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你眼中的那道光

第19章 问你呢,明儿想吃什么?

你眼中的那道光 芜彧 3139 2020-07-26 07:20:18

  罗御风的脑子里忽然跳出那天晚上卫澜和她母亲在楼道里对话的场景,心里打了个秋千,一时间冷峻的眉眼变得柔和起来。

  “她喜欢吃米粉?”

  向尧接过王伯递来的饼,小心翼翼地裹紧准备放进书包,嘟囔道:“本来今天都打算破费一次,吃碗牛肉粉的。晚自习的时候又反悔了,还是让我给她带这个。”

  话音未落,罗御风竟一把夺过向尧手中热腾腾的烤饼,扒开塑料袋就往嘴里送。连咬了两口,直接把向尧看傻了。

  “嗯,果然不错!我没吃过,这个就给我尝鲜吧!我请你们吃米粉。这就买去,你们在食堂一楼等我!”

  望着罗御风已在五米开外的背影,向尧半响才晃过神来,大喊道:“还有陈曦那份啊!”

  卫澜从后门走到学校食堂,陈曦已经等在门口了,这是她们铁三角的早餐碰头地。

  通常情况下,向尧会从正门进校给卫澜带早饭。陈曦大多时候都是在家吃了爱心早餐出门的,但有时候也会一起去食堂吃。

  没一会儿,向尧就火急火燎地跑来碰头了。

  “来吧!王伯的饼快到我肚子里来!”卫澜笑着摊开手问向尧索要着早餐。

  向尧上气不接下气,头一摆,手一挥:“没饼,今天没饼了!”

  “什么?卖完了?天哪!向尧你个懒虫,我被你害的要饿肚子了。”卫澜撅起嘴,捂着空瘪瘪的肚子。

  陈曦赶紧放下肩头的书包,拉开拉链,伸手去摸:“没事没事,我带了些苏打饼干,不至于饿肚子。”

  向尧一把摁住了陈曦忙活的双手,正要澄清一番。

  一股香喷喷的味道飘了过来,顺势望去,一个高挑的身影正快步朝着她们走来。

  “吃早饭了!来!”

  罗御风右手一抬,露出一只结实粗壮的胳膊,骨节分明的手。弯曲的食指和中指下挂着三个独立的餐盒。每个都被一层透明的塑料底罩着,上面布满了细细的水雾。香气正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卫澜不解地看了罗御风一眼,并不伸手去接悬在空中的美味,而是等着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吃了你的饼,还你们每人一碗牛肉粉。这生意包赚不亏。”

  卫澜脸一沉,拧着眉头,转向向尧。

  “我们的饼都买了,结果他冲上来直接抢了吃。不关我的事!”

  卫澜白了罗御风一眼,拉着向尧,推着陈曦就要走。

  “干嘛呢?不就吃了你一个饼吗?至于吗?”

  “至于!我就要我的饼!”卫澜甩过头,果敢地回道。

  罗御风自然理解不了她的逻辑,向尧却被夹在中间,尴尬地不行。陈曦看到卫澜脸色难堪,也不好劝和。

  眼看着唾手可得的美味佳肴就要被卫澜的倔强拒之门外了。

  谁料,罗御风却脸一横,把牛肉粉往地上一搁,右手一挥,转身就走。

  “哎哎哎,罗御风,粉啊!”向尧赶忙嚷嚷着。

  “饼没有,粉我送到了。副班长架子足,你们耐心劝劝!”

  说罢,大摇大摆地走了,头都不回。

  这下卫澜却像被架在火上烤了,望着闺蜜遗憾又郁闷的眼神,思前想后,还是敌不过“副班长”三个字。

  试想,这种混账话要是传出去怎么得了?两张嘴都解释不清。横竖不过一碗牛肉粉,大不了自己买单享受一次也不能吃这哑巴亏。

  眼看罗御风确实走远了,头都没回,才赶紧欠身弯下腰,把餐盒拧起来递给两个闺蜜,转身进了食堂饱餐了一顿。

  这是卫澜来第一中,第一次吃牛肉粉。

  新鲜带劲的肉块,浸在香气四溢的肉汤里。鲜嫩多汁,一入口就征服了味觉。霸占了口腔,满足了胃肠。

  想不到牛肉粉这么好吃,果然值这个价啊!

  要是能一个星期,不,一个月吃上一次该多好啊!

  大快朵颐之后,三个女生连走带跑地奔向教室。

  早自习已经开始了,还没进门就听到混沌的读书声。好在班主任还没到,赶紧归位是王道。

  卫澜刚在座位上坐定,就听到身侧传来“呵呵”的笑声。

  转身一看,罗御风正撑起右臂托着腮,扭着头打量着她,看得她慎得慌。

  不会是后悔拿饼换牛肉粉了吧?

  明天让我回请?靠!

  “满嘴都是油。”罗御风浅浅一笑,从口袋里摸出一包心相印扔到桌上。

  要命!

  吃得这么馋,肯定被他发现了?

  先前还硬气十足的,这下岂不白折腾了!

  哎,真是人穷志短,一碗肉就把自己卖了!

