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你眼中的那道光

第20章 路见禽兽一声吼

你眼中的那道光 芜彧 3146 2020-07-27 06:24:00

  闹腾的邻居总算心满意足地各回各家了,卫澜瞥了一眼昏昏欲睡的罗御风,再望了一眼桌上的“罪魁祸首”,顿时感觉欲望几乎消失殆尽。

  真要命,全没胃口了!

  好事不出门,八卦传千里。

  早自习刚结束,竟然就有“二环”、“三环”、“四环”的群众闻风而至,调侃起罗御风,要争取个早饭名额。

  卫澜看着被夹攻的罗三,先前的怨气被一股同情覆盖了,心想眼下这帮虎豹财狼是铁了心吃定他了!

  好一阵众说纷纭后,罗御风的反应却亮了。

  他双手一摊,耸了耸肩:“干脆我承包食堂好了,你们把饭卡统统给我!来来来,要什么尽管点!”说着伸出手就去他们身上搜卡,动作干脆利落,绝无花拳绣腿,吓地一个两个一哄而散。

  牛肉粉事件算是熄火了。早饭照样带,该给谁给谁,几线外的依旧是看客。流口水、瞪白眼是你的事,小爷我罗御风不伺候!

  不过说来也怪,那之后,卫澜的胃对牛肉粉再也提不起兴趣,从此改吃烧麦和馒头了。

  秋季的夜晚,太安静,容易生出困意。

  卫澜的双眼有些胀痛,合了课本打算早点回去,看了看时间,还好只有十分钟了。不过今天要等陈曦一起,她爸妈都出差没人来接,她显然不敢一个人走到能打到车的地方。

  卫澜随手撕下一张纸,写了张纸条提醒陈曦备好东西准备开溜,正要罗御风代传一手,教室的大门“吱——”地开了。

  戴着厚厚金丝边框眼睛,留着板寸头,一身呢绒西装的赵凯进来了。

  赵凯是高一年级仅有的两个物理老师之一,平日晚自习坐班时间不多。好不容易今晚第三节安排的是物理辅导,结果等了一晚上都没见他来。这下只有八分钟下自习了,大神如他翩翩而至,脸上还有些红晕。

  大脚一迈就直奔讲台,一屁股坐下来。凳子还没捂热,马上就有嗷嗷待哺的学生们排着队候在两旁,等着向他求教。

  卫澜瞧了瞧架势,预判至少要在排队这件事上耗掉二十分钟不等,直接作废了去参和的念头。

  但不幸的是,却在人浪中看到了弱弱排着队的陈曦,而且还是倒数第二个。瞬间想死的心都有,这不等都不行了。

  卫澜心烦意乱地揉碎了纸条,塞到桌角挂着的垃圾袋里。

  “叮叮叮——”

  下课铃响了,罗御风挂起书包,朝着卫澜“哎”了一声,打了个手势就混入人潮中消失殆尽了。老规矩,罗御风先走,下面花坛等她。

  讲台上已经没几个人影了,可卫澜双眼已经开始打架,趴在桌上昏昏欲睡。

  这是造了什么孽,怎么这么累?

  回去得赶紧钻被窝,脸也不要洗了,牙也不刷了,脱鞋就上。

  对!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

  这还得多久啊?

  哎,头都晕了!

  “啊——”

  突然一声尖锐的叫喊声从讲台方向传来,惊得卫澜头皮一阵酥麻。血流窜动直冲天灵盖,瞬间睡意全无,拉长了脖子望向事发地。

  赵凯依旧端坐在讲台上,用笔划着桌上的书,嘴里念念有词。陈曦则站在他的右手边,面色凝重,一动不动。

  什么情况?

  刚才谁叫的?

  杀千刀了,把老娘瞌睡都吵醒了!

  再一看时间,都下课十五分了。

  陈曦,你倒是快点啊!

  卫澜有点迫不及待了,拧起书包准备去现场凑下热闹,顺道敲打敲打陈曦。

  正要站起身来,陈曦已经走下了讲台,便转道溜到她桌边。

  “赶紧的,罗三在下面等老久了!”

  陈曦没做声,低着头,一通收拾着桌上的书。

  “怎么了?”

  陈曦依旧不声不响,抄起书就往书包里塞。

  “到底怎么了?”

  卫澜加大了分呗,一把握住陈曦匆忙收着书的手,才发现她憋红了的脸上,挂着一双眼汪汪的眼。

  陈曦弱弱抬起头,从卫澜肩后眺望了一眼,一把抹去眼角的泪水,颤声道:“他……刚刚……摸我腿。”

  “你说什么?”

  卫澜当然听清了陈曦的话,瞬间明白了那声尖叫从何而来,扭头就去找目标。

  赵凯刚出了教室门,在她扭头的瞬间仅留下一个背影。

  卫澜二话不说,甩开陈曦,跳上椅子,踩走梅花桩似地一路蜻蜓点水,纵身一跃落到走道上,闪出了大门。

  “别走,说你呢!赵凯,赵老师,赵禽兽!”她提起声喊,一浪高过一浪。

  赵凯酒已经醒了大半,耳朵听得真切,驻足转身:“说什么呢?”

