”。

  没辙,赶紧闭嘴!

  罗御风已经得到了想要的信息,心满意足地退回原位,一切恢复原样。

  在接下来的一周里,罗御风这个混世魔王将进入本学期最忙碌的状态,而且还要秘密进行,不可泄露半分。

  至于效果和成绩,呵呵,那就只能“推荐会”上见分晓了!

  对卫澜来说,这也是极其纠结的一周,她把平时攒下来的零花钱都用来犒劳群众了。可东西倒是吃了、拿了,事不见得个个会老老实实办啊!

  毕竟你卫澜送水果来的时候,也没说“请高抬贵手,投上自己一票”之类的话,装傻充愣的人到哪里都有。

  更何况,暗度陈仓拜码头的人何止你卫澜一个?到底吃了多少、拿了多少,当事人自己都不记得了。

  “公选公投”安排在了周五晚自习的第二节课,做这个安排张叠山还是花了一番心思的。

  一节课不够,还有第三节可延长。万一结果不尽人意,孩子们放学了就可以回家求安慰,不必在众目睽睽之下,忍着眼泪强颜欢笑。

  负责主持的人正是班长陆峻鸣和副班长卫澜,张叠山宣布完规矩后,就主动让位,坐到后面观摩去了。

  陆峻鸣还是第一次组织这种场合,刚上台就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地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金丝外边眼镜,忍不住低头打量起自己的板鞋。

  卫澜倒是心急如焚,见着班长这么扭扭捏捏,实在怕好不容易暖好的场子冷下去,赶紧主动发言道:“各位同学,接下来我们就按张老师的安排,对本学期‘三好学生’的候选人进行提名和投票。

  请每个人拿出一张纸,写出五个你认可的名字,然后小组长收集好交给我。届时班长负责唱票,我负责在黑板上记录。那么,现在就请各位拿出纸和笔,写下你心中‘三好学生’的名字吧!”

  张叠山一秒前的担心瞬间平息了,卫澜果然是出的众、善言辞的得力助手。如果她能脱颖而出,倒是能趁此机会回报她好几次的解围,也能让她安心继续帮忙管理四班。

  愣在台上的陆峻鸣一眼就看破了张叠山脸上满意的笑容,他实在不屑这种年轻班主任的自以为是。

  一个小时后,唱票的结果惊呆了在座所有人。

  一张张惊讶的面孔中,除了两个人淡定自如、面带微笑。

  张叠山就是其中一个,因为他的目标对象,以第三名的好成绩入围了前十,实在是不错!

  而另外一个,则是罗御风。他翘着二郎腿,双手抱在胸前,歪着头看着这场大剧,像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亲爱的,今天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了啊,炸鸡腿!必须炸鸡腿!”晚自习的铃声刚响,向尧就凑到卫澜桌边狮子大开口起来。

  卫澜抿着嘴,脸上溢出满满的笑意,一把从抽屉里扯出书包挎在肩上:“没问题,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叫上陈曦一起。”

  罗御风“哎”字已经脱口而出,倏地扼住了喉头。

  望着三个活力四射、兴奋不已的女孩叽叽喳喳、交头接耳离开的背影,缓缓合上了唇,化而为一道浅浅的笑容。

  第一中果然是第一中,之前白纸黑字定下的考试时间,竟然说变就变,理由更是前所未有:提前考试、提前上课,为高考腾出时间,就这么简单。

  更让人哗然一片的是,所有的家长们竟无一反对,大家送孩子、接孩子时见了面,竟笑容可掬、众口一致地赞扬起学校的“英明”决定,众口铄金道这是锻炼孩子随机应变能力的大好机会。

  于是,在一场来不及尖叫的哗变中,一中高一年级组的全体师生,经历了为期三天的严寒考验,顺利告捷了期末考试。

  可学生们却半点兴奋不起来,因为他们还得继续和冷空气作斗争。在没有空调、没有暖气的教室里看书学习,而此时的老师也无暇顾及一切,全身心投入到改卷的事业中去。

  他们对成绩的期待度比学生们更高,这些数字将直接决定了他们是否和奖金有缘、是否能评优评先,是否能正式转正,成为第一中“教师天团”中的一员。

  腊月的天,椭圆形的操场里已无人迹,课间操的铃照常“叮叮叮”得响,广播里大声放着第八套广播体操的旋律。

  白瓷小方砖包裹外墙的四层教学楼上,每一层走廊上都堆满了红白相间的身影。深红色为底,乳白色插花相配,塑成一条畅通无阻的大道,贯穿于于外套的手臂、后背,打破红的“一言堂”,就是第一中学的校服,学生们在校期间唯一的服饰。

  这样人头攒动的画面在第一中真难得,这帮心系学习的孩子们只有在全身冷得直打哆嗦,跺脚也不暖和,手指伸不直握笔的时候,才舍得离开座位,四处溜达、跑跑跳跳,通过原始提高动能的方式自行取暖。

  热闹非凡的走廊上到处都是搓着手哈气、跺着脚交谈、嬉笑着奔跑的少男少女。

  一片祥和的气氛中,忽然,从楼梯口传来一声急呼。

  “成绩出来了!成绩出来了!”

  刹时间,所有人都往教室里钻。跟地震避难似的,以最快的速度回到自己座位上,翘首期盼那个捧着试卷大步而入的人。

  走道上顿时万人空巷,只闻得“踢踏踢踏”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每个人几乎屏住呼吸,眼望向一处,立直了身子,拉长耳朵,胸口的小鹿蹦蹦乱跳。

  在张叠山走进教室前的十分钟,他已将本学期高一四班“三好学生”的最终名单放到了王青云桌上。

  他之所以这么积极,显然学生们的表现令他满意。粗略地比照估摸,班级这次的总排名至少年级前五没问题。这样一来,他离正式班主任的身份就更近一层了。此刻,他当然迫不及待要把好消息和大家共享了。

  卫澜每接过一张试卷,都快速朝着红笔标注的总分瞄上一眼,然后立马将试卷翻过来铺在桌上。双手左右开工,一左一右压住,岿然不动,一言不发。

  罗御风倒是一脸欣喜地提起卷子,翻来覆去地看了又看,认真核算着总分。

  “哎,我这次进步超级大,你立头功了。尤其是数学,都及格了。你说,我是不是特别有天赋啊?”

  卫澜斜着眼瞥了他,赶紧收回目光,拿起桌上的文具盒,压住一叠整齐划一试卷的左上角,把分数盖得严严实实。

  “我看你怎么特别适合搞情报工作呢?遮得那么好,咋不把卷子吃了呢?”

  卫澜猛地扭过头来,狠狠瞪起罗御风来。

  “我说你何必呢?语文96,数学89,英语......”

  “罗御风!再说我灭了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