  卫澜尴尬地把头扭到一边,拈出一张纸来背过身去,恨不得把整张脸都擦一遍。

  “明儿想吃什么?”

  卫澜一惊,软塌塌的纸揉在手里拽着。晃过神后,猛地转过身,直勾勾地瞅着罗御风,两颗眼珠瞪得比鸡蛋还大。

  “我问你,明天早上想吃什么?”罗御风扬起脸,一个字一个字清楚地发着音。

  什么情况?

  他小子捡到钱了吧?

  要立刻花了才行?

  不会,不会!

  他走路从来头都望着天的,这么可能捡到钱?

  卫澜琢磨来琢磨去,脑子磨得生痛,实在没敢接话。

  “我看还是牛肉粉吧。你应该爱吃这口!得,明早我要不直接给你送教室,免得你吃完了还要长跑,肠子容易断。”

  “我说,我说你,你是脑子......”她突然很怕他接踵而至的解释,磕磕巴巴地先发制人。

  “哎哎哎,别想多啊!你以为呢,我可不能白受你的好。你这给我搞辅导,我总得表示一下,对吧?”

  “什么?给我酬劳?”

  他眯了会儿神:“算是吧!”

  “我可不是主动给你补课的啊,你要谢就谢张老师去,我无功不受禄。”

  “你这就说的无厘头了,这张叠山让你帮我搞学习,命令是他下的,可事还是你来做啊!

  按道理,我应该进贡他老人家,然后他凭人品分一瓢羹给你。可这学校不是不允许搞红包收受吗?

  我们可不能害了张胖子,所以我想了下还是直接犒劳你比较好。请你吃点好吃的,别显得我那么不懂感恩。”罗御风说的有鼻子有眼,头头是道。

  卫澜见他面色不改,心里倒明镜起来,划算着账:如果他去外面补课还得交学费。我给他解疑答惑,他请我吃早餐。不是交学费,而是表谢意。

  那么,我还是在乐于助人,只是被助的人是个讲情义的人。这样一来,我就可以时不时吃上一碗牛肉粉了。呵呵,倒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罗御风估摸着事有松动,眼珠子一转,赶紧补充道:“显然我是在你这么乐于助人的班干部的带领下,深受感化,道德情操得到了提升。”说罢挑了挑眉,使了个眼色。

  这下卫澜彻底被说服了,眨了眨双眼,微露笑意,拿起课本大声朗读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还没进教室,卫澜就隐约嗅到梦寐以求的香味了。她恨不得马上钻进座位,拿起筷子,夹起一块香辣牛肉塞进嘴里。

  可理智却告诉她必须淡定,她咽了咽涎水,调整了一番情绪,从容淡然地迈着步子。刚走到第一排时,街坊四邻就炸开了花。

  “卫澜,快点,老实交代,老实交代啊!”

  “对啊对啊,这早饭都亲自送上门了,命怎么那么好啊?”

  “还放在这里诱惑我们,有没有天理啊!”

  卫澜把两只眼睛睁地圆圆溜溜,表现出懵逼状。

  电视里装傻充愣现场不是都是这样吗?

  对!眼睛一定要够大,够无辜!

  “怎么了?说什么呢?”

  卫澜茫然地在众目睽睽下走到座位边,不经意瞥了一眼桌上用食品袋密封的餐盒,她的牛肉粉就在里面!

  淡定!淡定!

  目光要一扫而过,且不可留恋!千万别穿帮了!

  怎么感觉自己前后排都坐的是饿鬼呢!真头疼!

  罗御风昂起头:“牛肉粉给你买来了,赶紧趁热吃吧!”

  “哇塞——”

  在一千分贝的起哄声中,卫澜的脸僵得跟冻肉似的,恨不得立刻用脚刨个洞钻进去。

  杀千刀的罗御风,老娘演了这么一路,你分分钟给我拆台!

  “不是的,不是的,你们千万别想多了。其实,其实就是,就是,就是,那个什么,张老师让我。哎呀,不是他那个中考成绩不太理想吗?然后,然后......”

  这绝对是伶牙俐齿的卫澜在第一中的首次滑铁卢,她真的和口吃没差别了!

  Oh,my god!

  真的是越描越黑,越黑越瞄。

  看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卫澜,街坊四邻更是唏嘘声一浪高过一浪。

  罗御风眼看同桌半点指望不上,摆了摆头,扭过身去:“你们这些鸡婆,带个早饭怎么了?至于吗?”

  “怎么没见你给我们带早饭啊?”

  “就是啊,就给卫澜一个带,还假正经呢!”

  “得,我往后给你们都带。我罗三呢,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先说,东西没得挑,我带什么你们吃什么,成交?”

  “就是吗,这就对了,见者有份!”

  “那从明天起啊,说好了。卫澜有,我们就要有,要不,我们就抢卫澜的吃,看你心疼不!哈哈哈!”

  好家伙!平时怎么没见你们这么能说啊!

  一看到有吃白食的,都机灵了?

  真是人为财死,也为食死!

  妥妥的一碗牛肉粉引发的凶案现场。

  拜托,得了甜头赶紧回家抱妈妈吧!再不散,一会儿老师来了,老娘真要做一上午饿死鬼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