  “就说你呢!你刚干嘛了?啊?说啊!你敢说嘛?说啊!”她的嗓子尖,声音利,像把明晃晃的匕首。

  “怎么?做了衣冠禽兽,没本事承认啊?天地君清师,人间师排第三位。我们尊称你一声老师,想不到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赵凯已是面红脖子粗:“你再说我不客气了啊!”

  “我就说了!怎么的?就说了!你有胆和我去任校长办公室说去!现在就去!”

  听到“任校长”三个字,心惊胆战的陈曦再也忍不住了,拔腿冲出教室。

  再这样下去怕要闹地人尽皆知,她极度后悔刚才自己的冲动,没忍住嘴,可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陈曦赶到楼梯口时,罗御风已将赵凯的双手扣住了。

  卫澜圆鼓鼓的双眼通红一片,大口喘着粗气,双手插着腰。身上的校服被扯地拧巴拧巴,书包摊在地上,书散了一地。

  “他妈的,你们这帮小兔崽子是反了!”

  赵凯见陈曦赶至,又恼又羞,奋力挣脱了罗御风的双手。脚下没站稳,踩了空,一连滚了好几层楼梯,踉踉跄跄爬起来,嘴里骂骂咧咧地摸着扶手下了楼。

  “卫澜!算了!”陈曦一把将其胳膊拉住,死死拽住。

  “不行,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明天,我一定要把这个禽兽的面目公之于众,让他遗臭万年!”她拉长脖子朝着楼道吼。

  陈曦几乎要哭了出来:“算了,算了,我求你了,行不?别弄地人尽皆知,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知道怎么了?知道了才好,才能把这种人面兽心的恶棍绳之以法,不让他去残害更多人!”卫澜啐了一口。

  “你以为你这样闹学校就会处理他吗?不会的,你想的太天真了!这里是第一中,每个人关心的都是荣誉!荣誉!荣誉!成绩!成绩!成绩!

  没有人会在乎我们的悲欢离合,没有人会站在我们这边,他们只想天下太平!”陈曦的话里全是哭腔,卫澜更是觉得咽不下这口气。

  “正是因为这里是第一中学,是全市最好的中学,才更应该拿出它该有的样。才应该让大家看看,它是不是如它刻在门口的校训写的那样‘以人为本,崇德务实’!”

  “卫澜!你们两个还要不要回去?我可没时间耗这儿!”

  罗御风的一声怒吼终结了这对姐妹花的争执。霎时间,教学楼里安静下来。

  两人一前一后下了楼,罗御风跟在最后,三个人一言不发地前后走着。直至出了校门,看到有的士车的地方,陈曦才转过身,慌乱地朝着二人挥了挥手,钻进了一辆空车。

  “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卫澜双手往衣服兜里一插,转身往回走。

  “没什么,你叫那么大声干嘛?都和他直接干上了!”

  卫澜垂着头,专心顾着脚下的路,罗御风紧跟其后。

  “你倒是说句话啊!我冲上来二话没说就站你这边了,你就这么对你盟友的?”

  “谁让你上来帮忙了?要不是你拉着,我当场就撕了他的皮!”

  罗御风眼睛一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刚刚,就刚刚。”

  卫澜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我说我撕了他那层脏皮!”

  “他欺负你了?”罗御风沉了脸,拳头就抡得光亮光亮的。

  “没有,”卫澜瞥了一眼脸色发青的罗御风,立马换了副语气,“哎呀!这事你别管了!欺负她,欺负我都一样,反正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罗御风听到这里,理了理思路,懂了个大概,火气才消减下来:“那你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卫澜摇了摇头,“我再想想,今晚好好想想!”

  第二天清早,罗御风特意提前了十五分钟出门,买了烧麦和煎饺,捂在背包里防风保温。早早到了教室,却一直等到早自习下,还没见卫澜来。

  他开始有点打鼓,按理说昨晚的事应该还没传开。当时现场也就赵凯、陈曦、卫澜和他四个人,连保安都还没来得及赶过来,卫澜不至于一大早就落入法网。

  除非,除非赵凯恶人先告状!

  那为什么陈曦还好端端地在这呢?

  逻辑上也说不通啊!

  一早上他的脑子里就想着这些无厘头的问题,自己答不上来,却又抑制不住去想,无心做别的。直到第一节语文课的铃声响起,张叠山进了门,才看到卫澜跟在后面五步之遥也摇了进来。

  罗御风掏出用校服裹着,藏在背包里,尚有一丝余温尚存的早饭,从桌子下面递了过去。

  “都冷了,大姐!”

  “哦!”卫澜接了过来,赶紧捧在双腿上,悄悄打开,趁着张叠山转身写黑板,踩着空档往嘴里塞。双手立起课本来,完美地挡住头,方便咀嚼。

  “干什么去了?”罗御风还是忍不住内心的好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